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志文 > 社会科学: 以理性、客观的态度来看人类行为

社会科学: 以理性、客观的态度来看人类行为

商业社会与现代中国讲义(一)

 

社会科学: 以理性、客观的态度来看人类行为

李志文

2011.11.10.

 

社会科学:人文与科学的孩子

     任何一个五官健康,大脑正常的人,都喜欢观察、思考与知识。以人为中心的思考叫做人文,以物为中心的思考叫做科学。思考人的问题,通常是感性、直觉的;思考物的问题,通常是理性、客观的。纯粹对于人的感性直觉思考,叫做人文;纯粹对物的客观理性思考叫做自然科学。人文中最主观、最感性的是文学,科学中最客观、最理性的是数学与理论物理学。有系统的自然科学起于纪元前五世纪希腊数理哲学家毕达哥拉斯(Pythagoras)。有系统的人文哲学起于纪元前四世纪希腊人文哲学家苏格拉底(Socrates)。

     从毕达哥拉斯开始,希腊哲学开始产生了数学的传统。毕氏曾用数学研究乐律,而由此所产生的“和谐”的概念也对以后古希腊的哲学家有重大影响。毕达哥拉斯还是傳統上所知的勾股定理首先發現者。此定理以他命名。在宇宙论方面,毕达哥拉斯结合了米利都学派以及自己有关数的理论。他认为存在着许多但有限个世界,并坚持大地是圆形的。毕达哥拉斯对数学的研究还产生了后来的理念论和共相论:可理喻的东西是完美的、永社会科学: 以理性、客观的态度来看人类行为恒的,而可感知的东西则是有缺陷的。这个思想被柏拉图发扬光大,并从此一直支配着哲学及神学思想。

     苏格拉底(约公元前469年--399年)是古希腊時期的思想家、哲学家和教育家,又是一位个性鲜明的著名人物。苏格拉底出生于雅典黄金时期,出身贫寒,父亲是一名雕刻师,母亲为助产士。苏格拉底是柏拉图的老师,他一生未曾著述,其言论和思想多见于柏拉图和色诺芬的著作,如《苏格拉底言行回忆录》。他以传授知识为生,30多岁时做了一名不取报酬也不设馆的社会道德教师。许多有钱人家和穷人家的子弟常常聚集在他周围,跟他学社会科学: 以理性、客观的态度来看人类行为习,向他请教。苏格拉底却常说:“我只知道自己一无所知。” 由于苏格拉底坚持真理、主持正义,经常批评雅典统治阶层的腐败,甚至批评一些最高领导人,因而遭到他们的忌恨。最后从行刑官手里接过毒酒,一饮而尽,从容赴死。

     感性直觉的讨论关于人的问题,叫做人文,人文与科学是两个泾渭分明的领域,这两个领域有了结合点,这个结合点与科学及人文在思考方式、分析视角就开始不同,成了社会科学。理性、客观的思考人文问题叫做社会科学,由于影响人类行为及社会现象的因素繁杂,这要等到19世纪,才开始有系统性的知识。大家熟知的马克思是社会科学的鼻祖之一,应该是最有影响力的社会科学开路人之一。

     社会科学的发展比人文与自然科学晚了两千年,到了十九世纪才由两个德国人,马克思(Karl Marx, 1818-1883)及韦伯(Max Weber, 1864-1920)应用自然科学的分析态度与思考方法来分析社会问题。共产党教条里『科学观』的原始动机是科学与客观的,只是后来变成了执政党为了工作与个人动机发展出来的顽固与统一的教条,就越来越主观、越说越荒谬。只要有利益动机在,社会科学要完全扬弃主观因素是相当困难的任务。社会科学在二次大战之后的发展与进步都集中在研究方法中消除主观因素及方法中隐含的偏误(Bias)。我们在学计量经济学,寻找一个现象的代表值通常是用中值,但是这个中值有多少代表性,有多少偏误充满了整本上千页的篇幅。

      自然科学是人类对大自然的好奇与兴趣,逐步探索与发展而成。大自然现象通常不会受人类的影响,可以连续不变的观察记录。而社会现象是人与物,人与人,甚至人与大自然的互动。这两个特质,研究资料是人的观察与感受,而且资料的收集、整理、与阐释是由人的主观判断决定,就造成结论千变万化、纠缠不清。结论的含义也就因人而异。

 

韦伯 (Max Weber)1864-1920 马克思(Karl Marx) 1818-1883

社会科学: 以理性、客观的态度来看人类行为   社会科学: 以理性、客观的态度来看人类行为

      关于人的思考,可以有科学性的。我们可以把人腿、猪腿、狗腿,都摆在一起分析比较,在分析上,不带一丝感情因素,这就成了非常科学性的生物学。如果我们分析一群人的行为,思考这群人的共同性,差异性,而且这些特性后面的动机,这就成了社会科学。社会科学脱不掉主观的成分,在分析动机的时候,都是从自我反省出发。譬如,我在这个情况下会不会作弊?会不会杀人?做了弊,我会怎么遮掩?杀了人,我会怎么狡辩?社会科学不可能有完美的观察,脱离不了主观的成分,因而不可能有绝对的定论。

