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志文 > 杭州的一个小小班

杭州的一个小小班

YB,

我高兴你过了GMAT 700 关。分数是不重要的,真正的精英是从来不谈自己的分数的,如果下贱到逢人只能谈某某考试,我得多少分,这个人大概没多大出息。人世间,只有极少数的人,不用谈分数、不用亮名片、不用攀关系。只有做到这个三不,才是真正的精英。

我之所以订了些规矩,也就是让我们全体都能做到三不。记得我讲过关于Princeton 的故事吗?Princeton 的孩子只说: "I study in a little college in New Jersey." 哈佛的孩子更牛了,“I study in a little college in Boston." 天哪,这些哈佛孩子连隔壁的MIT都不放在眼里,让波士顿成了哈佛的谦虚代码,让MIT的孩子没有资格用这个谦虚代码。真正的骄傲是在谦虚之中,真正的广告没有语言。

我们要做到,对有些同学是能不费吹灰之力做到下面几件事:

1. 人人GMAT 700 以上;2. 人人在CPA,CMA,CFA, 及CRM 起码拿到两个执照 (我有CPA、CMA);3. Jevons' Kids 的同学、学长愿意接受你成为大家庭的一员;4.仁信智清。

别的成绩都不重要了。我们要把每一件我们经手的事,当一回事,但是没有必要,每一件事都是寸土必争。一个事事寸土必争的人,一定没有朋友,一定心胸窄小,一定终生寂寞悲苦。

拿到浙大、杜兰文凭,拿到一两张执照,你们这辈子不用再证明你们的努力与聪慧。把精力放在仁信智清,你越关怀他人,这个世界越关怀你。人与人的福报,不是两个人之间的授受,而是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张借贷平衡表。你越是给得多,你也越获得多。

人生是不断的境界提升与自然淘汰。孩子,欢迎你成为杜兰的一员,高兴你的境界又有一步的提升。

希望三十年后,你们不用谈成绩,不用比职位,不用穿貂皮开宝马,只说:”我来自杭州的一个小小班。“




李老师,

您好,我是07级李志文商学班的学生LYB。写信给您,一是告知您更新的GMAT成绩;二是与您谈谈近来的体会。

222日,我参加了上海晚场的GMAT考试,今早正式的成绩单发到邮箱,最终成绩是720+5.5。之前收集材料,做申请的时候,我的GMAT成绩一栏空着,想必给您带来了一些不便,在此向您致歉了。

这是第二次考GMAT,最终的成绩不算出彩,但总算是可以给自己一个交代了。二十岁之前,我靠着一点天赋,不多努力和父母的疼爱,生活一帆风顺,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平日里冲动而为多于明确计划,随遇而安又多于按图索骥,很少特别想要做到一件事情,而失败后再来,更是少之又少。于我而言,太过明确的方向,就仿佛一座刺人双目的灯塔,让我不敢直视。去年一年,在学业、生活方面的诸多不顺,对于未来、人生的种种迷茫,使我一度状态低迷,乃至怀疑自己。但也幸而有这些不顺,让我开始反思自己,明白了逃避不该是人生该有的态度,情绪化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而外物带来的快乐,只能维持很短时间,真正的强大是心灵的强大,不因外物而动心智,不因境遇而伤春秋。

返校看到“后悔出国”一文以及您的评论,感慨颇多。之前出国,无非是看重国外良好的生活环境,或是指望回国后能够高人一等,这几年中国的迅速发展,使出国读书不如前几年那般“神圣”了,大家质疑,一旦没有了物质上的回报,出国的意义在哪里。这次回家,亲朋聚会问及今后打算,也多会询问选择出国的缘由。我一时难以回应,这仿佛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自三年前决定只身来到千里之外的浙大,自两年前决定加入李志文班,遇到了特定的一群人,经历了特定的事情,就在眼前了。也不是没有过动摇,曾经的同学有的已经开始经营自己的小本事业,颇有小利;有些已经开始在科层政府里拓展人际,觥筹交错。追名追利,无一不带着强烈的目的性,而我的未来是未知。也曾想要量化成本收益,却终究无法做到,因为有些东西始终无法用金钱衡量,比如阅历的增长,比如朋友的情谊,比如气质的改变。终于坚定了自己的念头,出去看看,趁着自己有决定的权利,在最美好的年纪和最志同道合的一群朋友一起旅行,做一些几十年后回忆起来仍能热血沸腾的事情。这些远胜于存折上的一个数字或是宴席上的几句恭维。

我的父母出生于20世纪60年代的豫西南,正是中国混乱的几年,没能享受到优秀的教育;兄弟姊妹众多,没能得到父辈的资助。都是十几岁便离家,没背景没资本,单枪匹马地闯荡了二十多年,才在城市中谋得属于自己的一盏灯火。他们都是极普通的人,却是最开明的家长,给了我最好的教育和最大的支持。虽然他们希望我能够拥有安定平稳的生活,但一旦我确定了自己的方向,他们便是无条件地支持,真的特别感激。承认自己是年少轻狂,未曾经历生活的艰辛,才能一面享受着父辈提供的物质生活,一面叫嚣着物质生活不抵精神食粮,可在年轻时又有几人不是如此没来由地清高和自信呢?春节时,陪父亲同他的老战友吃饭,席间,他们聊起当年参与北京戒严,九八抗洪的场景,仍是豪情万丈,感慨万千。那是时代赋予他们的经历,局外人眼里,哪怕从现在看来,都是苦涩的;然而,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懂得其中的珍贵。

时光荏苒,转眼已经在浙大度过了近三年的时光。不同的人,不同的观点,相互碰撞着我的思维,让我从中获得成长。您是这几年中对我影响最大的人之一,初识您是在20079月,为了凑足那2分导论课学分,我带着微积分作业,本想去熬时间,却意外地碰到了您的演讲。那似乎过于坦率的论调,对当时刚刚走出高中的我是一个冲击。您那时已经透露出创办李志文班的念头,而当时我还没有想到会成为这个班的首届成员。如今,再过不到一年的时间,07级的三十几人将赴杜兰继续学习、生活。您让我认识到,即便现实再为艰难,随波逐流也不该是选择,理想主义始终有其存在的必要和存活的力量。

向您拜个晚年

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学生:LYB

2010.2.27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