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志文 > 李志文商学班师生盒餐会第九回

李志文商学班师生盒餐会第九回

时间:2010128

地点:管院七楼会议室

参与同学:CZH,WHX,ST,DMM,FYY

汇总人:CZH

 

陈同学:李老师,我有一个问题没想明白,为什么现在学金融的女生明显多于男生;但在金融界,女性的比例却还是远远小于男性?

 

李老师:其实在国外,主修金融的还几乎都是男生,连会计也是如此。只是在最近几年,女性的兴起之后,我相信未来学金融的男女比例会接近一比一。我在念书的时候,男生是远远多于女生。现在我认为,虽然我没有做过统计,学金融的男生应该还是多于女生。

    那么中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不同于国外,学金融的女生多于男生)?因为中国把所有的男生都推向了工学院。而国外的学生没有这样的压力,喜欢学什么就学什么。因此,只要不把男生推向工学院,他们中的不少人就会来念金融。

    所以你们(作为女生)是幸运的,因为你们在学的是未来最重要的专业——传统的农村思想逼男生都去念理工了,把商学这一大空间留给了你们。而这些男生其实到将来可能又要从理工转到商学院。而有很多男生其实现在就已经后悔了——他们以前是受到父母或自己的传统农村思想的禁锢,考大学的时候来不及选择金融而选了理工。我就听不少男生说了,当初是不小心“上了贼船”。所以你们走了运。

 

范同学:我觉得女生方面也有原因。

    我们理科平台有很多女生在大一的时候就很想转社科。因为她们觉得在工科,就业性别歧视太大了;而对于理科,她们又不大喜欢。于是女生们就都涌向了社科。

 

李老师:女生适不适合念金融我不知道,但工学院中的某些专业,女生确实是不适合念。比如机械系,动不动就要用大锤头。

    像我在台大读大学的时候,整个机械系就一个女生;而电机系女生就多了,因为电机系的仪器较为小巧——但是“多”也只是人家只有一个而它有三个(女生)而已。工学院传统意义上来看还是男生的天下。

但在美国——美国已经是商业社会了——它的“工科”就属于应用“科学”——不是要动手去搬机器。所以美国的工学院又不像中国的工学院一样,并非几乎全为男生。美国的男生有很多都念商。我的四个孩子,也没有一个人念工科,整个美国社会几乎没人愿意念工科。

 

宋同学:好多人说学金融的女生都有病。

 

李老师:为什么?

 

宋同学:因为金融就是在玩数学嘛,很多人都说金融是在玩数学。

 

李老师:那就错了。虽然,从金融运用数学的程度超过会计学上来看,整个商学领域运用数学的程度也一定远远超过其他人文社科的专业,但是相对于理工领域来讲,商学中的数学还是简单的。那种纯数理的金融,学这个专业的人是很难能找到工作的。数理金融只需要一个人会就够了。任何东西,确定是绝对正确的了,一旦电脑化,它的价值就立刻变为零——让电脑做谁不会做。而大家的core就是这个price,这样下去哪还有什么生意可做。

 

范同学:再说女生也不是很不擅长数学嘛。我觉得,男女之间的数学能力是差不多的,而且大学里面的数学男生也不见得强于女生。因此单单从数学方面上来断定学金融的女生很强是不对的。

 

李老师:其实现在很多男女之间差异,是由你们从小父母给你们灌输的思想造成的。我有三个男孩和一个女孩。最野的,是女孩(众人笑),小儿子是最乖的一个。

 

王同学:李老师,我们班最强调的就是一种“团队精神”。“团队精神”在我们一起读书的时候的确还是蛮能体现的,但是,一旦我们进入社会,我们的“团队精神”又该如何发挥作用呢?

