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志文 > 漫谈护照

漫谈护照

护照的权益代表国民的国际地位及政府对人民的意义。影片《战狼2》有一句调侃的话:“中国护照不一定能带你去世界任何地方,但能把你从任何地方接回家!” 而马上有人在网上指出:“不然,名人吴京持中国护照,想飞澳门,因缺港澳通行证,背着国旗的中国航空就不让他上飞机。”
 
对每一个现代国民来说,这本护照有什么用,深深的影响我们到底爱不爱国、愿不愿意交税。国家与人民关系的快速演变,在护照问题上尤为明显。五十年前,护照是极少数官员偶尔放在公事包的文件,现在是许多人民随身携带的证件。如果这个证件只有麻烦,没有方便,我为什么要纳税?只要愿意纳税,想要给我们护照的政府衙门多得去了。
 
几千年来,中国人对护照的意义都没有什么概念,而漠不关心。生于斯、死于斯,面孔就是身份证。到了八十年代,邓小平拉起改革开放大旗,出国护照慢慢成了中产阶层的必须品。这本护照逐渐代表中国政府对人民的日常服务品质与人民交税买公共服务的义务。每当护照不好用的时候,这本护照的名称就立刻加上“他妈的”三个字形容词。而对中国人来说,这三个字几乎就是名词。
 
中国身份证在国内是自由的限制及上网的骚扰,在国外呢?令大陆中国人丧气的是,大陆邦交国172个,台湾邦交国20个,大陆免签证20几个,台湾免签证104个,大陆领导哪都能去,老百姓哪都去不了。台湾领导哪都去不了,但老百姓哪都能去 。中国护照国际旅行不便,是不争的事实,几乎成了聋子的耳朵。
 
世界各国争着发护照,得到对护照持有人收税的权利。我我们中华古国居然在收税以后,用我们的税金来“管理”我们。
 
关于中国护照的事,说来都是泪。出事的时候,祖国派飞机把人全接回去的情形还是少的。护照的作用,99%是用于平常的往来,而不是百万分之一情况下的火烧希尔顿。在99%的场景下,为这个寻常的证件,折腾半死,耗费人力物力,人民感觉到的不是温暖的太阳,而是亚当斯密的名言“政府是必要的罪恶”。环球日报与中央电视台的宣传,改变不了大使馆电话总打不通的现实。出事需要护照的时候,护照成了聋子的耳朵。
 
个人出国,需入乡随俗,而中国公民把强大祖国当靠山,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跑德国行纳粹礼,德国抓你。来美国在航班上跟人打架,遣返你。跟同学一起欺负其他同学,不仅会被抓,且要重判。说句不怕得罪环球日报的话,国家强大,成为个人后盾的逻辑,没有什么实证结果。渣人换个地方,往往还是渣人,渣人手上的护照就如同废纸,倒是处处可见的观察值。
 
个人遵纪守法、勤奋努力、善良有礼才是最好的护照。 小小而几乎没有邦交国的台湾护照与与政府没有一丝国防力量的香港护照,在全世界比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管用得多,就值得人民政府好好深思。
 
我有四本有法律效果的身份证,美国与中华民国护照,台北新庄身份证、与中国台胞证。这几年用得最多,感受最深的是台胞证。它从不可思议的繁复手续,演变到如同新庄户口名簿。我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爱国情怀开始死灰复燃。
 
美国没有身份证这一回事。当一个公民到了十八岁,经常为了开车方便领取驾照的时候,才领取了第一个身份证。为了出国旅行才领了第二个身份证,也就是美国护照。
 
台湾的民主法治已经与世界顶级民主国家看齐,身份证的手续与法律效果也与世界最发达的民主法治国家一样。连坐公共交通工具巴士、地铁的悠游卡都有部分身份证的效果。而办悠游卡的地方是每一个地铁站。所以每一个中华民国国民都可以轻松的得到一张身份证。
 
下面是吴京先生对中国护照的哭诉:
 
前日从都柏林回美国,原本是经大陆航空回美国,中间从多伦多转机,是加航航班,居然被拒绝登机,原因是我持的中国护照,虽然只是转机,却需加拿大签证,以前好多中国人来美国,都从日本转机,没听说过签证一说的。就要不要转签一事,我曾问过旅行代理,对方说可能不需要,因为我不出机场,但是对方又说可能中国大使馆最清楚。中国大使馆当然不可能清楚加拿大的入境规定,所以我就信了旅行代理的判断,没去办,结果惹出了这种麻烦。
 
