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志文 > 苏格拉底的酖杯

苏格拉底的酖杯

 

苏格拉底的酖杯
-- 答李商班家长书 --
李志文
2011.08.26
 
         我的微博是道地的微众传播,只有 23,000 个粉丝,平均转播率只有二位数字,微不足道。学生告诉我,中国的微博就像其他所有事物,都有党的手在后头,那只党的手,又会影响每一个人民的脑袋与行为,最后肉眼能看到的是极度扭曲的现象。观察的扭曲会引出更多扭曲的行为,在扭曲博弈均衡中,看到的社会现象就注定扑朔迷离。我的 23,000 粉丝,二位数转播率,都是扭曲统计值。不论如何,我的读者群是微不足道的。
         我只是个幸运的学者与教师,有机会真正的念了些书,能在开放及阳光的美国社会做了一辈子的学者。在基督教文明的原罪论下,人都是有罪的,所以需要用制度来规范,有趣的是,在人人承认有罪的社会,比我们中国五千年的圣贤文明社会要合理干净得多。
人是万物之灵,在生存发展的驱动力下,也就成了万物之邪。古希腊的智者,人类第一个知名哲学家,苏格拉底只是以一个纯真学者的好奇,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书呆气,一路紧追的问为什么。他对问题的较真与穷追不舍,让雅典的上层社会非常不安,最后要他证明他了解死亡,因而不惧怕死亡。他自动的、安静的喝了酖酒而亡。下面的图片就是全世界许多中小学课本上常能看到的苏格拉底的酖杯。
         作为一个真诚的学者,苏格拉底的酖杯会是所有学术思考与讨论的阴影。如果所有学者都能面对这个阴影,人类就不会有邪恶。一个社会能有少数人面对苏格拉底的酖杯而不颤抖躲避,这个社会才会有真正的知识累积。
         如果浙江大学李志文商学班在为中华民族的精英提供真正的知识追求及人文精神培育的环境,这个教育就离不开苏格拉底酖杯的影子。下面是学生家长也是我的人人网及微博的读者的两封信与我的回答。
苏格拉底自己喝了酖杯,成为他对教育与知识忠诚的见证,他没有拖累任何学生与亲人。在那个历史上难得文明开放的古希腊城邦,也没有产生暴民运动,残害了苏格拉底的朋友与学生。中国已经脱离了历史上最黑暗之一的毛政权时期,对世界经济文化打开了大门,我们真诚的教学与讨论,应该不会对学生、朋友产生个人安全的忧虑。尽管如此,我还是掩遮了来信者的姓名。
 
学生家长的两封信
第一封 06-27 14:04
自从我儿子进了李商班,读李教授的日志成了每天的功课,已经一年多了。您大胆、率直的言论,有如一股清新剂,使人耳聪目明!眷眷之情可鉴,耿耿之心可了!
但我有点不懂,您带的是商学精英班,您研究的是社会科学,非得要去触及诸如一党专政、宪政民主之类的话题吗?我们都知道,有些事情是可说不可做的,有些事情是可做不可说的;您讲的这些我不知道是可说又可做的?还是既不可说也不可做的?!
任何一个国家和政党都不可能培养自己的掘墓人。蒋校长当年要是知道黄埔中有那么多共党分子,今天他一定后悔办了这所学校!连那么民主自由的美国,不也因为一句“要炸掉这所学校”,而把一名留学生当恐怖分子抓起来了吗!
作为一个孩子的父亲为李商班的前途而深深担忧!时值建党 90 周年,正是歌功颂德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做呢?今年浙大在我省招生介绍办学特色时,只讲了竺可桢学院中求是班,并没有介绍已办了三届的李商班,可见这个班还是有争议的。或许是我敏感了,姑作提醒吧。
 
