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志文 > 贾跃亭的下半场(转载)

贾跃亭的下半场(转载)

【贾跃亭的商业创新】金融创新是我的学术领域,也是商业社会大动脉的核心成分。这篇文章注定成为我的书【商业社会与现代中国】第二版的一个案例。
商业社会是在春秋战国的农业社会形成,世界一次大战的工业社会形成,之后最重要的人类文明台阶的新形态。全体读者应该兴奋的知道,我们在人类文明的转捏点。很可能在千年之后,工业社会与商业社会会合并成为一个人类文明阶段,而在未来百年,这会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工业社会的人类脱离了体力活,而商业社会的人类在追求满足每一个社会公民的内心愿望与需求。不论工业社会或商业社会,都是快速变革的社会,英雄、狗熊 横山遍野,而只有无所做为的活 僵尸才是令人可怜的。白白的活了一辈子。
在这个思维下,贾跃亭没有遗憾,他至少是清末的胡雪岩。
我要至少对我的JK(Jevons Kids, 全国闻名了几年的李志文班成员),说:【你们不是自命不凡吗?那么好好研究贾跃亭,起码有个心理素质准备。】马云没有什么值得研究的,就只是走运。而贾跃亭的故事会告诉我们大家许许多多教训。
一个顶级教育不是教导如何成功,因为成功最重要的原因是运气,而是教育我们为什么失败,及如何处理失败。那才是所有人类的宿命。

原文地址:贾跃亭的下半场作者:刘步尘

当贾跃亭7月5日踏上飞往洛杉矶航班那一刻,他人生的上半场其实已经结束。未来的乐视和贾跃亭渐行渐远,未来的法拉第(Faraday Future)和贾跃亭渐行渐近。人们关心的是:和贾跃亭捆绑的法拉第,会因为贾跃亭的到来而更有未来吗?

 

[转载]贾跃亭的下半场

7月6日,贾跃亭在他个人微信公众号发表了“我会尽责到底”的公开信,称“会承担全部的责任,并恳请大家给乐视一些时间,会把金融机构、供应商以及任何的欠款全部还上”。并称,“再大的挤兑,也挤不垮我们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

当天晚上,乐视网发布公告: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孙宏斌、梁军、张昭成为乐视网非独立董事。

据随后的媒体报道,就在贾跃亭发表公开信及乐视网发布公告的前一天,贾跃亭已经登上飞往美国的航班。

贾跃亭的离去,带有几许“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色彩,甚至还会让人联想起徐志摩的《再别康桥》:“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然而,现实没有这么浪漫。人们想知道的是:而今已是两手空空的贾跃亭,拿什么为金融机构、供应商、乐视员工“尽责到底”?又拿什么拯救他的法拉第未来?

贾跃亭离职,实为拯救乐视之策

辞去乐视网所有职务,看起来更像贾跃亭保护乐视网的最后一招。与此同时,他也彻底失去对金融机构、投资者、乐视员工负责的资本。贾跃亭“我会尽责到底”,实际上是一句空话。

贾跃亭的离去,意味着他人生的上半场已经结束;当然,乐视的上半场也随之结束。

可以预见的是,没有贾跃亭的乐视,将逐步放弃所谓“生态模式”。生态模式是贾跃亭的情怀,决不是孙宏斌的情怀。对于目前的乐视来说,活下去才是头等大事。也许不久,孙宏斌就会挥舞起他的大刀,果断砍去乐视体育、乐视手机(包括酷派手机)、乐视金融等非上市板块,最终能保留下来的也许只有乐视网、乐视致新(即乐视电视)、乐视影业。同时,不排除孙宏斌再次为乐视三大块输血的可能。

贾跃亭尚在时,孙宏斌要求乐视上市公司必须与非上市板块切割;可以断言,贾跃亭离去之后,孙宏斌将要求乐视三大块(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与贾跃亭切割,以期尽可能淡化贾跃亭对乐视带来的负面影响。毕竟,继续贴着“贾跃亭”的标签,对乐视百害而无一利。

试想:如果一个公司无论融资多少钱都不够折腾,那一定是这个公司的模式设计出了问题。因此,贾跃亭的模式崇拜心态,到了必须扔进垃圾桶的时候。

贾跃亭并不认为他的乐视生态模式是一场“庞氏骗局”,但是今天的乐视系看起来确实和当年崩塌前的德隆系有几分相似。

有人说得好:如果苹果手机消失了,很多人会感觉不适;如果微信和支付宝消失了,很多人会茫然无措;如果淘宝和京东消失了,网购族会发疯抓狂……如果乐视消失了,你没有什么感觉。

贾跃亭神话的破灭,足以警醒全社会反思:这几年,我们对新商业模式的迷恋是不是到了该检讨的时刻?过度放大新商业模式的价值,已经毒害了很多中国企业。

回头看,乐视奇迹更像一场人造梦幻!

法拉第不会因为贾跃亭的到来而拥有未来

我不知道当贾跃亭抵达法拉第未来总部时,人们会以什么样的眼光看着他:“这就是那个在中国欠了一屁股债然后过来拯救我们的人吗?!”

是的,这就是声称“再大的挤兑,也挤不垮我们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的人造英雄贾跃亭。

贾跃亭的到来,对于法拉第未来究竟是福是祸?

