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志文 > 阿扁: 罪己诏

阿扁: 罪己诏

政治是众人之事,旨在分配社会公共资源,个人立场不同,意见必不一致,冲突乃不可免,污秽必定丛生。自古以来,政治利益冲突,经常血流五步,成者君王败者贼,而黎民百姓任当权者宰割。忍无可忍,揭竿而起,千万黎民生灵换来的还是另外一个混蛋。民主法治,和平转移政权是全世界人民的共同愿望。民主法治的一个重要素质,是全国人民的政治幽默感。

对当政者的丑陋心机,我们可以当众以幽默的口吻指桑骂槐,政客没有不皮厚如墙者,可以装着听不懂。骂者既然指的是桑,在法治下,就不担心与槐对簿公堂,也不担心槐的非法动武。

幽默还可以让升斗小民看出来当权者的卑鄙与无奈,出了冤气以后,想想,当个官如此下作,实乃不值。吐两口唾液,再想想这种下作事务,还真得有人来做,自己不愿意做,只好找人民公仆来做。好好管住这些混蛋,也就罢了。这才叫做以德治国,以道德的不屑,治住那些可怜的官僚混蛋。

如果没有民主法治,公平、公开、公正的选举,就会是官僚混蛋,以道德为借口,以武力为手段,剥削每一个老百姓。于是乎,全国百姓都想干公务员,都想进中南海。只有斗争的,没有生产的,于是乎饥民遍野。

下面的罪己诏,能在台湾发生是台湾人民的幸运,是大陆的样板。

 
罪己詔
 
阿扁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朕自千禧登基以來,挾政權轉移之威,立動搖國本之志,外拒三通,內裂族群,期能千秋萬世,一統江湖。

無奈吾黨同儕未能同舟共濟,甚且黨同伐異,內鬥內行、外鬥外行,四人幫於是成焉,朕為之疾首!

頃又有三寶丟人於前、十一寇扯腿在後,為撫權力恐怖平衡,朕用心良苦:

宰相輪翻替換,唐、張、游、謝、蘇,除唐卿飛外,竟無一稱職!惜唐卿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哀哉!加之內閣大學士遠〝折〞,頭腦漿糊﹔

禮部尚書唐山,出言污穢﹔

刑部侍郎定南,不壽早夭﹔

監察御史岳生,年邁骨軟﹔

兵部光祿天羽,馬屁成精﹔

翰林院編修嘉文,尸位食祿﹔

澎湖金馬等邊關節度使,盡唱反調﹔

京畿之地九門提督,淪為藍營﹔

弘文館祭酒總監正勝,三隻小豬﹔

順耳府舍人志偉,獐頭鼠目﹔

正處燃眉之急,忽又蹦出一黃口楚子國榮,抱錯大腿信口雌黃。

嗚呼!天亡朕矣!

朕妻珍后,匱乏母儀,惹人生厭,然彼早年因朕成殘,朕愧之久矣。及暮,彼愛鑚戒珠寶黃金美鈔,人之常情何能苛責?事敗,彼拒不出庭應訊,朕能奈何?

公主幸妤,性烈如母,嘗出言無狀,毀皇室形象!然其尚能剛正自持,一幸也。

賊駙趙奴,攀龍附鳳,品德低劣,手腳骯髒,辱及皇室,朕已不認矣!

太子致中,狡黠善辯,面似憨厚,心存偽詐,性好召妓,日後必將投入政壇,承吾衣鉢。較之連逆、郝逆、宋逆、蔣逆等之後人,為父跨刀,克紹箕裘,朕深夜思之,一縷悽然、滿懷蕭瑟。唉!生子當生孫仲謀!娶妻當娶‧‧‧,朕不願多言矣!

數年前子彈風波,幸賴奇美密醫遮掩在前,復靠昌鈺神探支吾於後,致使包圖龍再世,亦難斷矣!此朕唯一堪足告慰於天者。

然朕之副舵秀蓮,極為難纏,斯時立朕身旁,知之甚詳,雖略遭魚池之殃,然早已無礙。朕數度軟硬兼施欲杜其悠悠之口,然此刁婦視朕如無物,幾聲『嘿嘿嘿』,令朕如芒在背、毛骨悚然。

年前紅衫軍蟻聚於通衢,壞綱常、毀法紀、欺人心、凋經濟,朕恨之切齒!其奪權之心可誅矣!

斯時也,朕懼通勤金鑾殿早朝,禍國者尤此為甚!

主其事者竟為本黨遺棄多年之敝屣,口口聲聲以創黨理想等言詞挑戰於朕,

哼!緣木求魚,目無國君,朕對其惡之亟矣!! 

昔毛匪澤東大行之夕,病塌側呼小平告之曰:『吾將去矣,惟黨內同志猶有不願隨君步伐而行者,吾憂之!』小平曰:『東哥勿憂!凡不欲隨吾步伐者,吾令其隨你而行!』 

噫!吁!唏!中原鼎沸、民不聊生,眾卿誤國,東倒西歪惟西瓜大邊是靠,彼等猶死不認錯,一意欲朕承擔,眾卿良心何在乎?公平乎?

昔杜卿正勝之先人曾云:『滅六國者,六國也,非秦也﹔誅秦者,秦也,非天下也。』

此言繆矣!繆之極矣!害朕者,眾卿也,非朕也﹔誅朕者,天下也,非朕自己也!嗟夫!

每念及此,思之悽哽,吾何罪之有、吾何罪之有?(我阿扁有錯嗎?我阿扁有錯嗎?)

欽此!

查看原文:http://www.jevonslee.com/blog/archives/p2596.html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