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志文 > 民主的含义

民主的含义

YC,

你的两封信都多少与民主有关。民主真正的含义是让所有相关者都有发表意见的方法与机会。

李志文班是否继续,首先要看学生有多爱这个班。如果学生无所谓,就没有理由劳师动众。所以你们的纸板心声就是一个民主手段。

民主是政治决策方式的一种,政治是人类必要的罪恶,而民主是个在所有愚昧的政治决策方式中比较温和及没有副作用的。由于人与人在许多方面无法绝对分开,譬如一个人生不了孩子,而夫妻之间就有政治问题,遑论造桥修路、环保国防。ITP的“自肥”投票是正常现象,不足为奇。换成商学班学生成了多数,也一定如此。所以解决之道,不是抱怨,而是正视人类自私自利的天性(也是所有生物的特性),做制度微调。譬如邀请中立的裁判。如果ITP真的有本事的话,他们就应该主动要求请中立的裁判。否则他们的优秀就永远不会受到大家的认可。一个良好公平的制度,不只保护弱者的眼前利益,也保护强者的长期利益。当一个竞赛被视为不公时,胜者的果实是苦涩的。

台湾的选民是浮躁的,但是一个程序公平的选举制度,可以让失败的选民不揭竿而起,让混蛋的当权者乖乖下台。好人可以有机会上台,下台者不会奋死抗争。民主选举是政治淘汰最低交易成本的工具。想想你们从小到大,花了多少时间念那些无聊的政治课本,政府花了多少金钱“维稳”,多少贪官污吏,高干子弟在挥霍我们的资源。民主是浪费的,混乱的,没有效率的。但是我们人类还没有找到比民主更好的方式来管理统治者。

专制的手段是暴力,动物在亿万年前已经学会。民主的手段是理性与和平,这个地球的70%的人类居民还不会操作。做为华人,我们要高兴终于有一个地方--台湾(香港与新加坡都不是),华人已经有了相当干净的民主决策,当权派可以下台而不掉脑袋。新加坡要等到李氏家族完全脱离统治角色,才能看到真正的民主。香港要等到特首消失,才能说还权於民。

下次还有这样的比赛,你们在比赛前就要求讨论 ”程序问题“ ,如果程序不公平,尚未比赛就可以知道结果,根本就没有理由参加。每个团队都应该设计对自己最有利的程序,民主决策方式要在讨论与妥协中找到大家能勉强同意的程序。

李志文班的全体成员都不愿意看到李志文班中断。我们要寻求和平民主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愿望,争取全体的荣誉与利益。

李志文


李老师,

最近您一定在为了招生的问题头疼。前几天施希让我们每个人写的纸版心声不知道送上去有没有用?正如group上大家所说,作为孩子们,我们现在有付出努力的精力,但缺乏的是方向。所以如果我们的请愿有必要的话,能不能请老师指点一下我们的方向呢?当然请李老师相信,经过一年的磨合,08的孩子已经有了强大的凝聚力和战斗力,我们的心现在很齐,做事成功的概率很大。

后面是约一个月前发给您的一封信,但一直没有收到老师的回信,附于此,希望老师百忙之中能略加指点。

祝老师一切安好。

学生:YC

2010.4.10

李老师,

最近杭州气候渐渐好起来,春意渐渐显露。您一定也感受到了,近来您一切顺意吧!

我是08级的YC,这是第一次给您写信。平时对于一些问题看得浅,看得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可以拿来交流。今天晚上我观看了一场学生比赛,受到了一些触动,有些想法,想与您聊聊。

晚上是一场elevator pitch的学生竞赛。每位选手上台,有60秒钟的时间展示自己的创意想法,以获得风险投资。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要说服观众和评委,确是件很难的事情。最终获胜者有一名,可以拿到3000元的奖金。而排名完全都由现场观众的投票决定。

比赛的进程似乎并不是那么激烈,除了几个恶搞的创意,最终没有哪一个想法让我觉得眼前一亮。但现场的最高潮出现在最终投票的时候。经过两轮投票,最终的冠军属于一名现场亲友团最多的选手——他来自ITP(这是浙大的一个很有名的辅修班,DY师兄曾经也是这个班的一员)。现场40位左右的ITP成员让投票完全失去了悬念。

在最后给冠军颁奖时,台下的一位观众冲上去和主评委说了很多话,大意便是反对现场ITP的“霸权投票”,让一个本为公平竞争的比赛变成了一场靠人脉的拉票竞赛。主评委说他知道冠军的票数大多来自他的同学们,但人脉的广阔和拉到支持的能力对于一个创业者来说也非常的重要。最终那3000元落入冠军的腰包,台下的ITP学生们沸腾成一片。

来自我们班07级的两位学长学姐也参与了比赛,我的票数也给了他们。不仅因为一种自然的情感支持,更因为他们的表现真得很精彩。但平心而论,同为李志文班的这一层关系已经潜在地在我这里为他们加了不少的分数,那么我似乎又无法去质疑ITP成员的团队精神了。

那么当本为公平的民主投票需要简单的情感支持,人应该怎样决定自己要不要举手呢?毕竟,我们都是感情动物。

假期里我读了一点龙应台的《野火集》,里面民主讲了很多遍,也强化了政党在民主政治中的作用。而要是从今天的这个例子类比看来,各个政党四处拉票收拢民心的做法,把全部选民分成旗帜鲜明的几块,选民投票的依据也从对于不同政见的分析接受变成了简单的情感支持。那么最终的民主选举结果不就弱化了政策本身的影响性,而纯粹变成对于民心你拉我抢的帮派争斗了?

抑或是今晚在现场可以投票的观众和台湾的选民一样,政治成熟性还没有到一个足够客观和理智的程度,而这又是谁之过,又该如何改变呢?反观我自己,作为大陆人民的一分子,对于民主的感觉还是那么陌生,可能即使给我民主的权利,我也无法作出正确的判断。

这就是学生一些不成熟的想法,还请老师包容和指导。

最近我在准备GMAT,思想几乎被限制在了考试中的题干和字眼中。今晚的比赛花了我几小时“宝贵”的时间,但是引发了一篇思考,还是觉得很开心,原来思想上的放松才能带给人最深的宽慰。

祝老师一切安好。

学生:YC

2010.3.11

 
©  春风秋雨 | 李志文的学者人生 |  查看原文 |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