 

李老师:如果你能在读书的时候能够感受到这种“团队精神”给你带来的莫大的快乐,你就会把这种精神带到社会,你就和别人不一样。你们呀,从小就是小家子气,自己做完作业就不给别人看,到了工作,也一样的。慢慢地,别人就不愿意与你合作,因为你动不动就称功,功劳都是你的,一点好处都不给别人,你也就越来越孤独。你刚刚开始工作时,也许你的工作你自己一个做和与别人一起做差别不大,可是一过三十岁,你就会发现人家,虽然看起来土土的、笨笨的,爬上去了,而没有人愿意提拔你。因为别说你自私了,帮了你才来帮我;而且我根本不知道你的好处在哪里,只有跟你一起工作过才知道。所以我非常强调“团队精神”,我也强调“仁信志清”。就是要人家知道你的德行好,和你在一起只有占便宜而不会吃亏。这个在中国太重要了,因为在中国几乎都是想着让你吃亏自己占便宜。所以我们就是要做到,人们只要来我们这里,就只会占便宜而不吃亏。

我们的团队,是非常强的团队,因为我们给得起。一年只赚三万,还真是给不起;一年能赚三十万,给了就无关痛痒。而且,是团队给,就不会白给、不会糊里糊涂地给。要养成一个习惯,能帮忙多帮忙、能帮别人多做事就多做,后面的好处可大了。做生意最怕的就是尔虞我诈——人家不相信你、不愿意跟你做。

 

范同学:最近报纸上刊登的一些新闻反映了中国还有很多黑暗的、污秽的一面……

 

李老师:这就是我要送你们出国的原因,不是要你们去念书,以你们的聪明度,什么书都可以自己念,而是要你们去看中国与世界有多大的差别。

 

同学:那我觉得如果我们出国之后回来了,首先一个就是会感觉落差很大;第二个是我们要坚持仁信志清,但是在中国社会中,如果我们不懂得一些潜规则,就很难混下去——所以我们一方面要坚持仁信志清,一方面要遵守那些潜规则……

 

李老师:你老是这么想的话就不应该进我们这个班,我们是要做精英。在中国,社会黑暗面太大,因此一丝曙光,就亮得不得了;而如果是在美国,我们做仁信志清,没人看得到你的。你以为精英就是IQ高啊,IQ在精英的组成部分里面最多最多10%——10%都高估了。如果说精英就是IQ,那我就不会从国外回来——我是宝贝啊,几亿年的进化,出了我这个IQ,我可要好好保护,我不回国。真正的精英,是能把事情做成、把社会弄祥和、提高国民所得。最宝贵的是机会啊,而不是IQ。而且这些事情是一群人做的。

   这机会好到真是不可思议啊。诚实,在海外是很正常的,没有人会督促你要诚实,因为人人都诚实;而在中国,如果你诚实,在商界就是一个“特异人士”——中国商人很少有绝对诚实的。何况还有别的因素——“仁信志清”有四个字呢,“诚实”才“清”而已。因此太值得回国了。有的人说他希望在国外待着的,就是想要多学一点的技术,我说连你的IQ都不重要了,更何况是那一点点技术,完全没有用的。

 

宋同学:老师我想问的是,要做到“仁信志清”,一定首先要成为精英吗?如果我就是很普通的人、很平凡地做事,但我在做每一件事情的过程中,都在运用“仁信志清”,但是没有人知道我,这样算不算是仁信志清?

 

李老师:这就是仁信志清。我的意思是说,当你在努力做事的时候,就不要期望让别人看到、让别人知道。当别人看不到、听不到你的时候,你换一个面孔,是骗不了人的,迟早——不,是很早,就会被别人瞄到。仁信志清的价值是,让人在不经意中发现你的持续性,而不是做给人家看的。让人家有这样一种感觉:和你在一起,我好像从来没有吃过亏啊,好像你不仅仅对我如此,对其他人亦是如此,那下次我做什么都会来找你。修炼自己——由于上天给你们这么大的福气——这种IQ、这种能力、还有这样的家庭——已经让你们和其他人很不一样,你们不需要再争,把自己做好,让运气往你身上撞。

    我这一辈子经常吃小亏。我发现,到我这一年龄的人们,早就退休了,白送给别人、别人都不要;而我到哪里都是一块,就是因为,我不去计较它(小亏)。我的有些道理,还不止是书上的道理,是我做了一辈子不知不觉感悟出来的。

    这个班,给了你们勇气、给了你们信心。如果就只有你一个人,你就会想,我倒霉怎么办。而我们是一个班,人家没有看到你,他一定会看到别人嘛。他看到同班同学做得好了,当然就会想:这几个,都是这样子的,班里的其他人,大概也一样吧。他会来试验我们更多的人,而我们都在真心地做着仁信志清。然后我们就得到了世界上最大的资产——信任。