就在6月28日的乐视网年度股东大会上,贾跃亭坦陈,“汽车因素是资金问题的首要因素,手机业务是第二因素”。但是在7月6日的公开信上,他坚称将把汽车梦想坚持到底。

早在乐视危机总爆发之前的7月3日,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即对乐视汽车的未来做出预判:“乐视做汽车成功的可能性接近于零”。现在,我要稍稍修正一下我的表述:“贾跃亭做汽车成功的可能性接近于零”。[转载]贾跃亭的下半场

著名财经自媒体“懂懂笔记”主笔董军持相似的观点,她说,法拉第未来做汽车太难了,“贾跃亭除了一屁股债,还有信誉彻底坏掉了。”

法拉第公司试图与乐视实施切割,其高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身在硅谷的法拉第和乐视是截然不同的两家公司,乐视危机并未影响到自身制造电动车的业务。

这句话听起来有点耳熟,此前乐视网也曾对媒体表示,“乐视手机和上市公司乐视网是两家公司,公众不应产生错误联想”。

虽然人们至今说不清楚法拉第未来和贾跃亭到底什么关系,但乐视和法拉第未来背后都站着贾跃亭却是不争的事实,这决定了乐视和法拉第未来不可能是两家不相干的公司。

事实上,法拉第未来正在经历和乐视相似的遭遇,只是法拉第未来看起来还没有像乐视那么糟糕。

目前,法拉第未来位于内华达州的工厂项目仍处于停滞状态。此前,内华达州官员公开质疑乐视并无实力支持该项目,甚至称乐视模式为“庞氏骗局”。

3月7日,贾跃亭曾在其微信公众号上高兴地宣布,“前宝马集团全球CFO(首席财务官)Stefan Krause,出任法拉第未来全球CFO。”

然而4个月过去了,Stefan Krause光鲜的经历并没有给拉法第未来带来它想要的资金。

法拉第会因为贾跃亭的到来而变得更加美好吗?没有人敢给出确定的答案。

在6月28日的乐视网年度股东大会上,贾跃亭再次重申:“乐视汽车板块要快速完成A轮融资,尽快拿出量产车”。事实上,早在今年年初,贾跃亭就曾对外释放类似的消息。

问题是,拿什么“快速完成融资”?拿什么“尽快拿出量产车”?我相信贾跃亭心中并每有答案。这些年,将愿望当做事实来表述,已经成为贾跃亭的表达习惯。

我对贾跃亭的汽车梦想一点都不乐观。这其实是一个显而易见的结果。

对于当前的法拉第公司来说,没有什么比缺钱更让人着急了,然后,融资何其难也!淡化贾跃亭标签的法拉第未来尚无法实现融资,贴上贾跃亭标签的法拉第未来凭什么融资?

一个必须承认的现实是:今天的贾跃亭,事实上已经变成乐视和法拉第未来共同的负资产。贾跃亭以为他赶往美国是来拯救法拉第未来的,事实上,他严重高估了自己。

美国媒体同样有类似忧虑,认为贾跃亭介入越深,法拉第未来融资越难,“如果贾跃亭的计划是在法拉第公司扩大自己的存在,那么投资机构真的有兴趣投资法拉第吗?”

事实上,将法拉第未来放在全球新生代汽车版图下来看,很难说它有什么综合优势。人们依稀觉得,那场在CES上看起来玄之又玄的新车发布,背后可能隐藏了太多不可告人的秘密。平心而论,FF91未必比同样由中国人投资的蔚来汽车更有优势。

法拉第未来本来是一家很有创新基因的公司,却因为贾跃亭的介入而变得华而不实。

贾跃亭到了“梦醒时分”

稍一留意你会发现,即使遭遇如此重挫,人们仍然看不到贾跃亭做出深刻反省,人们看到的是贾跃亭继续“蒙眼狂奔”。

有道是,在同一个地方栽倒两次的人最愚蠢。

对于今天的贾跃亭来说,或许坐下来想一想“我错在哪里”,比继续蒙眼狂奔有价值一万倍。

“只要模式足够领先,钱不是问题”,这是贾跃亭平生最得意的一句话。

贾跃亭还有一句话,同样广为流传:“乐视模式一般人看不懂,看懂乐视模式需要15年”。

仔细一想,你会发现这两句相互矛盾。要让人认识到乐视模式的领先性,才有可能融资(所谓“钱不是问题”);如果人们看懂乐视模式需要15年,那谁还会投资乐视呢?

这就是乐视体系陷入资金危机背后的逻辑链条。[转载]贾跃亭的下半场

在6月28日的股东大会上,贾跃亭这样有一番表述:“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如何能够协同?如何能够生态化反?这是我们在高度关注的事情,其实乐视的成功在于互联网生态模式,不同的产业之间打破产业边界所创造的全新的价值,看似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是两个体系,其实我们会把非上市公司当中有价值的资产逐步整合到一起。”

大家请注意,贾跃亭的表述里出现了“乐视的成功在于互联网生态模式”,以及“不同的产业之间打破产业边界所创造的全新的价值”。显然,贾跃亭仍然沉浸在乐视生态模式成功的幻象之中,公众期待贾跃亭对乐视危机做出深度反省几乎是不可能的。

正因为乐视危机的根源在于顶层设计错了,因此,我们可以预测,坚持生态思维的贾跃亭还会在同一个地方再次栽倒。这实际上意味着,贾跃亭的汽车大梦依旧不容乐观。

乐视危机甚至已经累及融创中国,据媒体报道,其市值最近4天缩水逾80亿港币。

聪明如孙宏斌者,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固执的贾跃亭,只会摔得更惨。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