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志文 > 国家、民族、孔子

国家、民族、孔子

中国公民中有蒙古人、满洲人、高加索人、朝鲜族人、藏族人,包罗万象。 国家与种族根本是两回事。民族是依血缘与文化而成,国家是靠暴力与制度而立。民族源远流长,国家此消彼长。到了21世纪,对个人来说,国家是可替换,可选择(这个理论叫做Tiebout Theory),而民族是与生俱来。

在十七世纪民族国家的观念兴起前,世界上唯一的民族国家是主要由汉族组成的中国。仔细推敲一下,就是在这个民族国家里,中华民族也几乎全是杂种,大家应该听过五胡乱华吧?

到了二十世纪的末期,经济全球化,民族与国家的界限已经到了模糊不清,在欧美许多国家的界限几乎消失,许多民族融合于一炉。我的四个孩子的伴侣,没有一个是纯华人,用一百年前的观念,都是杂种(当时,是骂人的毒话,在今天中国大陆农村,仍然是骂人的话)。现在,在香港、台湾,“杂种”已经成为正常现象,越是经济条件、社会地位高的家庭,杂种现象越普遍。大清皇朝的250年统治,让满洲人几乎绝种。按照经济学定律,越是经济条件好,社会地位高的家庭,越是容易出杂种。按照生物学定律,绝对的纯种,会绝对的绝种。

韩国人尊崇孔子、李白、端午、及其他中华文化,中国人应该感到高兴,我们又多了认祖归宗的亲戚。文化岂是注册一下就能偷掉的东西?种族主义是农业社会家族主义的延伸,是土地产权的传递凭证的精神衍生品。文化是人类的共同遗产,我们在用英文谈生意的时候,曾否想到是谁的版权?较真起来,这个版权是埃及的?希腊的?罗马的?法兰西的?日耳曼的?

知道吗?英国王室是日耳曼人逃到英伦三岛,与追赶的罗马军团的杂种。到了第十世纪,几乎整个罗马帝国的官兵都是杂种,反而被统治的农奴是纯种。

我们的中小学的文史教科书,有太多中宣部的手脚。这些一辈子吃党饭的人,那里懂得文化、教育、与世界?我们不可能再为马克思打战。想想,种族情绪这么重的中华农民,为一个犹太人的思想打战,有多荒谬?而这个顽固的犹太人,如果还活在世上,一定早被史达林枪毙掉了,还轮不到毛泽东下放他去陕北。

来信的杭城浪子是浙大的高材生,他的见地要比那些网上的大农民高明得多,但是还是没有走完万里路,读完万卷书。种族歧视是土包子农民的行为。那些歌颂伟大农民的知识分子,就好好的呆在深山农村,死守农村两百年。

杭城浪子的结语相当好: “面对今天之韩国,中国人应该思考的不是别人得到了什么,而是自己失去了什么。有些东西是自己主动丢弃的,孔子是中国人,不意味着中国还有孔圣人之遗风,端午节是国人所创,不意味着中国人还敬重屈原的人格和精神。这种失去不是因为别人的觊觎和抢夺,而是源于自己的不自重和放弃。我们流的还是孔子的血,但是已经失去了孔子魂,这不是在自己的衣服上绣上孔子的名字就能解决的问题。” 文化的英文 culture 的原意是培育,我们天天照顾就是我们的,我们不珍惜,就成了别人的。


孔子、粽子、棒子、与其他

尊敬的李教授,您好!

非常荣幸有机会和您见面,在见面之前,我对您的很多观点和作为已有所了解,钦佩不已。最近接触了很多您的学生,TKB、DDY、ZRJ,还有当天午餐中的几位,您的学生其精神风貌,人品气质,都别具一格。由此可以看出您对学生的培养,非以授之以技,而是授之以道。见您之后,我一直想写封邮件,但是由于非常重视这个邮件导致几次都写不下去。

大体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是02年化工系毕业的,在软件公司工作了两年,从04年底就开始不工作了。05-09年炒过股票,一直是自由ri的状态。06年我开始自发的在无锡联络校友,一个个的找,聚集了200多个校友。我是中国传统思想的认同者和实践者,我非常认同您的仁信智清人生哲学。一时想谈太多,无从说起。今天正好写了一篇文章,颇能代表我的观念。也祝您端午节快乐!

