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志文 > 李志文商学班师生盒餐会第十回

李志文商学班师生盒餐会第十回

  

 时间:20101215

 

地点:管院七楼会议室

 

 

 

参与同学:WWT,HYF,LJJ,SMJ,ZBF,SXY,TSJ,DMM

 

汇总人:WYT

  

 

 

 

李老师:那么在美国一般人修两个一个硕士学位是很正常的,那么反而呢,极度幸运的人,就一个学位,本科读懂;还有那些极度烂的人,就笨得要死的人,大概也只能念一个学位;那么中间的人是学位蛮多的,那当然做得多了会不喜欢,或者这个时代一变,原来那个领域觉得是,会计领域是可能会完全消失的,对不对,假定电脑还能思考能做分析的话,那么那个领域的人很可能就要去转念另外一个学位, financeaccounting那么接近的,accounting死掉,finance也跟着死掉,对不对,不可能再念一个学位。所以,今年Goldman Sachs在浙大据说收了四个学生,那么基本上,我知道起码有两个是本科的,所以学位、成绩没什么,那么这两个人都是李老师志文班的,其中一个是FZJ,成绩是好的不得了;另外一个是KLK,他成绩马马虎虎,他英文非常好,据我了解,我可能没有记好,那么他gmat考了没过700,那么who care,就是说,你们太着迷于成绩,我告诉你们连中国共产党以后也不看成绩,要开始选举,第一次选举,就发现这些书呆子没有用。你一个小同学题我给你一个长同学案,你说我精力过剩,其实我真正的兴趣是艺术,那么我在金融之外再念一个艺术。那我在金融之外再念一个会计,会计之外再念一个营销,你找不到工作的,人家看不到你的专长,你说你会念书,who care,我又不是来找一个书呆子到我公司历来,我要找的是一个能做事的到我公司里来。所以你去了,只要你能念得下来,要多一个学位根本不是问题。

 

 

 

    那边呢我们会为你们安排一些课,如果说你们对哪些课有兴趣的话可以选修。美国学校很少restrict,因为学生一进来就是学校未来的希望,在那里,这可不是Tulane唯一的,美国所有学校都有这个精神,爱你们的程度和爸爸妈妈爱你们的成都也差不太多的。但这里不是,这里认的是官,吃的是公粮,为什么这个社会那么龌龊,那么黑暗,做事那么困难,那么痛苦,要了解这个话,我认为是最厉害的。那么现在已经在变了,这在中国是无法想象的。我慢慢发现就是顶尖公司的interview都在1011月份结束,所以很可能07就开始改变,你们出去差不多一年半,1月过去,过了一年的5月底回来赶这边的论文同学辩、毕业。我们秋季不开课,让你们回来做interview。我一月份回去马上就要开这个会,问题不大。你们大概听07的说过,07的要求很有道理,我在准备安排这个,让你们1011月回来做interview

 

同学:马哲毛邓这种课可不可以在回来interview的那个学期上呢?

 

李老师:这种课每个学期都有开的是吗?我们李老师志文商学班有35个人,任何可都足以开一班上课。你们要求马列在你们interview的时候就开掉,这个不难的。就你们班一块上,你们一块上,马列老师讲的东西反而会不一样,你们还可以选老师,选哪些老师是真正讲知识的,不是鬼扯的。

 

同学:李老师,那个四校合办李老师志文商学班的事?

 

李老师:我是很诚实的人,有的时候过度诚实,所以你们听了以后对外面的人讲话要谨慎一点。

    BD,其实我最先谈的是CCERChina Center for Economic Research),就是林毅夫那一,不知道你们了不了解BD的house.,BD有四个商学院,斗得一塌糊涂,BD的真正的好,大概就在于校长真的不管,就让你们去斗,由于BD的学生都够好,那里面虽然有些混蛋,但是BD真的比“一统天下”的浙大要好非常多。BD最烂的是经济学院,金融系属于经济学院,所有的老古板都在经济学院,因为它是马列教育出来的。老师对学生最好的是CCER,因为它是孤儿,是林毅夫办的。管院办得晚,马列那一些人没有一个进得去,所以,它一开始就相当好,一开始就压住清华。因为清华的经管也多少有一些这样的人,清华的经管也办得不错,仔细想,马列它一个人都没有用到,它宁愿从电机、自动化里找那些一窍不通的聪明人去从头学起,也不愿意用原来那些人。那么浙大的问题,就是有一大队马列的人占着位子,到现在还变不过来,同学题非常严重。Anyway,在经济学院是不想干了,干了对老师只有坏处没有好处。CCER是非常想干的,但是经济学院是大儿子,金融系是在它的名下的,所以到底办不办现在弄不清楚。现在又出了个新的,这个还要暂时保密,以后自然而然会知道,因为没有密不透风的墙。这个班(李老师商班),台大已经签了,并且已经开始用这个名字去招生了。08级在台大中现在的学生中选5个,到了09级也就是你们,很可能会增加到15人,10级要对“全国”招生,:“全国”是指全台湾“国”(笑)。很可能,这个班会出状元。