    什么叫做精英?如果你是精英,大家是会觉得少了你不行的,甚至要推选你为领袖,什么都听你的;别人会很主动地过来请教你、邀请你。所以说如果老是有人打电话来找你,你就是精英。不是说主席给你身上挂个牌子你就是精英了,那些牌子都是假牌子、狗牌,没用的;人家心中的那块牌子才是真正的牌子,不容易拿到。

 

宋同学:李老师,您有没有想过,其实办这个班,风险挺大的。只要有一个同学违背了仁信志清——因为要领一帮人往好的方向去真的很难,只要有一个坏了,就会坏了一帮人的荣耀,就会坏了您本人的名声!

 

李老师:对的,你们中的人一个人出了事,我的责任都是最大的,被骂的风险也最大。但是,人生的有趣之处就在于,你明知道一件事情有风险,可是你还是做了。虽然有可能失败,但是失败就失败了,有什么好怕的?我一生经历的失败多了去了,还会怕这一次失败么?你要抱着一颗宽广的心,才能雍容华贵,你才有可能魔鬼不沾身。你越害怕,魔鬼越追着你。想明白了这些,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我老婆胆子很小,我想她嫁我可能是因为我胆子很大,她怕鬼,但是,鬼怕我。(众人笑)

    不过啊,你们这帮孩子真的非常优秀。07级第一班那50个孩子,在台大就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受到了高度赞扬,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他们各方面的表现,言谈举止都十分出类拔萃。更何况你们已经是09级第三班了。你们这一界是幸福的,不用担心被刷掉,而第二届却起码要刷掉15个。

 

陈同学:李老师,我觉得很困惑,就是,不知道你在上大学的时候在想些什么?向我的话,总是会想着就业啊什么的。

 

李老师:哎,只想着就业是very stupid的,浙大的学生已经是很优秀了,能进李志文班,肯定是综合素质非常优秀的,能出国读商学院,家庭条件应该也不会差,至少大病三年饿不死。这样的条件下,根本不怕什么失败。所以,哪怕别人在你身上揩点油,或者你自己走了弯路,都不怕,哪怕是吸毒,都救得回来。在美国,吸毒基本上就是穷人问题。在美国,几乎每个孩子都吸过毒,但贵族学校的孩子吸一次就觉得没什么意思了,因为他们不需要show off,即便上了瘾也可以花钱治疗,救回来。而穷人,吸上几次就负债了,根本没钱治疗,就会偷,身边的朋友就低一级,这样下去就没救了,而政府救济也不可能是将他们治愈。我敢打赌,我的四个孩子都吸过毒,但是觉得没啥意思也就不会继续。同样的道理,你们不需要怕犯小错误。

    其实,不知道有多少家长不放心偷偷来学校看我是个什么样儿,是吧?在美国啊,家长大会是很正常的,因为家长需要知道哦啊钱花在了什么地方。我打算从你们这一届开始,召开家长会,让家长们来看看钱到底花在了什么地方,也让他们放心的看到你们健康的成长,正确的认识世界。你们已经是upper middle class了,还争些什么呢?已经200平米的房子,再加20平米,看得出来什么呢?所以你们不该太追求物质生活,由于你们本身素质就好,品性也好,长相也好,自然就会有不错的事业,没有压力。要没有压力,要快乐的生活。

    我觉得你们的父母非常苦,他们是很可怜的一代。你们的祖父母呢,那就是肉体上的可怜,反正全国都穷,都可怜,能活着就是幸福的事情。到了你们父母呢,就开始争,开始比,每天都觉得“TMD我这辈子活的不如人,我一定要从儿子身上捞回来”,于是就给了你们压力。在你们这一代,出国不算什么,职务也不算什么,你们要很早的了解幸福,而不是什么“正处大于副处,局长大于正处”。要这么比的话,你一辈子不幸福。你们现在念书,就要好好念书,要enjoy learning,enjoy life,做个好人,幸福就来了。以你们的资质,只要做个好人,那么 以平均的运气,不作正处都难。又何必从小去算计着?在商业社会,官位和幸福没有关系!

