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志文 > 徐工案真相大白:一个法码假说在中国的验证

徐工案真相大白:一个法码假说在中国的验证

 
昨天谈到徐工案,今天就在网上被一支“无形的手”指引到下面一个更清楚的报道。疑云几乎全消,真相大白。有趣的是,按照指引我搜索到的报道是2012年7月20日的《商务周刊》封面故事。当时我在美国,回到亚洲又到处开会,而且 Visioner Consulting (“图兰”的真正名字)的原始团队解散,已经改变业务。这件事也就没有人跟我提起。整个过程 让我隐隐的感觉,某个人工智慧团队可能把我的博客当做实验对象。这又是我们学术上的所谓假说验证(Hypothesis Testing)。我是国际非常知名的学者,不会贱卖自己参与任何商业推销。这个历程最终可能成为极为有趣的学术案例。

这个案例充分的显示现代网络对信息流通效率的巨大影响。让公司治理开始能以低成本进行,经济学Nobel 奖得主,我的芝加哥大学的同事在1970年提出的有效市场假说在中国一点也不假,在中国得到相当充分的认证。这对中国是个利好消息。
                                                                                                     李志文 于台北 2017.6.2.  6:10


因其注册地址虚假和联系人的诡异,在今(2012)年7月20日出版的《商务周刊》封面故事《“徐工案”里的魔鬼细节》中,本刊记者曾对徐工案中关键角色之一——财务顾问北京鑫兰图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提出了质疑。正是在这家公司的协助下,徐工集团制作了徐工改制的两个关键文件——《徐工集团工程机械有限公司引进战略投资者改制方案》和《徐工集团工程机械有限公司职工分配安置和调整劳动关系实现方案(草案)》(见本刊2006年第14期《“徐工案”里的魔鬼细节》)。据知情人士称,徐工为改制事宜已经支付给鑫兰图公司180万元报酬。徐工董事长王民也曾在多个场合称,鑫兰图是国际知名、国内最好的财务顾问公司。

这篇文章,经过进一步查实,会送个习书记参考,也可能写成一个哈佛案例。读者们如果能够提供更多的信息与线索,请附上真实姓名、电话、与地址。这是件好事,没有必要匿名。

                                                                                                    李志文 于 台北 2017.6.2. &:52

*************************************************

  近日,本刊获得了关于鑫兰图公司的更多线索。然而截至记者发稿前,根据这些线索所做的进一步调查,这家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公司却显得更加神秘莫测。

  一向力挺徐工的网络博客“响云霄”8月5日所发《搅局徐工并购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阴谋?》文章针对本刊的质疑辩称,徐工改制一共聘请了十几家中介服务公司,大致分成三个层次:“参与徐工并购重大事件,参与徐工交易文件制定、谈判、上市公司要约收购的”、“并购过程中进行中介评估,给出第三方报告的”和“徐工改制过程内部事务的咨询公司”,而鑫兰图是一家处于第三层次的“并没参与交易”的“咨询顾问公司”。在“响云霄”的博客上,另一名署名“乐乐”的网友进一步披露:“鑫兰图仅仅为徐工提供了职工安置办法方面的咨询服务,并未参与徐工改制的交易。”

  但据本刊获得的2004年10月21日徐工集团向政府提交的有关徐工引进投资者“第二轮竞标工作情况汇报”中称,从2004年7月26日到8月14日为期三周的尽职调查中,鑫兰图与摩根大通证券、海问律师事务所和徐工集团“共同起草了第二轮招标程序函、各类交易法律文件初稿,以及评标标准和方法建议,并多次召开工作会议对之进行反复推敲和研究”。

  名单之怪现象

  近日,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向本刊提供了一份北京鑫兰图投资管理顾问公司的公司简介复印件,据向介绍,该份资料由一名徐工内部人士匿名邮寄给他。

  因为向文波与徐工的对手关系,记者首先向一名徐工副总级以上的高管人士求证了这份资料的真实性。在电话里仔细核对简介中鑫兰图业务团队的名单和简介后,这位不愿透露身份的人士对记者说,“你手头这份资料是真实的。”