 

同学:这个人数怎么控制呢?因为范围扩大到那么大,但是杜兰给的名额也不会发生太大变化,毕竟涉及到奖学金的问题。

 

同学:你问了一个很好的核心同学题。浙大这边的名额不会有太大的变化,现在我的心里还没有底。总名额一旦过了50个就会有一些操作困难,现在可以透露给你们一点,但是具体的背景不能说太多。QH有可能参与,名额是15个左右,绝对是QH最好的学生,不过现在还没有成,所以不要下定论。这些人,百分之九十九可能不要学位,他们会参加美国的一部分,台湾会全程参加,也可能是一部分。去年我们的同学在台湾待了起码一个月,QH的学生大概不会有那么多时间,他们会参加美国的体验式教学那一部分。所以这个没有名额同学题,剩下的会有名额同学题可能是北大,由于BD有两个单位在玩政治角力,所以有可能会不成。那么就是清华、浙大、台大、杜兰,所以名额不会有很大同学题。

 

同学:李老师,我想问一下大学生创业的问题。我有一个同学的哥哥自己开了一个公司,他自己一个人注资5万,是做婚庆的。

 

李老师:这个算什么创业,这个就是卖劳力,而且还花了5万块钱,非常的STUPID(笑)。大学生做创业,一定要是你们碰上了一些极新的idea和科技,别人做不来,你们由于有这个idea和科技才可以来做,一试出来就可能是个相当漂亮的事业,这个是九死一生的,反正是年轻,垮了就垮了,丢掉五万十万也就当做是交学费了。那婚庆就基本这样,太没有技术含量了,任何人,袁博就可以,挂个牌就能做。任何人有个照相机就可以。我原来以为袁博学了好久,结果她后来说两年前她爸爸才帮她买了一个。由于你们的聪慧,你们在人类里面可以说是最好的了,那么玩玩就算了,真有本事创业,念了一半不念我也为你们高兴。

 

同学:李老师,上星期不是有个06的学长张歆回来给我们介绍了一下他在杜兰的生活,说当时去美国的是三个人,但只有他一个人留下来了,其他两个回国创业了,你能谈谈你对他们创业的看法么?

 

