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志文 > 肖昕的生日

肖昕的生日

肖昕的生日

我做任何事,都带一丝激情,我要让自己的生命,我周遭人的生命活得精彩。

我的人生哲学是,我们每一个人只有活一回的权利。传说中有“前生”,有“后世”,可是我这一生中就怎么也无法回忆我的前生,也找不到后世的一丝可能,那就只能乖乖的、尽情的过这一辈子。

1983年的初春,我从芝加哥飞抵北京的时候,我无法置信的看到一路上的萧条、残破。看到刚从牛栏里走出来老教授的萧索、憔悴,看到满校园求知若渴的眼睛,我就找到自己的命业。

我很幸运的有机会在浙大按照我的想象与规划,组织一个班级,倾注我的关怀与心血,带他们到台湾、来美国,体验一个不同的世界。这些孩子让我感觉到,这一辈子,真值!

肖昕是个安静的东北姑娘。我在参加了雪洛的生日Party 后,『大房子』就早早约好,要我与Nancy 来尝尝他们的手艺,如果不是大房子的同仇敌忾,要与『小紫』(全新装修的小巧紫房子)一较短长,我还真有可能婉谢了。搞不好肖昕这个乖乖女,就在深夜抱着被子掉眼泪咧。

下面是肖昕给我们两个老家伙写的信,内容对JK08 及 JK09 会有很大的启发与帮助。这些一、两年后要来新奥良的孩子,正在饥渴的搜集有关新奥良的一切。

更重要的,我是四个孩子的父亲,多少了解天下父母心。孩子的琐琐碎碎,都是父母的天籁佳音。我想 JK07, JK08,及JK09 的父母,都会津津有味的看这封信。

 

李老师,师母:

您们好!

我是肖昕,非常感谢李老师和师母来参加我的生日party,吃的玩的还算开心吗?我们做饭的水平还可以吧,O(∩_∩)O~

更要谢谢师母还专门做了蛋糕,比较一下还是师母的蛋糕更软糯更好吃!我们还需进步提高。

PS 师母,烤箱盒还在我们这呢?什么时候给你吧?

欢迎李老师和师母经常来哦!

这是我第二个不在家过的生日,第一个在美国过的生日,和李师父和师母,还有兄弟姐妹一起度过,当天还有点小激动,在人人网上写下了一篇日志,附在下面,表达一下我的小感想吧~~

一年又一年

肖昕

虽然我一向对喝茶没什么反应,但是今天喝了刘子荧的绿茶还是有点小精神,即使到了我平时困倦的时间点了。所以在我又长了一岁之际,还是想写写东西纪念一下。

今天很高兴和李老师,师母,还有大房子二楼的所有室友们一起过生日。

我的生日日期比较好,一般都在春节期间,所以每次生日总是能和父母亲人或是几年不见但仍是无话不谈的life-long friends一起过。

这顿饭之前,我以为这个在美国的生日将会在平淡中度过,反正女生在这个年龄段都不太想长大,生日的意义不是很大,不过是提醒你又离结婚生子更近了一步,可 是这个世界这么精彩我还没来得及到处撒欢的游逛,不想要那么多约束,反而是在美国大房子的生活,让我觉得很想找个家安顿下来,很有依靠,很有居家忙碌的动 力。

今天出乎意料,这次生日一点也不平淡。

真的很开心,生日的时候有李老师和师母在场。坐在他们中间照相,忽然觉得:在美国,我也有父母的呀!不就是我们这辈子的大恩人-李老师和师母吗?如果不是李老师,我们这么一大群人也不可能成功的来到美国,成为人人觉得不可思议的 ZAPP program的一员;如果不是师母,我们这么一大群人也不可能迅速的在美国的survive下来,只能过着食不果腹,风餐露宿的日子,嘿嘿。过生日的时 候,有长辈在,感觉就不太同,不只是朋友们一起闹闹,而且会不由自主的怀着一种感恩。

还要特别感谢师母的蛋糕~~偷吃了一口,很不错,明天的早餐有了!

