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志文 > 混上国民政府主席宝座的谭延闿(转载)

混上国民政府主席宝座的谭延闿(转载)

这篇文章最后注上“未完待续”。其实不需要了,我没有兴趣看了。短短几百字已经足以成为我的教材【职业、事业、命业】的经典案例。
他的长处是识相、知命,所以他不会有命业。命业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为了理想,不计个人成败而为之。许多事业辉煌一生的人,都不是有命业的人。而许多命业的人性反射出平凡百姓身上。
我儿时就知道他的大名,他的谭家菜我小时候吃过一次,至今不忘,父母用很骄傲的口吻回味带我去吃过谭家菜。但是在七十岁的今天,为了收集学术材料,深度的知道他的一生,所有尊敬,一时具消。
命业存在人民心中,存在永恒。它是唯善的追求,永恒的努力。

混上了国民政府主席宝座的“混世魔王”

 谢浮名


 (一)   


近代的湖南,有一个“混世魔王”,曾经担任两广督军,三次出任湖南督军兼省长及湘军总司令,授上将军衔,陆军大元帅。最后出任南京国民政府主席、中华民国第一任行政院院长。死后享受国葬待遇,履历辉煌得能刺瞎人的眼。褒他的说他是“民国第一完人”、“党国柱石”,贬他的说他是“混世魔王”、“水晶球”。而对待毁誉,他似乎不怎么在意,比如人家称他“混世魔王”,他并不恼羞成怒,反而调侃道:混之为用大矣哉!1930年,他50岁,英年病逝,上海的一家报纸刊登了一则挽联,颇有意思:


混之为用大矣哉!大吃大喝,大摇大摆,命大福大,大到院长;


        球的本能滚而已!滚来滚去,滚入滚出,东滚西滚,滚进棺材。

 

就构思而言,上联阐发“混世魔王”的功用,下联说明“水晶球”滚的特征,形象生动,堪称妙绝。但是,考察他的生平,似乎他的另一个外号:“药中甘草”,更能概括他的一生。甘草并不名贵,而能调和百药,尽君臣佐使之道,被称为百药之王”。国民党要人胡汉民所撰挽联:


景星明月归天上,


                和气春风生眼中。


称赞他的中和之道,算得上盖棺论定。


这人是谁?站好了,别吓得趴地上!这人名叫——


   谭延闿!



  (二)


谭延闿(1880年-1930年),字组庵,湖南茶陵县人,是个不世出的天才,13岁中秀才,24岁成会元——会试第一名,为“三元及第”里的一“元”。值得提及的是,这个会元,产生了两个纪录:


一是清朝近三百年历史,湖南人有中过状元的,也有中过榜眼探花的,可中过会元的,只谭延闿一个!据说,本来,他也能中状元,就在慈禧老佛爷要下笔圈其名字时,发现他既是湖南人,又姓谭,忽然想起那位令她最为痛恨的湖南籍"乱臣贼子"谭嗣同,就改点刘春霖为状元。当时天下大旱,春霖之名甚为吉利。这样,谭延闿被降为二甲第三十五名进士。但尽管如此,整个清代湖南籍士子中会元者,仅延闿一人而已。


第二个纪录则是,他是我国历史上最后一个会元——这一次科考后,科举在中国作废了,从此,所谓的状元会元解元,都成了人们只能仰望而不可企及的历史。


                    (三)


谭延闿的“混”,历史上确实大大有名。一个政治人物,成功的基本前提,是将自身彻头彻尾地卖给政治,比如近来火爆得不行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里的达康书记就是如此。假使心有旁骛,看到满天麻雀飞,就恨不得全都抓到手里,既想当政治家,又想当艺术家、科学家甚至美食家,那是神仙也办不到的事。当然,现在的某些官员是个例外。他们一当上官,能一法通万法通,作协会议他可以去指导创作,科协会议他可以去指导科研,企业家会议他可以去指导商品生产和销售,如果有个嫖娼协会,他们也肯定能戳中G点,指导大家的床笫功夫。


很遗憾,谭延闿早生了几十年,没学会我们这个时代的官员的本事,偏偏旁骛过多,爱好书法,成了民国四大书法家之首;喜欢美食,开创了闻名天下的“谭系湘菜”,还爱写诗歌,做文章,练骑射,这就注定了他当不好政治家,只能做个“混世魔王”。


     (四)


北伐胜利,蒋介石声望如日中天,谭延闿很知趣,让出国民政府主席宝座,转做行政院院长,彻底地践行“三不主义:不负责;不谏言;不得罪人。每次开会,他都闭目养神,估计在构思他的银钩铁画,或者冥想他的谭系湘菜。这里面,大概有一个原因:他对蒋介石的才能品德的佩服,甚至到了顶礼膜拜的程度,以为蒋介石一举手一投足,都无比正确,用不着他来指指点点。


其实,他和蒋介石很有渊源。


当年,孙中山很想把自己那个极漂亮的姨妹子宋美龄介绍给鳏居的谭延闿,可是他婉言谢绝了,而后,他找了个机会,把宋美龄介绍给了蒋介石。由于这一层关系,谭延闿和蒋介石一家,来往极密切,是一对好基友。


因为谭延闿早在湖南担任督军时期,就醉心办教育,比如长郡雅礼明德周南艺芳女中,都是在他手里搞起来的,是个教育的行家里手的缘故,孙中山筹划办个军校,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了谭延闿。这个学校,就是后来名震天下的黄埔军校。接手之初,谭延闿亲率他的湘军子弟,平整校园,兴造土木,题写校名:"陆军军官学校",可谓尽心尽力。等到建成,他居然把校长的位子让给了蒋介石。


有这样的关系,谭延闿当然就有“混”的资本,可以“混之为用大矣哉!大吃大喝,大摇大摆,命大福大,大到院长。”了。


                                    ——未完待续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