韩国人宣布孔子是韩国人,李白是韩国人,将端午节申请为韩国的遗产……这些行为惹恼了国人,棒子成了国人对韩国人的普遍称呼。我倒是认为,从韩国种种行为来看,中国人不应该如此激愤,而是应该思考:

关于常识:所谓常识,就是平常人的见识,常识是不需要证明的。有的人愤愤不平的要通过各种方法证明孔子是中国人,端午节是中国人发明的……这就像一个人在路边吃垃圾,另一人拉住路人,要从化学、物理、食品等领域证明给大家说这个人吃的是垃圾。吃垃圾者是不正常的,而要去证明他的人也挺可笑的。

关于棒子:很多人都认为用棒子称呼韩国人是理所当然的,他们能指出种种韩国人的卑劣之处,以证明韩国人称得起这个称号。我想的是,面对一个低劣的人,我们用同样的低劣去回应他,如果这样,我们和他们的区别在哪里呢?在日本侵略中国、德国迫害犹太人的时期,中国人,犹太人在侵略者口中都有一种侮辱性的称呼,最后让日德认为中国人和犹太人和他们不是同类,而是一种劣质的生物,以至于他们能心安理得的做出种种违背人性底线的兽行。这让我想起了今天的以色列人对待加沙的阿拉伯人,抛开政治层面不谈,今天的以色列人和当年迫害他们的德国人,又有什么区别呢?以仇恨解决仇恨,只能产生更多的仇恨,以侮辱对待侮辱只会带来更多的侮辱,古人云冤冤相报何时了。

关于孔子:一个西方的贵族,愿意把家族的姓氏绣在衣服上,那是因为他们以祖先为傲,而且他们现在的行为也配得上这个荣耀的名字。如果贵族没落到街上乞讨了,他还会把家族的名字绣在衣服上吗?这时候恐怕更多的是隐姓埋名了,因为他觉得自己对不起这个名号。祖先的名号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资产,是先人积下来的德,就像孔子的后代,到现在还能靠这种血脉得到别人的尊重。但是,当龚自珍的孙子带领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后,大家并不会因为他是龚自珍的后代而宽恕他。孔子是不是中国人,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国是否还有孔子所谓仁义礼智信,既然中国人这么在乎孔子,就应该体现出在乎孔子的诚意来,否则中国人就如同龚自珍的孙子,人家会说,难以想象,这样一个信用道德缺失的国度,居然曾经诞生过孔子这样的圣人,这就成了一种笑话。

关于粽子:孔子是人,粽子是文化,文化是历史中基于人和事衍生出来的一种行为。中国传统文化之丰富,让国人自豪。种种传统文化后的行为,都体现了中国人的价值观,比如对天地的尊重,对鬼神的尊重,对先人的尊重,对屈原这种品质的尊重……目前中国的传统文化消失殆尽,一年到头最火的节日可能就是圣诞节、情人节了。这背后正是对中国传统价值观崩溃的真实写照。与孔子一样,端午节是不是国人所创,这有什么重要的呢?

中国人讲究传承,俗话说做人不能忘本。一个人做得好了,我们说他光宗耀祖。一个做的不好了,我们说他数典忘祖。中国人修族谱,这就意味着中国人身上背负了很多东西,他想要的,不想要的。这是一种负担,也是一种责任。一个民族做事情如果对上考虑是否对得起祖先,对下考虑是否对得起子孙,这样的民族才会有责任感,做事情才不会胡来。

面对今天之韩国,中国人应该思考的不是别人得到了什么,而是自己失去了什么。有些东西是自己主动丢弃的,孔子是中国人,不意味着中国还有孔圣人之遗风,端午节是国人所创,不意味着中国人还敬重屈原的人格和精神。这种失去不是因为别人的觊觎和抢夺,而是源于自己的不自重和放弃。我们流的还是孔子的血,但是已经失去了孔子魂,这不是在自己的衣服上绣上孔子的名字就能解决的问题。

杭城浪子于浙大科技园


©  春风秋雨 | 李志文的学者人生 |  查看原文 |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