 

宋同学:老师您刚刚的意思是我们可以把家庭作为自己的后盾?但是由于家庭的原因吧,我不希望自己依靠任何人,哪怕是家庭,希望自己哪怕是失败了都是自己一步步走出来的……

 

李老师:这才对了,我非常赞同独立打拼。

 

宋同学:但是您的意思还是拿家庭做了后备啊!

 

李老师:哎,这个有什么不对,免费的保险为什么不要呢?我不仅把家庭作为后备,我李志文还拿全世界做后备。我要是现在有个什么事,我不怕,因为我有这么多学生,你们不知道,其实你们都已经做了我的后备,对不对?

 

李老师: 所以呢,仁信智清里面,在我的课里也会谈到,你们要找到命业,要找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工作,你们老想职业,如果职业只想钱,你们大概35岁就会发现,钱没啥用处,也买不了爱情,也买不了幸福,甚至可能动不动给自己找来一大堆麻烦,或者在办公室里面无聊地偷偷文件,整整同事,弄得没完没了。有命业的人都不会这样。所以你们现在就该花不少时间,所谓不少,起码四分之一时间去想怎么让浙大变成更好的学习环境,怎么去影响杭州,或者你们出生的地方。你会发现你们越忙,你们的学习效率就越高。我的一些学生就有这问题,时间一多,就会说哎呀明天再完成吧。其实三分钟就能完成的。结果最后呢,就是最后三分钟完成的,结果做的乱七八糟。反而呢,最后我管的社会闲事越来越多,而且都是带着命业做,我很多事情都要事先计划好,因为我知道不是头三分钟做好,我可能就没有时间去做,所以我样样都做的还可以。所以要找个命业,跟你的升官发财没有直接关系,跟你的出名都没有关系。就是我默默地让这个社会变好,因为这是你主动地去做,你就有极大的控制力。忙了你可以不做,但是由于你主动去做的,所以你就爱做,而且会把它放到计划里去做。而且会每天很充实,把非做不可的事也放到计划里,把你计划里的事情就都做了。我这一生里面起码有二三十年也过的浑浑噩噩的,闲那,我现在最小的儿子还没有脱离这个,IQ很高的,什么时候三分钟十分钟就能做完,可是每次都是火烧屁股,慌的一塌糊涂,而且绝对不是十分钟做完的,差不多都是三十分钟,因为着急老是落这个落那个,他因为想快做完,落这个落那个,回头又想去补,被妈妈骂的要死。甚至妈妈有时还要去帮着补。你们大概也都经历过这些。所以要找到命业,这样子逼迫你对你的人生有规划,对你的工作和时间有规划。你们要是能够做命业,你们的感想,在网上很诚实的讨论,不是做广告,因为诚实这个东西啊,人家知道的,骗不了人的,你要做广告,人家也看得出来的。所以你们很诚实的去讨论这些问题,这是你们最好的广告。那我是公司老板,我就希望有命业的人,第一,他懂得去manage他的时间,第二,他不仅把他的主业做的很好,他把这么复杂的社会问题,他都能这么深入的参与而且做的不错。这就是最好的能力的证明。

所以如果进到李志文班还谈分数,那你们就是莫大的失败,我希望我们不要再见面。因为你们能进来本来就不容易,都是很优秀的人进来。懂得怎么去思考问题,你们一辈子为人处事都游刃有余,而且越做越好。先找到一有时间,先为社会,后为自己,好处,经历了你们就知道。你们的前两届没做到,不过第一届做的不错了,包括班里有事就一窝蜂地都积极上来了。第二届还可以。希望你们也做的好。

即使是政治问题也要用实事求是的精神,好好地考虑人生的复杂,做到了,人的道理就了解了,你才能幸福。

 

陈同学:李老师您支持我们加入共产党的原因是不是想(让我们)依靠共产党的权力影响中国,然后领导中国?