后来大陆航空试图给我改航班,但是大部分其它航班途径伦敦希斯罗机场,我更不能去,因为需要英国签证。于是准备去加拿大领事馆办理签证,打电话问询,说爱尔兰大使馆不办理加拿大签证,必须去伦敦办。在机场,看到爱尔兰的父母带着孩子去西班牙度假,就跟从合肥去海南一样便利,觉得真是无比悲凉。或许我们已经号称大国,但是在这个时候,感觉自己仿佛来自一个《候机情缘》里说的那种不被人承认的国家。我想遇到这些事情的不会就我一人,一般人遇到这种问题,都不会说出来,因为感觉特别窝囊,我不怕丢人,将这沉痛的代价给写出来。这里我个人有部分责任,但是更多的时候,我想起了李浔阳曾经给我说过的一句话:是普通公民在给国家被人歧视埋单。
 
几经周折,最后我只好另买了直飞美国的机票,在宾馆呆了一夜,拖到昨天深夜才回来。我计算了一下,加上这额外的机票、去爱尔兰签证、返美证等等,我这次旅行,要比普通西方人多花2000美元,当然这中间也有我自己疏忽大意的地方,但大部分还是作为一个普通中国人外出旅行的额外代价。在机场,看到各个国家的人,爱尔兰人,加拿大人,美国人,拿着护照登机,几乎对方扫一眼就过,畅通无阻,拿着一本中国护照,简直寸步难行。
 
最近美国逮捕了几位俄罗斯间谍,发现其中有的间谍,持的是在罗马办的假爱尔兰护照。这在爱尔兰引起了一阵小小的波澜,在经济危机当中,歪打正着地增加了一些爱尔兰人的自豪感。《爱尔兰时报》在头版登出了这一消息,仿佛是在炫耀:瞧,我们爱尔兰护照好使吧!
 
我遇到的爱尔兰艺术家,很多是美国欧洲各地乱跑。一位作曲家迪伦告诉我说,爱尔兰护照十分管用,去美国不用签证,除非你申请的是工作签证。
 
其他几位爱尔兰作家和诗人,也多半有去美国的经历。有很多爱尔兰人移民走了,但是很多人还跑回来了。我想这里有一个很简单的原因,那就是他们没有必要呆在美国,“熬”到绿卡,这样才能脱离证照之苦,在美国稍微难一点他们立刻就打马回头,反正爱尔兰护照跟美国护照一样好使。当然,中国护照不好使,和冷战时代东西对立,社会主义阵营和资本主义阵营的对立等历史原因不无关系,我跟大陆航空的一位工作人员说,冷战还没结束呢。机场大部分人都不清楚加拿大的签证一说,因为大部分欧美之间的旅行,根本没有我所遇到的这些问题。
 
但也不能完全怪西方世界对中国的格外排斥,这些权利,也是国家外交部门争取来的。我刚来美国时,中国学生的签证都是半年有效,而其他大部分国家,包括印度在内,都是五年有效,多次往返。后经磋商,双方开始签证互惠,现在中国公民旅游,签证变成一年有效了,改进了半年,足见这里面有很多外交的文章可做。当然,外交部门工作人员出门要么公费,要么持外交护照,我想是不会去管普通中国人的这些艰难,也不会起劲争取签证的豁免或者优惠。
 
另外,办护照本身还特费事,和美国人去邮局办护照,在家自己拍摄护照照片的便利相比,我们中国人在外办护照,不管是多远路,都得“本人亲自办理”,我这里距离领馆9小时车程,来回便是三天。办好之后40天才能领到,且回邮除了办证费用外,还要自己买信封贴邮票,若是遗失,领馆网站规定“遗失概不负责”。当然,护照办理严格,我猜可能是为了防治偷渡的人,搅乱了秩序。可是这一点,墨西哥的思维跟中国完全相反,墨西哥政府根本对偷渡者睁一眼闭一眼,毕竟移民还是寄钱回墨西哥的。墨西哥人跑过来是常事,也没人说他不爱国的。墨西哥政府尤其彪悍,要是美国对墨西哥非法移民狠一点了,墨西哥政府头一个跳出来反抗,要是墨西哥非法移民在美受到了伤害,墨西哥会和美国起劲交涉。我们不要说非法移民,就是我们这些合法旅居在外的人,也感觉不到国家站在自己的身后。
 
吴京的结论:“近来听说中国富人和中产阶层,出现了新一波移民潮。正是从一些小事里头,我明白了人们这么去做的原因。我想只有当中国护照真正管用的时候,这个潮流才会有所扭转。”
 
这个说法是吻合诺贝尔奖得主蒂博特模型是公共经济学家C.M.蒂博特提出的,居民“用脚投票”来选择地方政府以实现地方公共产品完全竞争的理论。在快速全球化的今天,所有政府在人民眼里都是地方政府。清华博士習先生好好想想。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