李老师:他那创业,在我看来,他一步怎么走我不知道,因为他们三个人的家庭条件不一般般非常不一般,所以像这种家境的孩子,包括在美国,也不念研究所。所以他们当初要去念Tulane,恐怕也是冲着李老师志文班的名声,也是好奇就去看看。尤其在那边呆了一个月,做完新生训练,知道美国这么回事,那么他觉得这个MBA对他也没什么用,读了读就回来了。因为创业最难的就是没有多少钞票可以烧,最好的Business School就是烧你自己的钞票,在这过程中会你极大的压力,要解决一大堆家里着火的同学题。你慢慢感悟了要好好做,说我不懂会计,那容易了,你们要真的是有钱的话,雇一个会计,就有自己的个人家教。所以你要在TulaneHrvard看到真的贵族,他们一辈子就一个学位,学士学位。那我有四个孩子,都是能念书的,现在勉强有一个说要回来念书,我家的老二,他已经赚过不少钱,他是帮那些超级运动员,Michael Jordan,这些人做。他一年天天喝酒,到最高级的餐厅吃饭,一年安排一个客户就能把他养的好好的。他现在27岁了,觉得不是回事,这种事情。找到一个好客户,天天都能吃香喝辣,整天都在看戏,中间有太多空虚,他就打算念MBA。到现在我还没有看到我其他三个孩子有任何回来念书的倾向。我大儿子大学一毕业,他就去了Lehman Brothers,我就同学他说要不要帮他存点钱去念MBA,我说你什么时候准备去念MBA你跟我说。他才毕业半年就跟我说:“我还念什么MBA,我手下就是MBA。”那么再过3年,我就同学:“你要不要念EMBA?”他就说:“我还要念什么EMBA,我手下就是EMBA。”他的公司可能在半年内做IPO。他已经做过两个投行,都是最大的,一个是Lehman Brothers,另一个名字,我不记得了,我现在记名字能力不行,也是非常非常大的。那么出来之后,他自己做了一个公司,我还投了一些钱,现在还没死。其实这个跟facebook差不多,这个不说没能力,而是说谁的命好。所以他没死,他要活也很难,中间要有很大的转折才行,要找到市场。他现在又有一个新的公司要做,原来的那个公司他是被雇的,也有一点股份,准备IPO了。那么他大概这辈子绝对不可能再去念了。老二他的技术含量不够,日子是蛮舒服的,那么他后来要念,我也很高兴。这种老是在名人圈打滚,吃喝玩乐,说屁话,说一些无聊的话,钱是很空洞的东西,所以他要回来念书。老三老四念不念,我都不知道。所以为什么你们需要念,中国太落后了,你们太封闭了。那三十年后,你们的孩子,很可能最顶尖的,都念完本科就不往下念了。那我在清华的学生,34年前,几乎清华的好学生都是本科硕士一起念,反正清华有很多硕士点,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念完。现在已经有本科生送给他硕士学位他也不念,所以就是这样的学生,他们可能将来都出去,有一两年去思考你这辈子要做什么。而不是说多一个学位有多了不起。我听这些李老师志文班的学生说,今年已经可以看出来,找工作真的和一二三四五名没有关系了。其实国有企业..绝对没有人看名次。可能还有些会看学校,因为学校大分几类,还是有..清华北大浙大跟甚么湖南大学,还是有一定距离的,湖南大学跟甚么某某经管学院也还是有一定距离的。这个在美国也是一样,就等同于信息遴选。绝对没有紧密的排名,第一名比第二名好。这个人的名字我不愿意说,大家都猜得到,07班有一个学生迷分数迷死了,而且相当的不要脸,就是为了功名利禄,啥事都干。据说,他现在好像啥也不是。我们走向市场,这是好消息,信息是多元化的,不会傻兮兮地就看你一个分数。所以,你们出去是念书,长见识,了解人生。

 

同学:老师说要我们了解人生,但是现在作业一写就是一本,根本就没有时间做这些。

 

李老师:那你就跟老师说,用不着害怕。这就是进李老师志文班的要求,就事论事。你跟他说,跟他讨论,他一定愿意听。你要是没有这点本事,就别进李老师志文班。那你就跟他谈,我想你说的是ZCF老师,她绝对愿意知道你想要做什么。朱老师在我请来的老师中,是比较传统的一位,她是上财的博士。你们真的要懂最基础的会计,她要比我,要比宋老师还要高明。要做这些作业,要把这些账从头到尾做一遍,做完一道题,是非做不可的,这个你无法convince我。但是可能over do it,每个礼拜都做得要死要活,同样的工作repeat好几次。你可以跟她提议,说你考我嘛,你考我就不用折磨我了。美国有的就是说我一次作业都不做,你就期末成绩减五分,做什么都要有代价的。减五分,我challenge,如果你challenge每一个course,将来我给你写介绍信:这小子challenge了所有course,不去上课也不做作业,而且减了五分,结果还是全班最好的。这是个signal,我们这一辈子都要向这个社会释放讯息:我们是怎样的英雄好汉。像我在博客上讲的:真正的精英一辈子只印一张名片,名片上只有几个字,这几个字就代表着他自己。像邓小平,他为中国做了改革开放。“改革开放”这几个字就总括了他一生的成就,而且无人可以取代。

 

同学:老师,您说希望我们在三十年后找到自己的命业,找到自己喜欢做并能做好的事情。

 