 

李老师:这话讲得好像要去夺权(众人笑)。如果你觉得共产党有道理,你就去参加吧,没有道理就不参加嘛。我不反对参加中国共产党,如果我要是参加中国共产党,我就会给他们讲讲道理。我相信,道理是越来越能给他们讲明白的。

    比如教会,我一到美国,其实在美国这个自由民主的社会,教会里有很多教友,也并不真正了解基督的教义,他们只会说:我是这一组的人,我就要保护这一组的利益。其实很多都是强词夺理。你讲的和他的不一样,他就说你是异教徒、与你绝交。

    其实,基督教是经过好多次的洗礼,才活到了现在。在历史上,整个基督教被反复批评了不知道多少次,而且它是自己批评自己,这就是原因。自古以来没有被批评的宗教,都已经死了,绝对死掉。因为那一套说不通了嘛,五千年前的人的想法,怎么能适合现代人呢?它总有很多说不通的理由。如果开始动用武力,那就更教条了,再也说不通了——那就是自己骗自己嘛。

    所以我有把握,只要用理性的态度来谈马列,而不是用教条,共产党才会像基督教一样不死。

 

宋同学:李老师,我有一个小小的建议,咱们星期三晚上“商业社会与现代中国”的课,您前面几节课,都说到了马列,说马列是胡说八道什么的。但您刚刚的意思也说到其实它并不就是胡说八道,只是它用错了。我觉得您应该给课上那些不是李志文商学班的同学一个解释,要不然心里会很难受——我打辩论赛的时候,就经常会论到这方面的东西,然后我发现马克思的哲学,关于物质、关于人,还都蛮有道理的——要不然同学们听您讲课的时候心里面会感觉难受。

 

李老师:我觉得,这个不是我来说,因为我们应该用很宽广的心态。

    后来基督教终于活下来,是到了新教运动后。各种(基督)教派起来,没有一个教派的思维是绝对正统到可以去迫害别的教派的时候,基督教的生命力就变得越来越强,因为它能有自己改变的技能。比如现在连比较保守、极端的天主教都已经可以接受abortion(堕胎)——他们从生物学角度来解释,说这个和神的意志是可以统一的。所以真正能让你们心里安宁的,不是我亲自去给你们解释。而是你们要把我当作大教主、当作耶稣基督,按照我讲的话自己去揣摩。其实我到哪里(讲课)都会有这种效果。因为我到底是比你们年龄大一截,而且我当初是极幸运地在社会一片黑暗的时候去海外闯出了点名声,所以你们都能对我带着景仰之心、去揣摩我到底说的什么意思。道理只有一个,但说法有很多种。你们要去揣摩,用最有良心、最合理的说法,去解释这个问题。你们去网上讨论,我也参与你们的讨论,这才是健康的。由我自己来解释自己说的话,就等于是从一个教条到另一个教条,是不是?那我对这个社会一点帮助也没有。反而你们跟我讨论说我到底说了些什么,这样才好。何况,如果我能有自我答辩的机会,让我自己解释自己到底是什么意思,那我也是一个混蛋、也是一个独裁者。

    从一个教皇到另一个教皇,你永远得不到真理。真理是大家讨论出来的。理,它要logical,它要consist with empirical finding,要和你的观察要一致,而不是从某一个人嘴巴里说出来就行的。连这点思想,其实中国学生都没有。比如要是你们能把我今天讲的话写清楚,从而引起大家的讨论、我也参与讨论(,那就能领悟道理)。又比如李老师在教室里公开批评马列思想,他哪里对、哪里不对,我们来弄个小小的辩论。我一定很乐意在讨论中承认那些我没有说清楚、没有说对的地方。找到我没有说对的地方应该很不容易,因为我想这个问题想了很久;但我百分之百还有没有说清楚的地方,其实我再怎么说也说不清楚——如果你把它当教条主义,我就越说越说不清楚,对不对?但若我能参加你们的讨论,你们把我当作一个和你们平等的讨论者,就容易说清楚,因为那时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判断。

 

宋同学:很多人现在都说,大学里最重要的,就是培养这种独立思考的能力。

 

李老师:是啊。

 

宋同学:其实读书最高境界就是把它都忘了——你要真正学会去分析问题,对大学才有帮助。

 

李老师:Exactly!对!因为你要记得一个字不漏,照着一个字不漏去做,你就是一个大教条主义,教条主义永远是错的。

 