感谢,大房子二楼我们将要相依为命一年的兄弟姐妹们,每人献艺做的一大桌子菜,(详见梦雪相册)。阳姐大厨,自不必说特色东北炖菜那是相当给力,我吃了很 多嘿嘿;还有梦雪花了老大工夫,做出来的工夫豆腐,是最先被扫荡一空的菜;还有名叫男生代表的刘子荧做的菜,不得不说他的厨艺实在是一日千里;还有张 硕,大概是切菜和扒皮的高级技术工,也许还有我不知道的什么事(请告知我),你太低调啦;还有马吃鱼带来的珍贵酒水,没有这个我们今晚就无法toast 啦,欢迎以后来蹭早饭;最后还要隆重推出我亲爱的一博,虽然我俩每天一起做菜,可是今天她还是能变着花样让我吃出新意,实属高难度,清蒸鱼可不是一般人能 做好的,还有色香味俱全的灯红酒绿”-萝卜芹菜鸡丁,赶紧的把照片传给你妈看吧,还有璐璐,证明下你的厨艺,呵呵。还有悦悦送上来的大房子一楼烘焙的爱 心小蛋糕,还摆了造型和蜡烛,哈哈!

谢谢大家今天合力为我准备的生日party

为报答各位的辛劳,我趁你们不在的时候把厨房的灶台桌面重新刷了一遍,油腻腻已经不见了,现在已焕然一新,愿大家下次进厨房时有好心情~~

点忘说了,今天第一次自己烤了巧克力蛋糕,超级赞。美国这边DIY的东西真的是很成熟,我一直认为做蛋糕是件很难的事情,但在美国其实超级简单,去超市买 来蛋糕粉,就把粉活点水,油,鸡蛋,然后放进烤箱,然后等着出锅,抹点巧克力酱就好了。我只能说:这就是为美国人这种笨笨的人准备的。

过去的这一岁中,最大的变化应该就是爷爷的过世和来到美国,

爷的过世,是我第一次失去亲人,第一次接触死亡,我茫茫然,许久没有回过味。我走进爷爷的家,却哭不出来,我不知道死亡意味着什么,我只是以为他出去买菜 或是打麻将,还没有回来。很多人来看,他们哭的很大声,很声嘶力竭,可是我觉得他们根本不会有那么痛彻心扉,妈妈说这也是一种能力,按照老家的习俗每个人 都应该哭的死去活来,特别是像我们这样的儿孙们。可是我怎么也哭不出来,我觉得好假啊。

可是现在,写到这的时候,远在大洋彼岸,我却哭的止也止不住,我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一样,却又好像还是没有明白。我可能是后知后觉,只是一种空旷涌上心头。

爷得的是癌症,他平时相当健康,能吃能睡,心胸宽广,我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他竟然会躺在病榻上,连筷子也拿不了,却还要自己吃饭,决不让人喂。爷爷是参 加过抗战的老兵,有这军人的意志和坚韧,抗战的时候他也曾穿着单衣趴在雪窝里埋伏一天一夜,解放战争的时候是他们的部队解放的杭州(真是无巧不成书,我竟 又去杭州读书),他驻扎过金门(告诉他我去台湾交流的时候,爷爷的反应是复杂的)。可是,我最后见他的一面是他消瘦的不成样的无力的坐在病床上的背影。

他最后的时刻,我在台湾,在阿里山的密林中。父母没有立刻告诉我这个消息,因为他们知道我不可能马上回来,于是我也就错失了与爷爷的最后离别。

从不信鬼怪神灵,但是这一次我真的信了。和我一起去阿里山的同学们可能还记得,我们再阿里山迷路,向一个守山的老爷爷问路,我当时觉得他说话的风格和口音 很像我爷爷,就问他是不是河南人,他说是啊,他是开封人。他一直没再回过大陆,还一直以为开封是河南的省会。我觉得很奇特竟然在这里遇到老乡,然后我就和 这位老爷爷合影留念(他被照上了,所以不必害怕)。当时我只顾嘲笑他深处桃花源,无论魏晋的以为开封是河南的省会,却没想到此时此刻正是海峡那边爷爷 的弥留之际。

当我今年的十一回家时,才被告知此事,十一正逢筹备李老师台大校友会的时候,因为心里乱糟糟的又要按照风俗回老家探望,也就不得不被迫停工两天。忙里偷闲回想当时在台湾的情景,竟惊讶的锁定在这个时间,也许真的是爷爷放心不下,来看看我吧?