李老师:很多厉害的人十几岁、二十岁的时候就找到了。所以寻找命业,就是你每天同学自己,到底喜欢不喜欢这个职业。个性越强的人,越容易找到命业;越有主见的人,也越容易找到命业。但是,找到命业是灾难的开始,会让你的妈妈心碎,我那么乖的女儿,怎么变成这个样子。问题是这是你的人生抉择,你要追求你的命业,终于有一天你的妈妈了解了,非常为你骄傲。还是庸庸碌碌地过一生。你们到现在为止都是单元直线的追求,大家看成绩,那我就拼命追求成绩,追求完成绩我就交差了,爸爸高兴,妈妈高兴,老师高兴,大家高兴。这一辈子呢,也不知不觉走完还舒服的医生。因为真的实现的话,处级干部是百分之百的,处级干部就有房有车了,也就是还可以却很苍白的一生。但如果全国人民都这样,在农业帝制下,全国人民的生命那不只是苍白,有时候还血腥。你们这一代人成为社会的主体,每个人是一个单独的个体,让父母满意的不见得。反正你要我去乖乖做个处级干部,看到副局长站着,还要站起来给他磕头,我不干。就是胡锦涛在我面前,我也不会这样,可能他还要对我客气,因为他有求于我,我可没有有求于他,他要听我意见。你们自己选择自己要走的路。你说我要做个,不说难听的叫庸俗,做个average man。其实你们做个average man多容易啊。李老师志文班很好玩,我来玩玩。你愿意交学费,来玩玩,我也是不反对的。反正我知道了,就不选你。选进来就选进来了,是个缘分。

 

同学:老师,如果你喜欢干的事和现在正在学的事差十万八千里的话,你现在可以觉得先做好眼前的事,以后在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觉得我可以先做好现在的事,譬如先学好主要课程,再去学自己想学的东西

 

李老师:说得具体点,你想干什么?我可以给你更好的建议,你现在学金融,你想干什么?

 

:想干设计!

(经过5秒的翻译 设计=design

 

李老师:你现在在学金融,就算是在父母威逼利诱下学,也不是一件坏事,因为做设计的事Artisic person ,他的最大同学题就是后院,后院老是不稳,这些人都是开放性思维,我多少也是这样,这种人要让他把事情从零点做到终点,做得天衣无缝是几乎不可能的。可能做什么事情都丢三落四,所以我做事情也找一群人和我一起做。所以你学了金融,这是很严谨的东西,很多细节都得注意到,(在此基础上)你再去做design,很容易做的比别人好。但是,(如果)你真有很大天分的人,那你宁愿这一辈子被人侍奉,因为你一旦展现了你的managerial skill 你就成了managerialmanager),你就成了职业的经理人。以你们的观念,哇哦,总经理好哇。我可以告诉你,不要说Harvard,在Tulane,很多教授包括我在内,你给我作院长我也不做,院长天天处理最头痛的事情,最让我兴奋的教书,做研究,全世界跑就这么做不成了。所以如果你真的在design有很大天分和爱好,那么念金融,很可能让你比较不幸。你可以做到总经理,你不做,可能会有人求你做,因为别人做不了。

 

同学:我知道有个专业叫商业设计,和商业艺术的性质是很像的。

 

李老师:商业设计,和艺术还是不一样,真正最厉害的设计师,他一定是非常厉害的Artist,阴错阳差,走到了design。真正的Artist看不起designer,就像真正的学者看不起校长。因为灵性的追求比实物的追求难很多,而实物的追求你需要考虑的方方面面又比灵性的难很多。譬如我是一个画家,painter,我整天做的就是painting,这本身给我带来很大的愉快,虽然我的食衣住行别人看到觉得很痛苦,就像picasso,自古以来的有名的艺术家,他的生活基本都是乱七八糟,有时候痛苦到连他自己都说自己倒霉成了一个艺术家。但是,在他们死的那一刻,成就最高的属于这些一辈子颠沛流离的艺术家。DesignerArtist眼里就成了三流人物,这些人比的是艺术的,灵性的超脱与升华。你说你要做design ,基本上承认你是二流的Artist,既然承认你是二流的Artist,念金融将来可能做个总经理,反正也就是个吃饭的家伙,这饭碗比别人大一点也没什么不好。所以你越是往离念书远的那个职业,越需要本事,念书是最不要的本事的。这就是为什么你们那些俗气的爸爸妈妈要你们念,他们爱你,那就是他们多少感觉得到,(就算你)再笨,再烂,断了条腿,有个文凭,至少也有碗饭吃。

 

同学:我们现在学的东西是美国化的,包括西方经济学的理论等,我们之后也要去美国,那这些学到的知识在我们回来中国之后又没欧市场?