陈同学:其实在我们寝室还有一个非李志文班的,她前几天才确认主修金融。金融学这个专业有100个人,我觉得她确认后和我的心态是完全不一样的。我确认了以后我觉得一切都安定了,可以按照您给我们设计的路线这样一路走下去,但是她完全要靠自己去摸索,而且她们有100个人,竞争相当激烈,以后如果想出国深造,都是要看自己的学习成绩。

 

李老师:其实绩点不重要,但是他没有别的东西,慌得不得了,不知道怎么办。

 

陈同学:所以说我觉得,我们到了这个班以后,相对于非李志文班的同学,我们的心态是过于安逸了?

 

李老师:噢,这个不止你这个届讲,前面两届都有讲到。就看你会不会去安排你自己的时间。已经爬上一个高峰,后面的高峰有的是。爬到另一个高峰,就茫茫然,不知道走下面一个的话,那你们真的是令我失望,那你们这辈子就在这一个高峰——一个小海归,回来了在洋买办的公司里找到一个工作、买部车、养个孩子,过一个苍白的一生。所以说,你现在已经有时间了,关键在于怎么去好好利用这个时间。其实说,对李志文班,我也不能说没有一点失望,包括07级,他们有了时间之后,也不知道怎么安排。很多时间还是拿去考这个、考那个(考试),都是无关紧要的东西。所以,就算你care成绩,想考高分,你精力也是用不完的。你越是懂得怎么去做些有意义的事情,你的精力就越充分、读书的效率也越高。所以我建议你们——因为你们开始安心了——回去讨论:我们马上开始一些什么活动、来影响整个学校。因为就是分数少了几分,尤其你们这一届,除非烂得一塌糊涂,GMAT没有过700,都能去TulaneTulane能去成——Tulane虽不是第一,但financeTulane好的也没有几家了,HarvardYale这种学校都没有master in finance——你们就应该放开心来、好好讨论,分成几个小组、找些事情做。

 

范同学:就是有很多同学会问我们李志文商学班是不是一个辅修班,或者认为我们班的专业是会计。他们问的那些最基本的问题都体现他们对我们班根本不了解。所以我认为我们班的很多活动都过于内部化,比如说舞会、研讨之类的,影响范围都局限于班级内部,没有扩大到学校甚至社会。

 

李老师:其实舞会我都希望你们搞全校性的,我希望你们赚钱。你们是学商的,你们为什么不想去赚钱?你们办到第三届了,还是自己掏钱办,还跟我要钱,简直是不要脸。

 

宋同学:其实是这样子的,当时我和WZC同学去拉赞助的时候,本来是带点商业性质的,比如说去银行。我们去拉赞助时看见哪家楼高就进哪家,然后进里面找个经理和他聊,刚开始是和广发的一个信用卡部的经理聊,他们想推销信用卡,然后他们会给一些钱,后来还找了“环球雅思”什么的,都带了点商业性质的。后来学姐说这样不好,然后就把我的想法打消了。

 

李老师:没有没有,你这样(的想法)是对的。还有,你不要找小经理,要先从小经理问出你的老板是谁,把那个老板的背景知道了一点,一进去就说:“哎,张伯伯,你的女儿和我是小学同学!”然后再问再上一层的老板,然后再问就到董事长了:“张爷爷,我的妈妈是你女儿的同学!”接下来一拿就是一百万,其实相比于拿小钱,还是拿大钱容易。所以我说我们班有的卖,所以办今年舞会的08届的小女孩就被我痛骂了一顿——手上拿着金盆子去讨饭——你们的班级已经很特殊,有的是吹的,这点本事都没有,你将来还能做什么,你要把这个当游戏,这样才有意思。

 

宋同学:嗯,其实我们和环球雅思当时已经谈好了,给1万,只是当时学姐说这样不太好。所以就作罢。

 