  记者也试图向徐工新闻发言人王庆祝确认此资料的真实性,王以正开会为由挂断电话,至记者发稿前,王一直未回复记者的短信约请。

  这份鑫兰图公司简介的内容包括公司理念、竞争优势、业务介绍、成功案例、专家委员会和顾问团队名单等内容。专家委员会中包括6名专家顾问,依次是美国图兰(Tulane)大学商学院副院长,清华大学中国企业研究中心主任李志文教授,曾任台塑高管的台湾资深咨询顾问邱创盛,先后担任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洛杉矶、北京)高级审计师和世界银行高级财务官员的沈朝卿,台湾科技大学兼职教授、台湾资深咨询顾问黄麟明,清华大学会计系主任陈晓,曾任摩托罗拉(中国)公司财务副总监的刘志航。

  顾问团队则列出了10人:曾任德国梅塞尔中国公司财务总监的欧阳光(执行董事),曾任国泰君安证券公司企业融资总部和收购兼并总部常务董事的王革文(执行董事),同样曾就职国泰君安证券公司的向东(业务董事),曾就职中国国际金融公司的彭俊青(业务董事),曾就职国泰君安证券公司的于睿(业务董事),曾任中国路桥集团海外财务部总经理的李强(业务董事),曾任中勤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的陆晴(业务董事),曾就职于申银万国证券、首创集团、万盟公司的张云岭(业务董事),以及中国政法大学硕士、注册律师张盟(法律顾问)。

  另外,不知道是否与鑫兰图公司名有巧合,以上16人名单中,共有6人与美国图兰(Tulane)大学有关,即专家委员会的李志文、沈朝卿、陈晓、刘志航,执行董事欧阳光、业务董事彭俊青,他们或在图兰大学任教,或在那里获得工商管理硕士、经济学博士。

  记者随后对这些人士展开寻访和求证,结果出人意料。

  专家委员会中,记者先后找到清华大学会计系主任陈晓和排在首位的李志文教授。陈晓对记者说:“我从未听说过什么名叫鑫兰图的公司。”远在美国的李志文教授在回复给本刊记者的邮件中写到:“我对这件事完全不知情。沈朝卿、陈晓以及欧阳光都是我的学生。(专家委员会里的)邱创盛及黄麟明是我的朋友。我从来没有听过这家财务公司,也不认识其他的人。请告诉我你的调查结果。”

  记者又辗转找到顾问团队名单中被排在第一位并拥有“执行董事”头衔的欧阳光,他对记者说,“我没有听说过这个公司,完全不知道。”在听记者介绍完背景后,他向记者建议,一定要找到具体做徐工这个项目的人。他认为很可能是操作这个项目的人将几年之前他所在某家管理咨询公司的专家顾问委员会名单搬到鑫兰图简介上了,这似可以解释名单里如此多图兰大学人士的来源。但对于名单上的更多人名,他表示都没有听说过。

  记者还找到名单中的“业务董事”张云岭。据记者了解,张目前仍就职于万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在电话中,张云岭一开始否认知道鑫兰图公司,随后又像想起什么似的对记者说,“噢,很久没联系了,很多年前的事了,我现在已经不在这个公司了,你另外再找(人)吧。”记者问他是何时离开鑫兰图的,他说,“唉呀这个就不好再说了,你另外再找其他渠道吧。”记者想约见他聊一下,但被拒绝。再三争取之下,记者也再未能从轻微语无伦次的张云岭那里获得更多信息。

  作为名单中的两位执行董事之一,王革文是本刊最为关注的人士。根据该份简介,王革文“曾主持和参与‘安阳钢铁’、‘石炼化’等20余家企业的公司改制、资产重组、发行上市工作,在企业改制、资产重组、上市融资、兼并收购、管理层收购等诸多金融领域有很深造诣”。

  王革文现任职于红塔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商务周刊》通过王的同事找到其手机,但在电话中王革文否认自己是鑫兰图的执行董事。“你搞错了。”他语调冷静地说。

  记者照鑫兰图名单上的简历向他核对是否重名,他确认自己确在国泰君安证券公司工作过,证明鑫兰图名单上的王革文指的就是他。记者注意到,王否认自己知道或听说过鑫兰图的用语始终是“不清楚”,这与其他几位人士的正面直接否认有所不同。

  在对这份公司简介中的更多信息进行细致研究后,一点蛛丝马迹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在《简介》最后一页“联系我们”里,E-mail一栏所留信箱是wgwemail@sina.com.通过搜索引擎,以这个邮箱为关键字搜索的结果为空,但以“wgwemail”为关键字,则可以搜出多个网页,其中“关于G石热电控股股东以股抵债的独立财务顾问报告”、“关于石家庄东方热电集团有限公司实施以资抵债的报告书(草案)”等网页中均显示,王革文系红塔证券的联系人,联系邮箱为wgwemail@163.com.