奶奶却一下像被抽掉了主心骨,腰突然见就直不起来了,饭也一口也吃不下。当年风里来雨里去的照看爷爷的时候,却是精神抖擞。

擦干眼泪,说些别的话题吧

第二件是来到美国,我觉得美国是一个能够帮助你follow your heart 的地方。

每个人都尊重你的选择,愿意聆听你的选择,愿意尽己所能为你的选择提供帮助和指引。

而且这里很静,静到你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知道他更向往什么,更渴望什么。虽然我还是没有从他跳动的节奏中找出明确的答案,可是我在用心的听用心的找。

真的开始为了求知而学习,你愿意去读书中的字字句句,书中的逻辑与思想,而不是在想哪句话是考点,哪句话是重点;愿意和professor只是讨论一些问题,而不是只为和他混个脸熟。人越学越觉得自己知道的少,貌似是苏格拉底说的,可惜忘了原话。

始部分的自立更生,一来就努力的在找part-time job,因为来之前妈妈就跟我说,我会供你吃穿和学费,可是想去旅游,你要自己赚钱。我必然不会窝在一个城市呆一年的呀,所以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学校 图书馆找到一份工作,老板是biblographer,人很nice,工作虽然重复但还是很开心。节省一点的话,出去玩的费用是够了。 

还有一些,刚到达美国,还处在如何survive阶段的感受

·  当你开始独立生活时,才想起谁是最疼你的人。

给你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生活的父母,和默默包容你的任性和懒惰的他。当一切不再来的理所当然,才深入理解了投之以桃报之以李的社会生存法则。 

·  明白生活的不易。

自己购置家具,布置房间,自己购物买菜,开始为了几美元几美毛而货比三家斤斤计较时;开始吃自己在家从不吃的白菜帮,才明白生活其实没有什么好挑剔的,也没有什么好奢侈的,饿的时候回家能自己动手做个饭,喂饱自己就是可以满足的生活。

家里真的有做不完的事,永远刷不完的碗筷,扫不完的地,感谢爸妈总把家里收拾的很干净。 

·  出国是件表面光鲜,实质艰辛的事情。

因为虚荣,总是会向国内的人展现在国外的种种风光,可是在出国初期为了survive而付出的艰辛,在culture conflict 现时的孤寂,却都自己默默承受。但其实这一部分,也是出国最大的财富之一。不脱离家里的蜜罐就不会知道之前的甜。正如《遗产清单》这部电影中,富商爷爷给 纨绔孙子的遗产清单,第一件就是把他送到德州农场天天早上五点开始栽木桩。这样的脚踏实地的生活,让我们告别眼高手低,吃得苦,耐得住寂寞,考验你想成功 的意志到底有多坚定。 

·  最远的一次离开,却将我带上了一条朝向家的道路

师母说当我们从这里离开,每个人都有了组建家庭的能力。不只是我们的年龄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而且一年的磨练,自己买菜做饭,自己维护这个一百多年的老house

两个愿意相扶相守的人,是最有效率的社会单元,人再多了便moral hazard(三人以上公用东西就没有人会爱护了),少了便物质浪费(两个人需要两套东西)。

越来越想,在离父母不远的地方工作好好孝敬他们(树总说我爸妈养我特亏,天天不能在家孝顺他们,还花他们那么多钱);越来越想,和爱的人相守在一起共同奋斗。

简单的总结,是给自己,也是给关心我和想了解我美国生活的朋友们的交代。

感谢这一年来帮助我成长的长辈和朋友,希望你们都能enjoy自己正在做的事情~

虽然我们都不想长大,但是既然长大不可避免,那还是让我们开心的接受吧!

祝自己和大家 长大快乐!

查看原文:http://www.jevonslee.com/blog/archives/p2606.html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