 

李老师:有很大市场。中国要变的。中国就两条路。死抱着马列,盖着被子说梦话,这是一条路;一个是看着这个世界,一看这个世界中国的教育一半以上都是在胡说八道。那么你让我来猜,中国会变的。那么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俗气在里面,我们要吃得好、住得好、睡得好,那么就着中国把这个门打开。中国没有自己也能打开,外国人帮助的。再是老毛带着一群农民占领了中国,这种人才能把门关起来。后面再也没有人,因为下面是农民,下面统统都是没有自己判断能力的农民。知道自己没有,还要找一个人说话大家听。那知识分子是不敢说话的,在一百个农民面前,我一句话也不敢说,我要别人家乱拳打死的。所以这个是在过去,没有别高度引导开。

 

同学:我看中国和西方整个社会架构是有区别的,然后这种区别可能带来决策的区别,即使套进西方的模式,效果还是不一样的。我们value事情然后做决策是不一样的。

 

李老师:什么value不一样?

 

同学:就像之前张歆学长说的,美国人做人很单纯,做事很圆滑。我们不一样,我们在做事情的时候要保全面子,还有其他的“边边主义”,都有可能带来很大的同学题。而且我们现在整个农业大帝国,这个官僚体系和人家也不一样,而且包括现在国家GDP有很大一部分是国有企业的。即使说现在整个趋势已经看出来了,从我们而言,我们或我们的壮年是在未来二十年,那么在未来二十年里我们学的东西能不能用出来。

 

李老师:我认为这个是会变的,因为科技的进步。共产党对自己说我们是一穷二白,开门也只开了二十年,现在个个英文讲得好,对世界多少有个概念。这在两百年前几乎是不可思议的成就,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其实一个道理是现在世界全球化,风起云动,就是因为科技的改变。电视、电脑、电话这三电,这对人类的行为制度有了不可思议的变化。这是发明电话得人、发明电视得人、发明电脑的人都没有想象到的,尤其是发明电脑的人。对我们变化最大的就是电脑,因为它是融合了电话、电视的所有功能。当初就是1010嘛,两个数字让电脑算一下就出来了,结果到了1970年就是很明显,电脑真正改变人类的不是工程运算,而是这个社会的变化,对金融、经济产生了人类完全没有想到的变化。所以呢,未来怎么变化我不知道,单单这几个变化就让所有的门都关不住,我们也不见得先关。要100年前的那些领袖,不管毛泽东也好,蒋介石也好,都是装神弄鬼,都是环境逼的他们做的,老百姓也没做,你跟他讲真话他也以为你讲假话,所以呢,我是估计你们是第一代,人类还不只是中国人,是地球人,你在世界上一跑,真的不care你是哪一国人。上个月已经宣布,台湾的护照到美国不需要签证,代表什么呢?台湾人和美国人是一家?换过来,美国护照到台湾也不需要签证。以为国家这个含义纯粹农业社会的,国家就意味着围墙,围墙都取消了,还有什么国家。所以这个世界你要面临的是巨大的变化。跟你发展的起点几乎没有任何关系。说起来美国也不过比别的国家早发展了两百多年,that’s all,他起点也是农业社会,不过是在两边年内很快从农业社会进入商业社会。中国呢起点是农业社会,农业社会最后一点,大概可以是1975年结束,到现在35年了,那么很明显的,我说我们中国进入了初级工业社会,也没有人来笑我们。我相信在西藏都有点工业社会的样子,大家都离家500公里之外去上班。在农业社会,你这辈子没有离开家2公里以外。所以会变得很快。那么进了李老师志文班给你们的,就是我把我一生的精力,念了一身的书、想法,给了你们。那么悟得我那么深的人应该不多,有这种感觉的人千千万万,你给我这个本事去把它说清楚,还有呢,要有心去考虑这个同学题。还有几十年在世界各地跑,慢慢得悟出来不同的社会,不同的发展阶段是什么样子。其实社会科学和社会就是你要有足够的社会经验和学同学,不像工程,尤其是像数理化,关在一个小房子里面,只要IQ高,就能有一点创建。所以我相信我的看法,应该是全世界最精确的一万人之一。

 

同学:李老师,你办李老师志文班是想把中国学生带到国外去,看一下美国社会和世界,然后再回来。那么这种想法是想从中国的高等教育,自上而下的来改变吗?

 

 

   


查看原文: http://www.jevonslee.com/blog/archives/p2707.html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