李老师:什么不太好!就像去偷杨卫的内裤,其实你做成了,然后怎样把人家吓得要死的事情变成好事情,这就需要创新。最奇怪的是学校里有一个班打出了“创新班”的名号,但它也没有做过。其实,大学生发起一个business plan,说能赚多少钱,根本是胡说八道。发财的business plan 都是在你的宿舍里面东碰西碰碰出来的,绝不是做作业搬弄出来的。创新人的特色是什么:调皮捣蛋、敢冒险。那就专门去做冒险的事,你就知道谁是英雄好汉。有些人就看谁的成绩好然后就认为谁是英雄好汉,傻乎乎的跟在他的后面。去找几件真正调皮捣蛋的事能上报纸的事,跟我谈谈。一做那类事,人家就会知道李志文班,里面的人不是书呆子——我们一定要去掉书呆子这个符号。

 

宋同学:有些人就真的觉得这个班的人特别学霸,我大一还没进李志文班的时候就觉得李志文班的人都不是人、个个都像疯子一样地学。

 

李老师:胡说!如果是这样子我很失望。

 

宋同学:这可能也是对外宣传不足造成的。就像别人问我们班是怎么回事,也感觉一两句话说不清楚,顶多也就说是五年本硕连读之类的、就是没有一个很好的方法向他们传达我们班的精神。

 

李老师:五年连读根本没什么好吹的。你们的特质是你们聪慧、调皮,尤其是对社会的关怀。所以说去偷几条内裤,让校长光屁股从浴室里跑出来追——做一两件这样的事,然后再社会上真心帮助一群人、解决一些基本问题,不是说给他们几块钱就行了。我们还要解决长期的社会问题,比如说我举过的一个基本问题,就很值得做的:杭州我刚来的时候交通乱得一塌糊涂,现在好多的,比如最乱的就是老杭大校门口,在市中心嘛,出来的十字路口车子是乱得一塌糊涂。你们要去做分析——要用几个人力、要用怎么样的设计,它的交通问题就解决了。做(调查分析)的时候找几个记者、找几个官员,让记者在边上看你们做、给你们做报道。其实记者都没话说的,有那些报道他高兴得不得了。你真解决了,别人问你什么是李志文班,这就是李志文班。

    干干净净,你家里有钱,从来不说你家里有钱;你会念书,永远不说你会念书。你们的精神是别人看不到,闻不着的,那才值得谈。

    进来的都会念书,GPA都在4.0以上,那还有什么好谈的呢。还有念五年,只有白痴才不知道它要念五年,这有什么好谈的呢。其实Finance也没什么好谈的,名字就是Finance嘛。

    什么是李志文班,如果我们帮助100个孤苦老人、永久性地解决他们的问题,哇,那才不得了,而且可以让你谈一辈子到哪里都谈。将来如果你是个人才,别人见到你绝对抱着你不放,因为你做这件事他会觉得你做得太漂亮了。

    我要你们做的你们都没有做,你们是第三届了,还是没有人做。我第一届就提出来的,我原谅他们,因为是第一届,茫茫然,我讲的是什么东西,是真是假都不确定,万一被我害了,去不了杜兰。但你们已经是第三届了,可以相当original、相当creative 地去为社会解决一些问题。

    第一件事情,就是舞会要全校性地办,而且收钱,还要不同层次地收钱,花花公子收他1000块钱——浙大的花花公子有的是。先弄几个漂亮女生去,然后跟他说一张票卖你1000块钱,是捐助级的。你们对花花公子的态度,要坐得正、拿得稳,就没有人会说你们卖色,而且你们的身价就起来了。

    你们可做的事情多了,就是听了回去睡了一觉又啥事都不干,就算我白收了你们,到现在第三届了,还说不清楚李志文班是什么——调皮捣蛋、英雄好汉的集中地。

 

范同学:就是我觉得可能我们班的人现在碰面讨论的机会不多,这样联合为社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的机会就会减少。我们可以定期碰面,首先可以交流一些时事看法,然后可以提出一些新奇想法,然后大家一起讨论可行性与具体实施方法。

 

李老师:对!就是brain storm 。但是要大家碰面真的不容易。就是要碰面,然后讨论,要敢想,会发财的人都是敢想,不敢想的人发不了财。别以为成绩好算什么,你们的成绩一进到李志文班已经没用了,没人会问你了。但是你也不要连书都念不懂,这样你将来就无事可做了。而多一分或少一分已经毫不意义了。


查看原文: http://www.jevonslee.com/blog/archives/p2694.html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