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志文 > 文章归档 > 2010年五月
2010年05月28日 11:31

Group Resume

孩子们,

GY的册子做得实在好,惊艳!

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要开始做在台湾的介绍册。农民攒地,商业精英攒经历。我们全体要好好的经营这个册子。它是我们的集体名片。在这个册子上“吹”的效果,要远远大于你们个人的 resume. 

这个册子会每天逼着我们想:我是谁?只有当你们知道你自己是谁的时候,这个世界才有可能了解你是谁。当这个世界记得你是谁的时候,你就再也不需要名片,你就成为商业社会的精英。

内容还要仔细的编审一下,譬如可以把所有的GMAT score 放在一起,列一张表。重要的奖放在一起列表(这样一来,这个奖就可以好好的介绍)。每个人最重要、最有趣的两个工作经历也可以列表。每个人曾经去过的最有趣......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10日 23:23

宝岛眷村

周小姐,

谢谢你的信。

眷村的孩子,是个没有家的孩子。在老家,被当做台湾人,在台湾,被当做外省人,在美国,被当做中国人。 我们在那里都是外人。

我们善于迁徙、无意识中流离,我们缺了定心骨,我们没有招魂曲。

我们是无祖可祭、无墓可扫的一群人。我们是黄色的吉普赛。

我们是幸运的,我们躲过了大饥荒、逃过了文革。

我们是不幸的,我们跌进了全球转,变成了盲流。

新年只是换了一本日历,清明只是个阴雨的日子,圣诞只是一个没有火鸡、没有盼念的休假,过年只是个寂静的春天。

李志文



李老师:

接连看到您的网站上刊发三篇“中国学术的制度病”,读了......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09日 10:34

李志文班师生盒餐会第二回

时间:2009年12月24日

地点:管院七楼会议室

ZL:李老师您是什么时候找到自己的命业的呢?

李志文:应该是到了芝加哥大学当助理教授的时候,那段三年的经历让我很兴奋。刚报到的那个夏天,我跟Myron Scholes (后来拿到诺贝尔奖)抬杠,我说Bob Merton (后来也拿到诺贝尔奖)的文章有错。他不信,我就证给他看。Constantanides 知道后,鼓励我投到Journal of Finance,没有想到审稿人就是Bob Merton,他就是简单的说:“我错了,发表”。这文章就发表了。

我到了芝加哥大学才知道什么叫作做研究。研究就是对现有理论的穷追猛打,就是审思明辨。研究的趣味就在於“想通了”。发现研究的趣味,应该是我命业的开始。命是生命......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05日 16:48

中国学术的制度病II

考核上篇文章以一个案例谈中国学术制度的缺失。看似批评,实乃建设性。主要是为浙大的学术发展奠定稳固健康的方向,是一篇集思广益的文章。本文在执行面再做点建议。制度建设的工具就是考核。改变现有的学术考核制度,是发展学术的第一步。学者个人的学术方向,是被考核制度牵着走的。没有清楚的学术方向,没有有效可行的考核制度,任何进步的努力都是徒劳无功。这是管理学的最基本、最浅显的道理。考核的一个简单原则是(1)拟定最终目标,(2)收集可比样本,(3)进行比较评分,(4)保证程序的公正、透明、高效。我想浙大经管领域的发展目标是世界一流。现在经管领域的世界一流在美国,Northwestern 是美国的一流大学(他们在Newsweek 还排过......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03日 17:04

中国!中国!你怎么了?中国学术制度病III

中国!中国!你怎么了? 我知道浙大请我的目的是把学术带起来,至少是把会计学带起来。我来了浙大好像不务正业,到处管闲事,天天在打战。

商学是综合科学,连丘成桐、林家翘的数学都无法关着门自己幹,商学根本不可能。没有一个顶尖的经济学、统计学、计量经济学、会计学、金融学的团队,商学基本上在胡说八道。由于历史因素,我们的经管两院势同水火,我们的经管师资实在是离世界有巨大距离。浙大有学术领导人在芝加哥待过几年,要他凭良心说话,你们就知道了。

我在与浙大签约的时候,不知道是他的无知,还是故意(我想两者具有),学术委员会的领导老是绕着我一个人的文章数与我周旋。后来我发现,我们浙大在找海外学者的时候......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03日 14:21

无题

中国学术的制度病
没想到Z找到我八年前的演讲稿(管理员按:即《创建良好的学术环境》,由Z博士转发给浙大全体校领导,此文为李教授的回复及评论)。
我在2002年提到的腐化及逆向选择现象,在2010年的中国还是到处都是,浙大也不例外,起码在我熟知的浙大经济管理领域是如此。大家环顾左右一下,就发现,现在浙大经管领域的博士生基本上是两类。一类是当初进不了浙大本科的学生,来浙大换个身份,另外一类就是在职博士。优秀本科毕业生根本不念浙大博士。各位有没有想过,为什么?
浙大管院每次开全院大会的头等议题就是算文章篇数,而文章数多的,可能......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03日 09:52

[通告]私密准则

管理员按:本站在建设之中,也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其中一条便是对来信者隐私的保护。一般而言,李教授对来信者的回复都会附上原文,并略去来信者真实姓名,但还是会涉及到其他隐私内容。根据和李志文教授商议的结果,对于涉及来信者隐私信息的文章,今后本站管理员和主动和来信者联系,根据来信者的意愿,对原文进行节选,以保护来信者的隐私。特此通告,以消除广大读者不必要的困扰,不必因为担心泄露隐私而不敢或者不愿致信李教授。

Privacy Policy (私密准则)

致读者及亲朋好友们,

我经常收到各种亲朋好友之外的来信,尤其是给了一场公开演讲之后。我是个疏懒的人,不回信是正常现象。同一个道理,讲好几遍,也真得有......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01日 09:03

中国学术的制度病

没想到Z找到我八年前的演讲稿(管理员按:即《创建良好的学术环境》,由Z博士转发给浙大全体校领导,此文为李教授的回复及评论)。

本文提到的腐化及逆向选择现象在清华基本上已经消失,在浙大还是到处都是,起码在我熟知的经济管理领域是如此。大家环顾左右一下,就发现,现在浙大经管领域的博士生基本上是两类。一类是一本末(一本大学的尾巴),甚至二本的学生来浙大换个身份,另外一类就是在职博士。个别现象中,三本学校也能出人才,如果是统计显著,多少值得我们深思。

浙大管院每次开全院大会的头等议题就是算文章篇数。我们也知道有些浙大老师,不论用什么标准算,也不能算是学者。

我在浙大还有一个血淋淋的例子。......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