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志文 > 又挂了一个(转载)

又挂了一个(转载)

我这辈子勇于尝试,事事好奇,时时探索,成了一个世界级学者,教了一长串的顶级大学,与这个性有关。到处惹管理当局头疼,大战争没有,小冲突不断,也与个性有关。
这篇博文2011.8.上网,我今天才仔细拜读,感谢作者的冷静旁观,洞中恳契。我会纳入印刷版中。
有一段时间,我很消沉,中华万年文化,两千年帝国,不是任何一个热血书生能够撼动。毛泽东心狠手辣,牺牲了自己一家三代,发动文化大革命,让全国文人颠簸流离,在世的时候,也只能看着这个老大帝国叹气。大概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在他过世不到半个世纪,中国已经明显的脱离农业社会。
连根拔起人类最精致完整的农业社会,是惊天动地的成就,过程也确实翻天覆地。我很幸运的开始提到这个问题。也有机会(包括活得够久)观察到自己的分析与预言还真有点靠谱。这篇文章会进入我正式出版的【商业社会与现代中国】。它在1982年,我应邓小平先生的邀请,从芝加哥大学回到北京,在友谊宾馆,对全国“下乡”顶尖学者与政府精英做十天的学术报告。后来整理成书,在2010出版。现在利用新浪博客大大改良了的写作与发布功能,在网上改写,然后出版,是真正的第一版。这篇博文由于有点历史掌故价值,将被改写纳入。       
原文地址:又挂了一个 作者:小刘

注:前一段,发现李志文教授的个人主页进不去了,谨以此缅怀李教授的个人主页。

 

身边有人说,大学不挂科是不完整的。一直在思索这个强盗逻辑的出处,前一段时间终于有所领悟。原来,这是我们大学系统的优良传统、保留曲目。作为学子,继承师长的衣钵,本无可厚非,正所谓一脉相承,薪火相传嘛。

上学期临近期末的时候,系统把张维迎给挂掉了;这学期临近期末的时候,系统把李志文给挂掉了。当然,李志文还只能算红血,尚有喘息的余地。不过,强大的系统连张维迎都能一招毙命,志文危矣。

以上两位,加上朱清时先生,都是近些年来,在我们的教育系统中"兴风作浪"之徒,试图以一己之力与制度抗衡。然则,所谓改革,自上而下易,是为改良;自下而上难,是为造反。这种境况下,这些个风口浪尖的,还不都得被当做"乱臣贼子"诛杀。

 

张维迎,从莫干山出来的经济学家,牛津的高材生,其学术造诣,较之那些天天在网上乱叫,日日在报上属文的,高出了不止二三层楼那么高。就这么一个学者,愿意放缓自己追求学术的脚步,委下身来,企图在系统中做那么一点点的事,仍旧事与愿违。

03年,张维迎开始以校长助理的身份,起草《北京大学教师聘任和职务晋升制度改革方案》,殊不知,我们的教育系统中,哪有那么多的学者、大儒,一些教授充其量算个“教员”,而这个方案简直要了教员们的命,引来一片反对声,方案几乎搁浅。06年,张维迎就任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好不容易有了他的一块地方,必须得大干一番,手起刀落,说干就干。最见血的一刀,就是对教师聘任和职务晋升制度改革;白话一点,就是在教授中形成一个市场,学术自评作为原来的竞价机制,然后让职位流动起来,把资源(学子的青春和教育资源)都配置给最好的教授,简简单单的经济学原理,痛快。然而,就是这一刀,也切断了他自己在光华的路。一道诏书,张维迎被贬为庶人,内中原因,至今不详。

所幸,现在教授评议机制已经在光华形成;我想只要不倒回去,北大能把这点点东西保留下来,张维迎还算是成功的。但愿,我们少了一位教育家,尔后能出一位经济学大师。

 

比起北大的张维迎,浙大的李志文算是走运些了。究其原由,其实也不然,只能说他的手段更委婉,给教员们了一条活路。

08年,李志文商学班成立。他没有直接触动浙大老师的饭碗,只是借用浙大的学生资源而已,比起张维迎的做法,这确实要讨喜的多。跟张维迎革了教员们的命不同,李志文则与之共处,只是他借过来的学生,要由他请来的外籍教授任教。其实,细想想,这相当于是另起炉灶了,然而,这里面更多的却是无奈。因为系统控制我们的教育资源,其实最大的控制不在师资、不在经费,而在学生。其他的文凭都不被认可,那么学生就只能去读,系统设立的大学。外界,即便你有呕心沥血的大儒当老师,一流设备供科研,也避免不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尴尬境地。

李志文这条“曲线救生”之路,可谓精彩,能想到这一招,其内功心法比张维迎可能还要略胜一筹。作为看官,不由得为之喝彩。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路子能否延续,值得忧心。因为李志文教授的个人主页,已经在不久前被封杀了。系统在传递什么信息,除了有关部门知道,我们不得而知。祈祷吧!

 

与前两位的坎坷不同,朱清时的路即便不是顺风顺水,一马平川,也算是较为平坦。因为在一定程度上,他是自上而下,这就有本质的不同。

我指的可不是说他当了南方科技大学的校长。而是他遇到了深圳,这个改革开放的弄潮儿,什么都走在了前面,但就一点,高等教育,居然没有拿的出手的。上面有了需求,这个好办多了,加之是真正的另起炉灶,没有历史包袱,没有直接触动谁的利益,所以给他舞刀弄枪的空间就大了许多。这就如同占山为王,比攻城拔寨容易的多。深圳的需求,助长了他的声势,也就引起了社会更广泛的关注,比之前二者,这也是他的优势了。因为,人民群众一关注了,我们就不能太不是人不是。虽说是与天斗,其乐无穷,但人民群众还是不能斗的。

但现在还不能乐观,谨慎乐观都不可以。因为深圳太特殊了,深圳能搞,可不意味着其他地方能搞,更不意味着支持你搞。对深圳各种探索的初期默许,是上头的一贯做法。能搞活的,提倡;没搞活的···

再看看校董会里面官员占了多数,不知道这又是喜是忧。不妄加评述,留待时间研判。

 

作为有学养的学者,这三位可谓饱读诗书。他们在各自领域的学术成就,都是超一流的,他们的机会成本之大是学术圈外的人难以感知的。面对制度的一些问题,不同于那种成天如愤青一般狂吠的伪大家、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假教授,他们没有狂批,也没有沉默。他们选择了放下自己的身段,默默的去发挥自己的效用,将自己所掌握的学识和资源,运用到最的激烈的战场。

当看到自己东西不好,没有掩耳盗铃,自欺欺人;也没有弃之不顾,而是亲力亲为,竭力拯救他,这是爱国。这些人,值得最高的敬意。比起那些个什么什么脊梁,不知道要高出了几十层楼。

引用张维迎教授的一句话:“中国的好多体制就像一堵墙,上面挖了许多狗洞,然后让我们钻狗洞。”

能发现这些狗洞、并自己去钻的人,应该会越来越多吧。

 

后记: 李志文 《漫谈二流大学》   朱清时 《物理学步入禅境:缘起性空》   张维迎《市场的逻辑》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