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志文 > Trevor Harris 教授、李志文教授:金融危机后的公司治理及投资策略

Trevor Harris 教授、李志文教授:金融危机后的公司治理及投资策略

Trevor Harris 教授、李志文教授:金融危机后的公司治理及投资策略

由全国商人媒体联盟和《浙商》杂志社主办的“2011民企投融资大会”于6月17-19日在杭州举办。上图为哥伦比亚大学讲座教授、摩根斯坦利全球副董事长Trevor Harris(左)、美国杜兰大学讲座教授、浙江大学国际商学研究中心主任李志文(右)。

  以下为演讲实录:

  Trevor Harris:非常高兴在这个场合跟大家见面,这边要做一个改正,我不是全球副总裁,而是全球副董事长,这是历史上第一个学者,在最大投行里面扮演这个角色。

  李志文:我是浙江大学光彪讲座教授,同时是清华大学特聘教授,及杜兰大学寇翰讲座教授。

  Trevor Harris:今天我们俩个一起在这边跟大家讨论,从世界的角度来看中国的金融问题,其中有一点非常重要的是用世界的角度,我们不但不缺钱,其实有太多的游资没有地方去,从中国来看也是,在中国也不缺钱,我们有很多的游资。另外我也会用过去的研究,给大家讲一些例子,怎么从公司的角度来处理缺钱的问题。

  要了解找钱的问题,我们先要了解企业是什么样的模型,只有了解企业在做什么,我们才能真正解决缺钱跟找钱问题。所以我给了一个模型,是用美国最成功的企业做例子,Slap是做高技术、高信息系统的公司。其实缺钱跟找钱问题有很好的计划,在这张图上边,可以看到在公司每个成长的阶段都有钱的需要,在公司每个阶段也会产生钱,有时候产生钱大于你需要的钱,你就变成的有一大堆的游资,有时候你要的钱远大于你所需要的钱,你就缺钱。

  就算我们是同样一个产业,而且是国内两家最大的公司,几乎是独占性的公司,缺钱跟手上拥有的钱阶段不一样,这两家公司很有意思,一个是中国联通(5.44,-0.10,-1.81%),一个是中国移动,做同样的业务他们的利润率、缺钱有所不同。 比如说这张图里面,蓝色右手是中国移动,中国移动的成长率相当好,成长率好钱流进来就多,因为成长率高股票就高,就更多股民想要把资金放在中国移动。同样的行业是中国联通,成长率低,自己产生的资金就少,外面的资金也不容易流出来。缺钱是公司体制问题,而不是大经济环境的问题,大经济环境是有影响,没有各位想象那么多,这两家公司缺钱跟有钱就不一样。

  李志文:我们是一起唱双簧。国际资金怎么来看中国?昨天我们做了一些准备工作,我们得到的结论是策略投资的良性循环是解决中国资金问题的最重要的理由,你先想想我们为什么需要钱?钱到底用到哪里去?如果说得清楚,钱会自动流进来。找不到钱,基本上没有想通这个问题。

  Trevor Harris:我们怎么去看钱的问题?要钱之前你先问自己一个问题,我的成长点在哪里?要是没有成长点比较要钱。如果没有成长点要钱是糟蹋点,第一个问题讲成长点。怎么分析成长点,你要问自己你的资金运用效率好不好?它有公式的,我们可以做更细的分析,由于时间非常短,不能做。

  我们资金效率用得好不好,我们要问我们自己一个问题,我们生产力在哪里?问生产力问题,利润率在哪里?你如果利润率,你只能从贷款方式解决。所以我讲的你们要走进市场,在座每一个人都有能力走进市场,走进市场之前用英文问这四个问题:你的盈利点在哪里?你的成长型在哪里?你的生产力在哪里?你的资本效率在哪里?