      虽然许多自然科学的研究,不见得能马上有定论,只要花足够的资源,是有可能有定论的。譬如我们的宇宙有多大,五千年来,经过不断的分析与探讨,我们是越来越了解,起码我们对月球、地球的质量估计,已经到了分毫不差。什么是爱?什么是公平?毛泽东到底爱不爱江青?很难有绝对的定论。我们是人,是以人的立场来来思考,我们对物的兴趣,也是从人的立场出发。在社会科学里,我们对人的学问的兴趣,是远远大于物的。

如果我们只表达直觉,这就到了人文的领域。诗歌的研究通常是讨论作者创作的环境与心态,当时的社会背景,创作那一刹那作者的心境,作者表达的技巧,及许多主观的感觉。

      人类是个理性动物,如果人类能为自己的环境找到客观的分析工具,理性的人类还是会全力以赴的。历史学就从一个人文领域逐渐的发展成为社会科学领域。政治学原来也是基于人类感性的观察,现在很多研究型大学都设立政治科学系(Department of Political Science),以科学态度分析政治问题, 就是希望能理性分析经常是带有情绪的政治辩论。在1950年代研究人类行为的学问,从人文学科发展成行为科学。但是属于感情成面的还是称为人文学门,无法用系统性方法分析。

      由于经济学是以人为研究对象的学门中,最接近自然科学的。经济学研究方法论对整个社会科学,甚至人文学术都有影响。在思考经济学的研究特质的时候,学者自然思考经济学研究方法的『科学性』。科学观念来自自然科学,到了十九世纪初,才开始有思想家(马克思、韦伯)将科学的客观冷静分析态度延伸到对人类社会问题的分析,而成为社会科学。经济学是社会科学的皇后,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是以哲学的思辨来看人类的经济行为与社会现象。马克思试图以科学家的视角来观察人类的经济行为,其中有不少分析就有削足适履、见微不见全的痕迹。卡尔·波普尔 (Karl Popper 1902-1994) 开始探讨一个根本性的问题,什么是学术的科学性,社会『科学』,真的是科学吗?

社会科学: 以理性、客观的态度来看人类行为

      远在波普尔的『正进原则』之前,在考虑人文与社会问题的时候,人文与社会学术领域的客观性问题就烦扰了许多思想家。最接近科学性的社会“科学”是经济学。二十世纪最伟大的两个经济学家之一的弗里曼(Milton Friedman, 另外一个是萨姆森 Samuelson)就在他的1953的重要著作 正进经济学分析方法论(The Methodology of Positive Economics)中为了之后50年的经济学实证研究,仔细的勾出轮廓。甚至国内大多数的学者把 Positive Economics 翻成实证经济学。正进经济学方法是用了不少统计、数学、与资料,它的真正含义是大于实证研究的。如果要了解正进学术方法论的含义,得要先了解它的反义字:规范经济学分析方法(Normative Economics)。在社会科学界,这两个方法与视野的不同,简直就是真科学与伪科学的不同。

      受过严格训练的经济学家,把学术研究分成正进性及规范性,就如同有名的波普尔的知识二分法(Popper’s Line of Demarcation)。这个二分法可是源远流长。在1515年,马基亚维利 (Niccolo Machiavelli)就指出:一个正进性命题本身不指明对错的价值观,而是有可能被事实验证为对或错,在不断的事实验证下,我们会越来越清楚它到底是对还是错,这就是所谓的『正进性,positivism』。而规范性命题本身就已经有了价值判断。譬如『四川人都是混蛋』,『党员都是好干部』这些定性文字,都没有科学性,也没有学术研究价值。如果党员的定义,与好干部的定义有了客观性与理论性的界定,『党员都是好干部』就有了科学研究价值。毛泽东时代的学术摧残、斯文扫地,就是在全国失去了正进性的分析,全国学术与教育在集权下都是规范性判断。我们不要感到特别悲哀。在欧洲中古黑暗时期,全世界思想是在教会与暴君的控制下,所有的教会中的教条都是规范性。当真理被埋没,黑暗就到来,这就是为什么中古欧洲是黑暗时期。

      我在1993年左右,在中国会计学会上谈到正进性研究与规范性研究,造成蛮大的轰动,好像大部分学者也没有弄明白,我到底在说什么。真正的原因是社会科学在一个一党专政的地方,是无法生根的。这几年,中国在努力的走向民主法治,自由思维,社会科学才有可能脱离『伪科学』的死胡同。自然科学成为伪科学的可能性要小得多,违反物理基本原理的大楼会自己倒坍,就为『自然伪科学』很及时提供了证明。

      在自然科学、工程科学中学者很少有规范性的,高举毛泽东思想大旗的工程师是没有价值的,就是在文革疯狂时期,在西部沙漠中的原子物理学家也只谈牛顿、爱因斯坦原理,而不谈毛主席思想。但是在社会科学领域,伪科学家到处都是,尤其是在思想控制的专制政体下。

      什么是社会科学?是个不容易理解的问题。社会科学是比自然科学来得深奥,也来得晚的学问。马克思比毕达哥拉斯晚了两千三百年,而马克思本人好像也没有真正弄清楚什么是社会科学。

看看全世界的报纸与新闻杂志,好像整个世界也没有人被公认为真正的了解社会科学。那么【商业社会与现代中国】到底教些什么?只是教大家怀疑与思考而已,这就是所谓人文教育(liberal art education,逐字翻译,就是自由开放思考艺术的教育。如果思考成了技术,就进入了电子档,价值就是谷歌一分钟的时间成本,你们不是来大学学谷歌搜索的吧?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