李志文答:
         在现代社会,精英念书不只是拿个学位、挣碗饭吃,而是要为自己打造一个市场,为自己的生命找到有意义的定位。现代商学精英要同时领导整个社会向一个新的方向前进。公平开放的市场是商学精英的最佳舞台。民主法治是公平开放市场的基本条件。我有责任带领教导这些资质极佳的孩子,为社会创造一个崭新的明天。如果我们因循苟且,我从海外带回来的知识就完全无用武之地。  
         就是因为我是学社会科学的,我的研究对象就是政府体制与经济发展的关系。继续一党专制,没有宪政民主,我从世界各地请来的优秀教师传授的东西就成了闭门造车,无的放矢。
         在一党专制下,外国公司来中国的目的就找到代理商为他们的产品提供市场,为他们所需要的原料找到货源。这都是太子党的特权。没有民主法治,所有的外商里的高级华籍职员基本上就是来自官宦之家的买办。从满清末年一直到今天,所有买办都有官方关系,都是以出卖全体中国人的利益,来谋取权贵家庭的私利。我们今天看到的太子党与军阀割据时期、国民党当政时期没有两样。只有民主法治才会有公平竞争的市场,优秀大学生才能凭真本事吃饭。
         如果我们不谈民主法治,优秀的年青人就没有光辉的明天,我们辛辛苦苦的教育都流进了恶臭的阴沟。
         商业社会、民主法治下的国家是属于全体人民的,不会有掘墓人,在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没有人会掘自己的墓。只有农业社会里的家天下才会有掘墓人。蒋介石下的国民党,毛邓江胡下的共产党都是家天下向民主法治摸索。台湾、香港已经走上民主法治, 2004 年民进党缔造了中华民族第一次和平政权轮替。
只有民主法治的环境,商学在中国才有希望生根,人民才能做到自己的生命自己做主。我认为中国大陆会相当快速的走上民主法治,商学、法学会在中国大放光芒,李志文商学班的学生会成为一个大时代的带路人。中国是中国公民的,不是任何少数人组成的集团的。李志文商学班的学生绝对不想当官,但是也坚持不受专制官员的欺压。这是世界潮流,李志文商学班的教育只是赶上世界潮流。
         『炸掉一所学校』是妨碍公共安宁,而追求民主法治是每一个公民的天赋人权。中国大陆从延安时期萌芽的思政教育,为中国的社会安宁制造了潜在的动乱与不安。在网络信息无孔不入的今天,愚民教育不可能持续。李志文商学班要训练有开放心灵、有国际视野的大学生。我们要向前看,只有民主法治才能长治久安。只有民主法治,人民才有尊严。
         我也不知道李商班还能做多久。世界历史大潮不是任何人能阻挡的。中国现在有全世界仅存的共产党,和平演变是必然的。中国的大门已经开启,与世界思想接轨的趋势不可能逆转。
第二封信 08-21 16:35
李班孩子们,不要误认为李老师的话只是为了帮你们洗脑,更重要的还在于教你们做人!如何做人,是你们最不屑和不齿的,而这恰恰是中国教育失败的地方!倡导“仁信智清”并不新鲜,在长达两千年的封建礼教中就是统治者给人们做出的道德约束,但如今社会反倒缺失了呢 ? 是社会退步了吗?不,是文明退化了!
倡导仁信智清,在你们进入当今社会一开始时肯定是要吃亏的,甚至还可能头破血流,但如果不想同流合污,要想成为“主持风气,转移国运”的一代,那就迎接挑战、准备牺牲吧。你们中间肯定会有仁信智清的叛徒,但一代精英是不可能苟活的,会把自己的使命和社会的责任融为一体,战斗到底!
孩子们,你们准备了吗?你们后悔了吗?至少我的孩子是支持他跟着李老师走到底的。
李班的教学设计有点孔夫子的教学遗风,携带三千弟子,周游列国,深入社会,在实践中学,以至于培养了 72 贤人 , 终成教育大家,儒家始祖。
这种教育理念的确超前,而李老师能不能成为当今与孔子齐名的教育家、思想家,这在乎你们中间是否有“贤人”倍出。要知道立碑、立传全是后人的事,所以你们不要辜负了李老师的期望,好好努力吧,全世界的人都在看着呢!
 
李志文答:
『仁信智清』的真正含义是在追求心灵的安详,天人之际的融合。我认为中国大陆的唯物主义科学发展观,有点过犹不及,没有考虑到物质享受边际效用的快速递减。一旦没有饿死的威胁,人类就会开始有精神的追求。中国共产党也已经看到这一点。过去十年,在文化建设,古代文明的保护上用了不少功夫。
作为现代精英,我们不追求扬名立万,牌坊丰碑,我们追求心灵的满足,自我的肯定。我绝对不想成为孔夫子,有了自己的经书庙宇。我只想好好的做个人,做个属于自己的人,自由随性,祥和安康。
作为现代商业社会精英,衣食住行的安逸是轻而易举的,心灵的安详满足才是艰难的追求。最重要的名声是存在别人心底,追不来的,求不到的。其实也不用追求。自己心里的那把秤是无法欺骗的。
一群有能力有思想的孩子在一起成长,就是幸福。商业社会的特性是交易成本急速下降,成果与投入的关系密切与清楚,所以我们追求的不再是物质,而是心灵。你们到了台湾、香港、日本就有这份感受与了解,到了美国、西欧就更明白。李志文班的教育中,会有很多的人文素养的调教。也会强调国际观的拓展。这才是幸福的泉源。

查看原文: http://www.jevonslee.com/blog/archives/p2852.html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