  此时记者再次致电王革文,王称“不记得”两天前曾经接过记者的电话,“你找错人了吧。”记者向其确认手机号无误。在国泰君安的任职经历也无误,记者随后仔细听了两段录音,并未发觉两次接电话的人声音有何不同。此次通话中,对方仍称自己“不知道”鑫兰图公司,“没听说过”,“和我没关系”。同时,王革文向本刊否认自己有wgwemail@sina.com这个邮箱,接着,王称wgwemail@163.com这个邮箱“也不是”他的。

  以“wgwemail”为关键字还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出,在“网易论坛”上,针对一篇《张裕集团国资遭贱卖 评估值打六折卖给自己人》的文章,一位名为“wgwemail”的网友曾经在2005年2月28日发帖“二、关于资金来源”,帖子的内容与另一篇以“一、关于股权转让价格”为题、以“网易网友”名义发的帖子相承接,构成一篇长帖,其中,“wgwemail”所发帖子中的结论性言论包括“因此不论本次MBO采取的是信托方式还是‘背后站人’方式,据此可以推断,其总体资金来源应该是不成问题的”、“从上述信息分析,由于管理层个人涉及的融资金额并不大,通过房产抵押,以及以收购股权质押方式完全可以满足管理层收购资金的要求,因此张裕集团没必要直接向管理层提供资金,或为管理层向金融机构融资提供保证、抵押、质押、贴现等。应该说从收购资金来源看,管理层利用职权占用国有资产和资源、挪用公有资金的可能性不大,不会重演‘伊利集团’事件。”另一篇帖子中的结论性言论有“如果仅仅依据裕华公司收购张裕集团45%股权的作价不到评估值的六折这一事实,进而判断张裕集团MBO造成了国有资产的流失,笔者认为是不充分的。”

  记者随后查看鑫兰图公司简介中的“成功案例”,“烟台张裕葡萄酿酒股份有限公司(B股)”赫然在目,安阳钢铁股份有限公司、石家庄炼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等也被列在成功案例名单中。

  “联系方式”疑云

  就在这“联系我们”的最后一页所透露的信息中,奇异之处还不止于此。

  在本刊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徐工案”里的魔鬼细节》一文中透露,鑫兰图的工商登记注册地址北京海淀区紫竹院路88号紫竹花园A座602室,经记者调查是一座住宅小区里的居民楼住户,户主不知道自己的住房被鑫兰图盗去注册为公司所在地。鑫兰图留的联系办法是一个手机号,持该手机的男子否认是鑫兰图员工并拒绝接受采访。

  而在记者刚拿到的这份鑫兰图公司简介上,联系地址是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并留下了两个电话号码6849xxxx和8599xxxx,以及一个传真号码6894xxxx。

  但这两个联系电话,一个是空号,另一个号码记者数次拨打,均无人接听,不过该号码等候片刻后可以拨“0”号键转接总机,总机属于北京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的友谊宾馆。这一地址与简介中的联系地址不符。友谊宾馆的接线员告诉记者,“总机并不掌握宾馆内的直线号码”,所以无法告知该电话的房间号。

  而联系地址中的“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属于人民日报社大院。人民日报社传达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我可以保证,院内没有这家公司。”她建议记者沿着报社大院的围栏往北走试试,依此记者找到两家招待所。“人民日报社招待所”的前台很肯定地说他们那里没有这家公司,另一家“宏利招待所”大门前的牌子上显示,321房间有一家名为“北京正永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企业。记者上楼拜访,321房间是北京国际城市发展研究院(IDM)的办公室。记者向物业咨询后得知,正永投资的办公室在312、313、317和319室。记者再次来到3层,发现其他房间由于有玻璃墙隔断不能进入,墙外317室里只有一位中年男子,他对记者表示没听说过鑫兰图公司,记者试图与其交换名片,他留下记者的名片后表示自己“没有名片”,随后将记者送出门。除电话号码与鑫兰图简介中的那个空号相近之外,本刊目前尚未发现这家公司与鑫兰图有何关联。

  记者还拨打了“联系我们”一页上的传真号码,接电话的是一位外地口音男子,他表示这是私人电话。当记者问他是否是鑫兰图员工时,对方立即挂断了电话。记者再打时已无人接听。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