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志文 > NTUBA1966同学会啦啦帖

NTUBA1966同学会啦啦帖

兄弟姐妹们,
 
我们就要团聚了。我相信大家都在期盼着,而且期盼了很久很久。
 
台大商学66是非常奇特的一个班。我们是胜利婴儿,文革时期华人中,受到最顶级大学教育的一小梭,而亚洲病夫居然在我们的有生之年大国兴起。毛泽东的文革让我们的华人同辈全体失学。我们于是乎成了世界第一大国的第一精英群。不完全是因为我们个人的素质优秀,虽然我们每一个人的素质本身已经相当惊人。
 
我自己成了传奇,一辈子教了北大、清华、复旦、浙大、厦大、香港中大、香港科大、台大,东海(这是六十年代衣冠南渡的难民营,大师云集的学术中心)、世界第一大国从南到北的全部名校。也教了罗彻斯特、卫斯理、纽约州立大学、芝加哥、沃顿、杜兰、罗彻斯特、美国的一串顶级大学。当然访问过世界一长串的顶级名校,及无数的学术会议。为了生存,跨了人文社科的全部领域,逐水草而居,而 在全球国际化的突破口上的全球性学者。
 
用不同的角度来看,我的故事也是全班同学故事的缩影。
 
我建议在这个奇特班级的同学会,我们的主题是【我们的一生,我们能为世界做些什么?】
 
我们先想想,聚会的时候,在车上、在途中与同学好好聊聊。我们是不可思议的缘分,合起来是不可思议的力量。
 
老婆醒了,放下笔,应付应付。吃了早饭再继续谈。
 
李志文
 
 
 
这封信当然不在于自吹自擂,独哀孤怜。在全球化的今天,每一个人在这个地球上都是无比的微小,每一个成就在历史长河中都微不足道。反而,每一渊源都是无比的珍贵,每一份能清晰记忆的情谊都是属于自己的稀世珍宝。
 
这是一个没有绝对的时代,而是万事相对的人生。在广泛相对论中,我们NTUBA1966是绝对的缘分。我们要珍惜它,珍惜这次同学会,因为它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唯一。最值得纪念的聚会,最深刻的同学情谊,最美丽的人生片段,最重要的一场活动。
 
为了这场聚会,我们都期盼着,有些人,譬如我,到了最后几天,突然犹疑着,我的一生好友像沈为家,突然情绪着,怒吼着。我有把握,很多同学都在同样经历着。
 
我希望大家打起精神,鼓起勇气,在这一生最重要的时刻,见到这一生最重要的群体。
 
上次同学会我是鼓吹者,但也是脱队人。这一次我不会,也希望其他同学也都不会。
 
我家也算个新庄小豪宅,但是绝对挤不下上百个同学夫妇。我是标准的中产阶级,长期居无定所。我没有资格与能力做个主人,只有能力做个啦啦队。在台北的同学中能安排一个大型家庭聚会的,请担起这个光荣的任务。
 
这次,我们要做到一个不能少。
 
我们大家回头见,不见不散。
 
李志文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