  我是摩根史丹利(27.93,-0.46,-1.62%)全球副董事长,摩根史丹利是全世界三大投行之一,是全世界最丰富的投行,亲身告诉大家我是怎么想的。

  从社会的进步开始的资金来源是政府,中国还在这个阶段,有不少企业靠政府。下面一个阶段是靠关系,靠家里的人去调钱,再下一阶段是靠员工,中国有些企业鼓励员工入股,这是初步阶段。中国为什么缺钱?中国已经走完初步阶段,下面怎么走?在座有做投行的,在座的投行都是初步的做两下,一个是风险资金,还有是私募,所以在座的各位企业家想想,天天上门找你是谁?就是这两位金融家,一个是风险投资人,一个是私募基金,这些钱是非常少的钱,非常难拿的钱,越到后面钱越多,成本越低。到最后一块是个人,如果我们能有本事像全国、全世界个人拿到钱,成本是最低的,资金是最丰富的。怎么做到?要做到你的股票不止是上市,你有很好的国际信誉,后面我们的演讲就是告诉大家怎么建立国际信誉?没有信誉的厂商永远都是在高利贷上讨生活,只有有了国际信誉之后用世界资金资本去做全世界最好的企业。

  我们过去两天讨论很重要的结果,没有时间放在上面。怎么样拿到最低的成本?这是我们做了大量的研究,而且我是全世界金融机构最大的二把手。缺资金的人有一个共同点,说的话没有人相信,没有门路告诉他是谁。今天我们后面说的让人家相信,尤其让全世界相信,你的资本就下来了,有无穷无尽的资本让你用。

  由于我花了很多时间在国内,我对国内情况越来越了解。现在各位企业家是在蓬勃发展的时候,天天缺资金,就没有想到一个问题?怎么去拿到资金。你公司不断成长,每天人家对你的尊敬增加了一分,整个企业越长越漂亮的时候,你要开始注意,我怎么做公司的监理?我怎么把公司管好,让人家看起来我管理好的公司而不是漂亮的公司,让人家投资你你要有非常好的监管制度。中国的监管不怎样,企业家根本没想到这个问题。

  公司监管问题是个很难的问题,2007年出了金融危机,摩根史丹利最大的投行请我去做董事长,去解决内部监管问题。我也是研究全世界监管问题,我们要告诉大家,其实要找钱第一步要想到公司监管问题。谈到公司监管的方法,我们做了这么多的研究,我们已经知道它没有一个最好的模式,它只有不断的改进,所以怎么去改进?它只有四个字,两句话,一个是透明,一个是要控制,什么叫透明?你要诚实,你要让人家相信你,慢慢全世界都相信,你就透明了。你怎么透明?你要有控制,你公司一举一动你都要了解,你公司没有乱七八糟,做到控制就会透明。

  李志文:我们俩个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他对欧洲的公司、全世界企业的走向远远比我了解。

  Trevor Harris:我要告诉大家两个故事,一个是巴西的公司,一个是印尼的公司,两个公司都有很高的成长率,全世界对他们都很疯狂,但是一个支持它的成长,慢慢往前走,结果印尼疯狂往前走,印尼公司死掉,这就是在全球公司发生的。

这是公司监管的一些基本道理,后面我记得放了一点中文在后面。公司监管不仅对自己公司重要,对整个社会都重要,一个成长很好的公司,全世界都注重的公司,公司一倒全世界的风险上升,全世界的资金不见,想想中国的问题不就是这个问题吗?2007全世界问题也不就是这个问题吗?所以监管问题不是个人自扫门前雪的问题,没有一个好的监管就没有便宜的资金。

  这一段我们讨论了很久,我非常喜欢这一段,我用我的话再说一遍,投资者喜欢什么?投资者当然喜欢高回报,利润、利息、鼓励越高越好。投资者真正喜欢利润、利息以外低风险,大于某种风险的成本赚再多钱也不要,这是所有同行的共同守则。为什么中国投行?都停留在风险投资,大投行投出去要算出来将来什么时候钱能回来?我要告诉大家,我们这几天都在谈这个事情,所有投行都想进入中国,但是进入中国不知道怎么办?中国风险高到大投行不敢担当的程度,现在中国的投行基本上在风险投资跟私募,风险投资跟私募基本上就是炒股,你可能发你可以赔。一个现代的金融家,不要赚得无限大,只要比别人多一点,永远不会赔。如果中国公司做到这一点,大量资金就到中国。大投行副董事长说,世界都是钱,钱不是问题,钱敢不敢到中国才是问题。

  李志文:我们讲完了,时间控制得不错。还有三分钟,看大家有什么问题?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再找个机会做小规模的讨论,谢谢。

后记:这个报道发表前我与Harris 太忙,没有联络上。大致不差,但是细腻的地方没有说清楚,如果说清楚又是篇大块文章,现在没有时间写,只是稍微修改,转载,分享。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