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志文 > 博雅教育与思政教育

博雅教育与思政教育

 博雅教育与思政教育

李志文

2011.11.16

    思政教育的英文名称叫做ideology education,或是更狭义的叫做 political ideology education。 political 是政治性,ideology 是思考模式,合起来就是思政。思政教育不是中国独有,世界皆然,而且古已有之。在五千年前,人类文明初露曙光的时候,就有思政教育,它是统治的重要工具及社会安定的力量。统治者会为了思政教育大开杀戒,血流成河。而被统治的人民,也会为了自己的信仰,反抗思政教育,被钉上十字架。基督耶稣就是例子。被思政教育迫害的人民,也会在其他的时候、不同的环境下用思政教育去迫害其他的人群。这现象几乎是世界通例,现代迫害性最强、最违反人性的思政教育几乎都曾经被迫害过。

    思政(Ideology) 成为一个名词,是在法国大革命,由崔西(Destutt de Tracy)在1796提出。这个名词代表关于学习与传播一个与理念的有关知识,而不是理念本身。这对十八世纪末,绝大部分的人类还是与世隔绝的文盲(农奴与工奴),传播技巧是一个理念发生影响的重要因素。这类传播技巧有个通俗名词,叫做『洗脑』。当人类开始对洗脑技术做系统性研究的时候,也就是马克思思想被一群革命家发现有利用价值的时候,洗脑与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几乎同步。别的政治思想也用了同样的洗脑方法取得巨大的成功,最有名的是纳粹。孙文的三民主义,蒋介石的新生活运动,都可以归属为同一类型。

    当一个思想体系统治了世界,规范了人民的生活,统治者的工作变成机械而简单。没有一个统治者愿意承认,几乎所有统治者都不知不觉的在推动思政教育,思政教育成功的极致,就成了教条主义,个人不再需要,也不再拥有思考能力。

    博雅教育即Liberal Arts。 该词在大陆被译为『素质教育』,台湾为『通识教育』,香港为『博雅教育』。香港做过长期大英帝国的殖民地,英国剑桥是世界上第一个有系统的思考与推行结构性(structural)博雅教育的学校,所以中华文化地区中,最了解liberal arts 的应该是香港。『博雅』的拉丁文原意是『适合自由人』,在古希腊所谓的自由人指的是社会及政治上的精英。古希腊倡导博雅教育,旨在培养具有广博知识和优雅气质的人,让学生摆脱庸俗、唤醒卓异。其所成就的,不是没有灵魂的专门家,而是成为一个思考周全细致的文化人。

    无论是古罗马人的七艺还是中国儒家的六艺,都体现了一种使人性臻于完善的教育理想。其中古罗马的七艺是指文法、修辞学、辩证法、音乐、算术、几何学、天文学,儒家的六艺是指礼、乐、射、御、书、数。博雅教育的目的不是给学生一种职业训练或专业训练,而是通过几种基本知识和技能,培养一种身心全面发展的理想的人格,或者说发展一种丰富的健康的人性。英国思想家约翰.密尔对博雅教育的总结最为精辟:『每件事都知道一点,有一件事知道的多一些。』虽然对博雅教育的叫法不同,但是各方面都一致认为在传授专业知识的同时,大学应该注重通识教育,提供人文训练,培养博雅素质。

    历史上,很少统治者、教育家愿意承认在推动思政教育,现代中国是极少数的例外,到了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的今天,思政教育还在全国进行。思政教育在中国取得极大的成功,大跃进与文革的规模与影响是比希特勒的纳粹德国,及斯大林的苏联有更高的历史地位。大跃进的死亡人数,不是纳粹德国、斯大林俄国能比的。

思政教育在中古欧洲,为维持农业社会的稳定做了重大贡献,刻板的教义,严厉的处罚异端,中古欧洲稳定到除了战争与大教堂,看不到人类思考与活动的痕迹,史学家把这段时期叫做【黑暗时代】。

    思政教育在18世纪-19世纪,人类社会结构从农业社会演进为工业社会,传统农业帝国解体的过程,对社会转型曾经有重要贡献。Ideology 这个名词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诞生。到了二十世纪初期,思政教育基本上成了权力斗争的武器,希特勒、斯大林、墨索里尼、毛泽东、孙文、蒋介石、日本天皇都有一套自己的思政教育。美国是世界上第一个摆脱思政教育的国家,不但成功的摆脱,而且在宪法中禁止思政教育,政府不能干预人民思想。

如果我们要列出当今世界两大文化轴心,那就是:中国的思政教育,与美国的博雅教育。要了解为什么所有理性的人,尤其是知识份子,都不可能支持思政教育,都会偏向博雅教育,我们先看看顶尖学者对思政教育的理性分析。

    德国哲学家荡客(Christian Duncker, 2006)指出思政教育就是如何包装一套说法成为绝对的真理。而博雅教育的核心就是让我们了解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真理。人文思想来自个人,而不是大自然,不可能每一个人的思想都一样,没有一个人能掌握真理。因此思政教育是人为的,一定有人的动机在后面,要了解思政教育,一定要了解掌控教育的那个人的动机。思政教育不论基于那个教条,最后一定是一片纷乱,因为人的动机是不可能一致的。所以真正比较持久的思政教育,就是没有教育,这就是中古欧洲的黑暗时期。

穆林(Willard A. Mullins)对思政教育有了更细致的分析,他说思政教育要能控制受教育者的三个基本特性:认知、判断、行动,同时它在逻辑上能自圆其说。用这个分析来看中国现在的思政教育,就会发现,思政教育在中国的大学,甚至中学,都在解体中。

    我是在国民党独裁时期的台湾,接受了中、小学教育,到了大学,台湾还是戒严时期,但是与世界的交往快速增加。不只是出国念书的潮流已经开始,大学里已经有少数年青学者从国外回来,李敖成为明星的唯一理由是他能看到禁书,他有胆子讲真话,有时候为了增加市场效果,还加油加酱的夸张『真话』的戏剧效果。

我的课【商业社会与现代中国】的宗旨在冷静客观的分析与讨论。我不想炒作、出名、卖书、赚钱。这门课的唯一目的就是冷静客观的分析快速迈入商业社会的现代中国中各种现象,与背后的道理。在商业社会中,知识的投资报酬率大极了,真想赚钱,就只要好好弄懂【为什么?】。这些为什么后面隐藏了巨大商机。

    我的课是博雅教育,我许多例子都来自批评思政教育的缺失。我对思政教育充满了解与同情,没有一点情绪上的排斥。我的分析是科学客观的『正进性分析』,我以开放宽容的心态了解现代中国。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