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志文 > Jevons' Kids 暑期实习回顾

Jevons' Kids 暑期实习回顾

孩子们,

WB虽然是浙大电算及ITP的学生,但是很认真的听了我在浙大开的两门课,同时与我有很深的交往。应该是Jevons' Kids 的大师兄。他的老板(总经理)是我在杜兰的学生,也就是你们的大师姐。

今年夏天我安排三个学生到昌硕实习。WB的观察与建议,是我们大家要好好思考反省的。

我自己是不把成绩放在眼里的,这辈子也从来没有靠成绩单吃过饭。我唯一的一次动用了成绩单是到清华大学当教授,我已经是世界知名学者,五十出头的老家伙,居然要缴验成绩单。谢谢天,浙大给我面子,没有跟我要成绩单。就是在成绩挂帅的亚洲(中、台、日、韩),对顶尖人物来说,成绩单是没有用的,清华要的成绩单,也就是走个形式。如果你真的这辈子要靠成绩单吃饭,李志文班是收错了你。

如果你们心里不安宁,硬是要怀里有个什么,那就是考个证。我手上有CPA, CMA, 这辈子也没有用过。这些成绩啦,考证啦,消费性(定心丸效果),大于生产性(打天下效果)。把学位、证书、成绩都能抛掉的,没有几个,我也不苛求你们。

WB念了很多书,我们见面的时候,谈天文地理、五行八卦,就是不谈电算与金融。我的两门课,都与他的专业没有一点关系,他念得津津有味,成了粉丝。也就是因为这样,有了诚挚的师友情。他推荐的David Kreps , 是你们有可能念懂,但是能剥你们一层皮的。 我希望罗德明老师能考虑。在我看来,罗德明的Intermediate Microeconomics,蒋岳祥的Econometrics, 王闻的Financial Economics,林修葳/宋云玲的Corporate Financial Policy,与宋衍蘅的Intermediate Accounting 是最重要的五门基础课,我以后经费充裕,我会请世界级大师来对这五门课做些讲座。但是这五门课一定要由浙大教授主打。因为只有天天的、慢慢的熬,这些学问才能进入你们的骨髓。

我同意WB说的,创新都是在继承的基础上发展。 中国会是21世纪整个地球最dynamic 的地方,这就是为什么我设计了 3.5+1+0.5 的方案,能出国取经而不连根拔起。对于WB谈的毛泽东思想与中共党史,已经成了中国文化的一部分,我不太同意。在历史的长河中,60年只是一瞬间,中华文化是5000年的积淀。教条式的教育不可能有长期的影响,像台湾的三民主义、蒋公言论,几乎随风而逝。蒋介石的国学素养,一点也不少于毛泽东。我们要在世界立足,我们一定要了解中国。了解中国一定要从古籍入手。这就是为什么我对文化中国班很有兴趣,一直在寻求合作的基础。

熟读毛语录及中共党史是有用的,用处在于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其实大陆民营企业家非常会这一套,在集权时期的台湾也一样,跟着党叫一叫,能捞多少捞多少。全世界的商人都与政府有猫鼠博弈关系。没有老鼠,猫要饿死,没有猫,老鼠会自相残杀而亡。共产党、国民党、民进党、共和党、民主党,都一样。

我自己是太不了解毛语录与中共党史,我应该在你们的指导下,去旁听浙大这方面最叫座的课。我就在网上听了郑强的课。


李老师,您好!

袁同学和叶同学两位同学来昌硕实习已经结束,徐同学因为临时扭伤脚所以未能同行。袁、叶两位同学都被分配在进出口部实习,叶同学在出口实习,袁同学则恰在我所负责的进口一课实习,我部门的柳专员作他师傅,位置离我近,我对袁的观察也多些。

同事和我都对两位同学的印象很好,他们都已和同事打成一片,足见他们的亲和力很高。袁同学还在临走时,给帮助过他的同事赠送了写着寄语的杭州风景明信片,着实让大家欢快了一阵。我对他们的基本评价是非常好,但我更愿意就我有限的了解说些不足与建议。

这些孩子和我在大学时做的事情差不多,不知道目的地在哪,但是整天讨论要坐什么车。CPA/ GRE都是个敲门砖,大学生有了这块砖往往被砖牵着走,我不希望他们一个证一个证的奋斗到大四。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同学们在新工作中能很快进入角色,但也会很快厌倦。这和他们都处在人生最好的成长期有关系,但观念有待提高。忽略了对既有知识和成果的提炼总结,会让这些孩子像蜂鸟一样不停的新陈代谢,永远变不成结实的老鹰。毛主席讲过,“读书是学习,使用也是学习,而且是更重要的学习。”要善于将有限的工作实践填补入既有的知识体系,而后模块化、模式化,“一勺水便具四海水味,世法不必尽尝”,做事做人都要有熟能生巧的东西在其中。

忽视对毛泽东思想、中共党史学习的大学生,是无法真正融入中国社会的。毛泽东思想通过六七十年代的政治运动,在中国社会各个阶层中得到彻底普及。看看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路线方针政策,看看民营企业创始人的管理心得和厂房内的动员口号,到处都有毛泽东思想的痕迹,这是真正在中国大地上经过实践检验的哲学。不单单是当代中国的中高级领导人,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更主要的是去除革命需要和时代特点,毛泽东思想本身就是斗争哲学,就是生存哲学,就是通过斗争赢得生存的哲学。我建议班级能够开设系列课程,请马哲教研室教授来教中共党史,能够坚持听下来的学生会有大作为。任何创新都是在继承的基础上发展,要改造,先融入。

严格的技术训练对他们会有压力,但能够脱颖而出的是可用之人。袁和叶是浙大社科学生的优秀代表,但我发现他们对现代经济学中的博弈论所知甚少。博弈论尤其适合在大学中学习,这门技术远相比那些已经证件化的技术对他们的发展更有决定性。我推荐他们在三年级学习David Kreps的A Course in Microeconomics,难度低于这本书就不适合他们了。麦克阿瑟将军的仁川登陆作战,西点军校绝对教不出来,但是周恩来的军事秘书雷英夫能判断出仁川登陆的可能却是可以教出来的。看都看不破,就别谈做了。

我与同学接触有限,看法肯定不完整,仅供老师参考。

敬礼,

WB


©  春风秋雨 | 李志文的学者人生 |  查看原文 |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