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志文 > 专访白血病儿童高向群:他说他想回教室做喜欢的数学题(转载)

专访白血病儿童高向群:他说他想回教室做喜欢的数学题(转载)

我在2005年,去了浙大,2007年以世界顶级博雅教育的精髓,成立浙大李志文商学精英班。这是当时浙大最红火的班级。在全校大一学生就学7个月之后,海选50个学生。这个“海选”,不是形容词,几乎是个名词。几乎浙大全校最优秀07级学生都来报名。筛选过程成了校长主抓的大事。经过三层挑选而出。
这个精英教育的精神建立在【仁信智清】。第一项体现就是社会关怀的【仁】字诀。为了产生良性溢出效果,而鼓励全校各科系的精英中选拔成立贝塔社。取义佛家的【为善成碑立塔】。随着我的离开,JK  与贝塔社也就消萎。这个曾经在浙大校园有点影响力的博客,成了幽灵。最近在清华办公室重新打开,忍不住做了一点整理。
浙大李志文商学班及贝塔社是我在农业社会的中国介绍西方百年前进入工业社会与现代 商业社会文化的努力。中国过去百年不可思议的高速经济与社会发展,我们已经从农业社会,进入工业社会,在京上杭广,已经进入商业社会。这篇文章就有了些史料价值。转载在这里,做为史料。

他说他想回教室做喜欢的数学题

       这是一个依旧保持着乐观开朗的大男孩,跟我们诉说以前的生活时,眼神里充满了希望。而我们,也真想能够帮助他,早日完成骨髓移植手术,回到课堂做他喜欢的数学题。

一、懂事的向群

        高向群,一个有着大眼睛的14岁男孩,见到我们都会眯着眼睛笑着。他的母亲是浙江金华人,父亲是衢州人。然而在他6岁时,父母就离异了。离婚时,母亲一次性拿出抚养费1万元,自此不曾联系。向群和爸爸相依为命,爸爸外出打工不常在家,但两人的感情一直很好。每次爸爸回到家,14岁已经是个大小伙儿的向群,还是会跑去跟爸爸一起睡。

       这个孩子特别早熟、懂事。学校的老师说,向群会读书,还特别喜欢做数学题。亲戚们说,向群很孝顺,奶奶年龄大了,向群每周都会走很远的路去看奶奶。有时,其他一些亲戚会给向群5块、7块的零用钱,让他路上坐公车。而他,从来不乱花,硬是从里面一分一分挤出来,积攒着。等到够了一定数目,就拿去给奶奶买葡萄,给爸爸充手机话费,然后悄悄地给爸爸打电话,“你猜电话费是谁充的?”。

       在向群8岁的时候,爸爸再婚。妻子踏实肯干,两人常年在外打工,几年下来,也有了8万多积蓄。继母很疼爱向群,把他当自己的亲生孩子,也一直没有再怀孕。虽然娘家一直说怎么也要生一个自己的孩子,可是她觉得,家里条件不富裕,不如就好好把向群培养成才。再过几年等向群长大了,家里富裕些再说。

       一家人尽管聚少离多,忙忙活活的,却过得很开心。正准备盖个新房,把已经破烂不堪的小屋打理一番。没想到,这个朴实而温馨的梦,一下子就碎了。

 

二、晴天霹雳

       2011年暑假,8月27号。向群在奶奶家玩,突然发现大腿上起满了红色的小点点,碰上去痒痒的。奶奶以为是痱子,但好几天一直不退,反而越来越多。于是,奶奶赶忙带着向群去乡镇卫生所看。

       医生一看,说这不是痱子,得赶紧去大医院查查血,别是白血病。奶奶不懂什么白血病,觉得好像跟感冒也没啥两样,可向群自己好像在电视上听过这个名字,跟奶奶说“奶啊,医生说是白血病吗?如果是白血病就惨了”。

       连夜来到大医院,从确诊到住院,向群只花了几个小时。可就是这短短的几个小时,完全改变了他接下来的生活。原本他该在初二的课堂里,开心地读书、做他喜欢的数学题的生活。

 

三、幸运降临

       向群开始了他的第一次化疗。在第一次化疗时,医生就告诉向群爸爸,8个化疗疗程下来,至少要30万。如果加上骨髓移植可能要100万,不难想象这个数字对向群家意味着什么。医生的言下之意也是为他们家庭实际情况考虑,如果没有钱医治,就最后带他到处玩玩,吃点好吃的。但向群爸爸觉得如论如何,哪怕是砸锅卖铁、沿路乞讨也要治好这么个懂事的孩子。

       到今年春节前,向群已经完成6个疗程,花费20多万。他的化疗反应很大,一上化疗药,连喝水都吐。好在到第6个疗程时,向群的状态好像好了很多,血项稳定了,小脸也见了红晕。爸爸似乎看到了希望。

       幸运的是,向群的骨髓配型找到了,第一个细配就配上了合适的骨髓(骨髓配型要先粗配再细配,粗配有了6个,细配的第一个就成功了)。“老天爷终于开眼了!”爸爸以为。

 

四、等待新希望

    一方面因为医院床位紧张,另一方面因为向群的病情有所好转,向群和爸爸决定回家过年。

      但是,在向群回家后不久,可能由于路上颠簸,再一次继发感染,引起败血症,一连5、6天烧到40多度。爸爸和继母不吃不喝在向群边上守着,才稳定下来。而这样一来,相当于2次的化疗白费,要从第4个重新来过。

       这个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再也没有能力拿出一分钱。能借的亲朋好友都借了,甚至连高利贷都借了2万;能想到的办法也都试了,半夜到电视台报社找记者、做了个牌子在路边乞讨。但是,仍旧不够下一次化疗的钱,更加别提骨髓移植。

 

      昂贵的医疗费,残忍地吞噬了幸运等来的配型和向群回到课堂做数学题的愿望。

 

      我们想做的,很简单也很难。只是不想让当初确诊的几小时,就这样改变他这一生。

 

       对于大家,哪怕你只捐出一块钱,也是一份小希望;哪怕你只是帮我们转发一次,也能让更多的人看到,多一份希望。我们相信,一个个小希望聚集在一起时,就更可能实现他的心愿。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转载]他说他想回教室做喜欢的数学题——白血病儿童高向群的专访

[转载]他说他想回教室做喜欢的数学题——白血病儿童高向群的专访

[转载]他说他想回教室做喜欢的数学题——白血病儿童高向群的专访

[转载]他说他想回教室做喜欢的数学题——白血病儿童高向群的专访

[转载]他说他想回教室做喜欢的数学题——白血病儿童高向群的专访

 

向群好不容易找到了骨髓配型,我们不能让他因为缺少治疗费用而放弃年轻的生命。希望大家能尽己所能来帮帮向群,哪怕是一次转发,一次探望。

 [转载]他说他想回教室做喜欢的数学题——白血病儿童高向群的专访[转载]他说他想回教室做喜欢的数学题——白血病儿童高向群的专访

 

捐款账户:中国农业银行 6228 4803 2263 0417 515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