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志文 > 中国学术的制度病

中国学术的制度病

没想到Z找到我八年前的演讲稿(管理员按:即《创建良好的学术环境》,由Z博士转发给浙大全体校领导,此文为李教授的回复及评论)。

本文提到的腐化及逆向选择现象在清华基本上已经消失,在浙大还是到处都是,起码在我熟知的经济管理领域是如此。大家环顾左右一下,就发现,现在浙大经管领域的博士生基本上是两类。一类是一本末(一本大学的尾巴),甚至二本的学生来浙大换个身份,另外一类就是在职博士。个别现象中,三本学校也能出人才,如果是统计显著,多少值得我们深思。

浙大管院每次开全院大会的头等议题就是算文章篇数。我们也知道有些浙大老师,不论用什么标准算,也不能算是学者。

我在浙大还有一个血淋淋的例子。我的学生W,他是清华过去二十年所有经管博士生中念书最多的人。北京图书馆的重要经管书籍他都有影印本,而且念了。他念的书,不见得超过我,一定超过当年拿到博士的我(我是用了七年,天天泡在图书馆12个小时以上)。他在清华博士班念了八年,他毕业后,与我用了四年的时间写了一本专著(前后12年的功夫),居然博士后不能出站,经院金融系不能任命他为讲师,他留在我的院里挨饿,偶尔还忍不住掉眼泪。 如果用这本书来考现在经院、管院的所有教授,我有把握,不超过五个人能及格(其中一个可能是永远升不上教授的L)。我愿意打赌,给所有教授一个月的时间准备,让我出题考试,试卷运到香港,请香港三家大学(科大、港大、中大)教授评分。 浙大这个管奴才的教师考核制度,是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失败的具体表现。 这个故事的心酸与无奈是,W是少数清华学生相信我2002的演讲的。他的下场是,他的学弟已经在一个“一本末” 大学当了管理学院的院长,他这个真正的念书人,在浙大,连个小小的讲师也都混不上。他所崇拜的世界著名学者把他带来浙大,天天与他一样的束手无策。书生无用,我中华古有名言,果其然哉。 我在这里只是陈述事实,不想为W翻案。如果这一篇文章,让浙大将W事件以特案处理,这是没有制度,没有制度比恶劣制度的社会成本更大。制度问题要从制度入手。 李志文  


© 春风秋雨 | 李志文的学者人生 | 查看原文 |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