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志文 > 一党专制、天下一统的大学教育是伪教育

一党专制、天下一统的大学教育是伪教育

一党专制、天下一统的大学教育是伪教育

 

两则故事,一个心愿

我在1982年,在邓小平的授意下,接受中国科学院的邀请回到中国大陆讲学。由于我的坚持,在主办单位精心安排下,访问了几个年近九十,解放前曾经留美的学者(他们之后就没有了归国学人)。他们带泪的眼神,颤抖的双唇,欲语还休的顿挫支离的语言,深深的震撼了我。当时我就找到了命业;一个终生追求的努力,一个没完没了的心愿。

我不想推翻现在的政府。政府是必要的罪恶,谁来当家都一样。但是满纸荒唐言的思政教育要马上停止。自由开放的人文教育要有个开始。全国人民要有心理上、知识上准备民主法治的到来。

中南海的居民要深深了解,他们主持的政府是看守型政府,他们的任务不是开汉唐雄风,而是打好地基,迎接汉唐盛世的到来。在这个汉唐盛世里,不再有一代天骄,这个盛世是全国人民努力的果实,由全国人民共享。

下面两个故事,是这几天看到、经历到的。知识经济下的汉唐盛世是从教育开始。这两个故事告诉我们,中国离21世纪的汉唐盛世还有多远。

故事壹: 陈平原的呻吟

北大教授陈平原:中国大学对年轻学者要求“太苛刻”

20111216 23:34
来源:中国新闻网

字号:T|T

中新网广州1216日电 (方琼玟) 北京大学教授陈平原16日在广州举行的广东省高等学校教师队伍建设学术论坛上指出,当下,中国许多大学对年轻教师学者的标准和要求太苛刻,使得他们全都手忙脚乱,心气浮躁,根本没有时间想问题或从容读书。

再好的苗子,也得用心栽培,休养生息,才能长成参天大树。若都急功近利,会出大问题的。陈平原说。

他指出,现在,有些学生报读大学或选择专业时,不是基于兴趣,而是排名;有些家长为子女选校时,不是基于教育素质,而是排名;有些雇主招聘大学毕业生时,不是基于他们的才干和品德,而是他们所念大学的排名。高等教育全球化和由此引发的激烈的教育市场竞争,让部分学者和大学领导层纷纷参与到排名中。

陈平原表示,由于排名的刺激,中国各大学都在争抢大师明星学者,而对于刚出道的青年教师,则不甚关心,当廉价劳动力使用,且提出不近情理的考核标准。如某名校历史系规定,博士生必须在《历史研究》上发表论文,才能给博士学位。照此要求,《历史研究》一年发表的文章全被该校包揽了。即便是训练有素、颇具创见的教授,一年能写一两篇好论文也就不错了。

陈平原指出,转型期的中国学界,以项目制为中心、以数量化为标志的评价体系,最受伤的是慢工出细活的人文学。从长远看,受害最严重的是从事人文研究的年轻学人;40岁以下的副教授或刚刚入职的青年教师,一方面有朝气,还想往上走,不愿意就此停下来,另一方面,学校压给他们的任务比较重,因而心力交瘁。因此,我再三向北大校方建议:善待四十岁以下的年轻学者。

眼下中国各大学明码标价、真金实银地奖励老师们在顶级学刊发论文,其实是不自信的表现,这明显扭曲了大学的职责和精神。陈平原表示,中国的大学要了解自身的整体实力,明白自己的真实位置,理解现有的教师队伍以及制度,设计合理的工作目标,脚踏实地地去做,而不是拔苗助长,追求大跃进的效果。

李志文微博点评陈平原

@李志文Jevons新浪個人認證 官本位下的北大一团狗屎。清华、浙大又何尝不是?没有一党专制,清华一定在庞大校友的支持下成为私立大学脱离教育部。清华老师个个痛恨体制,个个在体制下蹂躏年轻人。我午夜梦回,扪心自审,有时候也脱不了嫌疑,心痛之至。

  

故事贰:李志文的哀嚎

李志文清华学生给他的浙大学生的一封信

 各位0910级的同学好:

经过慎重考虑,我决定明年不再教授《金融经济学》这门课程。我曾经私下和多位同学沟通过意见,出于爱护我的理由,同学们基本上不支持我回来教书。另外我在上海工作也比较繁忙,还要为解决过去多年因为一系列错误判断所积累的历史欠账问题而努力,这样即使回来讲课,也无法尽心做好这件事情。

此次不在浙大教书,我个人对浙大并不太多意见,浙大作为一个大的集体,没有规矩就不成方圆。

《金融经济学》是一门很重要的课程,预祝同学们在未来的学习取得好成绩。

XX (李志文的清华学生,浙大博士后,不满足学术要求,不能出站)

 

李志文给浙大李志文班学生的两封信

 第一封信

*****************************

孩子们,

 我在这里要诚挚的感谢XX老师对李志文班的尽心尽力。他在浙大的遭遇是天方夜谭。浙大花了六年的时间请来一位世界知名学者,他只带了一名博士学生上任,这位博士在浙大写了将近一千页的学术著作,浙大老师中没有人看懂(不是几乎,是完全看不懂),居然博士后无法出站。我以我的学术成果担保,大声疾呼,不但XX没有申诉的机会,连我也申诉无门。

 由于XX没有教师身份,他的教学是挂在我的名下,无薪,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有一段时间住在办公室,在厕所洗澡。

 我想用杜兰的钱给他一点补助,引起杜兰的怀疑,以为我在公款私用,我在杜兰担任各种行政职务23年,第一次遭到否决。

 在旭日东升之前,是夺人心魂的黑暗。我不愿意怪罪浙大的任何一个个人。我们都是大环境中的蚊蚁。做为李志文班是受益者,我希望同学们能记得这位不只流汗,而且流血的垦荒人。

李志文

 

 二封信

**************************************

孩子们,

 谢谢XXX的劝告。只有在透明的环境下,有实力、有良心的团队才有生存空间。一个已经妥协的李老师恐怕不是你们会尊敬的长者,一个已经妥协的李志文班更不是你们想进的班级。

 仁信智清是极大的资产,在越混沌的环境下,这个资产价值越大,但是越难做到。

 人生的难题是大家都尊敬甚至羡慕英雄,但是没有人愿意经历英雄的凶险与困难。如果我是来打哈哈,赚薪水的,现在也已经被赶走了,是被你们以鄙夷的眼光赶走。

 XX老师有时候也怨我这个老师没有照顾好他这个学生。但是如果我是来混饭吃的,我得拍多少马屁?搞多少关系?那有时间与本事照顾任何人。一个好老师是以身作则好好念书教书做学问。而不是拉帮结派。其实在清华浙大那些拉帮结派的,也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好景不长。

 更重要的是,拍马屁、和稀泥的功夫没有累积性效果,拍了一辈子马屁,还是在原地踏步。

 我希望你们能团结起来,面对风险,这才有可能做出一些事业,经历一个稍微独特的人生。

 你们都能自己申请到杜兰这一级的学校,甚至排名更高的。杜兰的两万美金奖学金,你们也可以在工作一年内赚回来(十万年薪应该是不高的期望)。想想,这个班能给你们什么?也就是更高的自我期许与更纯洁的人生。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