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志文 > 面對死亡 2011:喬布斯、任正非,与微不足道但我最关心的李志文

面對死亡 2011:喬布斯、任正非,与微不足道但我最关心的李志文

面對死亡 2011:喬布斯、任正非、与微不足道但我最关心的李志文

 

在2011年底,我在网上看到乔布斯极为动人的访谈,在死亡的阴影下谈人生。

在2011年底福布斯中文网(上海 2011-12-28 )報導了任正非和喬佈斯談论自己的死亡。

2011年是我這一生第一次面對自己的死亡問題。

我的身體極好,幾乎這輩子沒有進過醫院。在過去12個月,我連續在台北、杭州、新奧良被送进了急診室。醫生也看不出什麽問題,導了尿,好像就沒有事了,頭幾次我也不當一回事,我熱愛我的學術工作,別的關於食衣住行,通常進不了我的腦海裡。這一年從夏天開始連續六次進世界各地急診室。到了最後三次痛不欲生,讓我真正的亲密面對人生與死亡問題。

在轉發一些福布斯對喬布斯與任正非報導的片段,我插入个人的經歷與想法。做为2012新春的第一篇博文。

2012年春节就是今天,是阴历新年。

在阳历新年,与我同龄的华为CEO任正非在公司内部发表了一篇文章:一江春水向东流。67岁的任正非,首次谈到谈到接班人问题。

在阴历新年,频果公司的创始人乔布斯已经过世。

面对死亡,乔布斯与 任正非都回忆了各自的挫折。

乔布斯说:『我被炒了鱿鱼。你怎么能被自己创办的公司炒鱿鱼呢?......我在30岁的时候离开了,而且弄得人人皆 知。我成年后全部生活的重心不复存在,这对我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

任正非说:『2002年,公司差点崩溃了。IT泡沫的破灭,公司内外矛盾的交集,我却无能为力控制这个公司,有半年时间都是噩梦,梦醒时常常哭。』(注意,乔布斯也常常哭。)

李志文說:『從2006年到浙大,這輩子從來沒有這麼大的挫折。浙大經管領域是我教過最弱的學術攤子,浙大兩任校長、書記,誠摯的一再邀請,而我也到浙大數次探底,有自己的清華門生是浙大校友,沒有來以前,與校長、書記一談再談,談到我都嫌自己啰嗦。但來了以後,完全被封殺,一步也走不動,學校給我的慷慨預算,該花的,一毛錢花不出去,請來的人(包括院士級人物)都留不住,手續根本辦不出來。一個博士后,念了一肚子書,在浙大金融學理論上絕對沒有對手(聽懂的可能都沒有),連博士后出站都做不到。我這輩子從來沒有這麼大的挫折。五年來在黑屋子里撞牆。』(注意,我这辈子从来不哭。)

我们都谈到自己得了癌症:

乔布斯说:『大概在一年前我被诊断出患有癌症。那天早晨七点半,我接受了一次扫描,结果清楚地显示我的胰腺里长了一个肿瘤。』

任正非说:『从上世纪末,到本世纪初,大约在2003年前的几年时间,我累坏了,身体就是那时累垮的。身体有多项疾病,动过两次癌症手术。』

李志文說:『在杜蘭大學附屬醫院(美國南部最好的癌症中心)開刀破腹之前,誰也說不准,照了幾個 X 光,主任醫生決定開刀取樣。取樣之後,決定動大手術,每一阶段,医生都言语模糊,一個月的復原期極為痛苦。前後折騰了三個月,整整一個學期。』

最重要的是,我们都面对了死亡。

乔布斯说:『死亡是我们共同的终点,从来没有人能够逃脱它。』

任正非说:『死亡是会到来的,这是历史规律。』

李志文說:『在做完大手術之前,我对检验结果完全没有谱,医生说法是职业性的闪烁模糊。』

但任正非对于死亡的看法,与乔布斯相比,有所不同。

乔布斯说:『你的时间有限,别浪费生命过别人的生活。死亡很可能是生命最好的一项发明,它是生命变化的推动者,它清除老朽而为新生代开路。』

任正非说:『我们的责任是应不断延长我们(企业)的生命。』

乔布斯追求的,是个体在有限的生命中实现自我。而任正非追求的,是企业的生命能够超越一代又一代肉体的生命。

从乔布斯和任正非的讲话,我有三点感想:

.伟大的创业者,都会把死亡看成其创业道路上最重要的里程碑。

.伟大的创业者,都会把企业看做自己的生命,要么在有限的人生中把它做到极至,要么渴望企业无限地发展下去。

.伟大的创业者,在颠覆性的创造中,都经历巨大的挫折,以及从灵魂到肉体的折磨。

但大江大河,汇入大海就终结了。任正非说:『千古兴亡多少事,一江春水向东流,流过太平洋,流过印度洋, 不回头。』 他的梦想,让他的生命在华为延续,让华为成为一家真正的全球性公司。

而我自己呢?『人生一趟是一连串的巧合,只此一次,绝对无法复制。对世界微不住道,对自己就是整个世界。找到生命的意义是人类生命的最大意义。好好的活着每一分钟,带着全部的感情与热力。』

今天是中国农历新春第一天。我还兴高采烈的活着。

大家新春好,如乱世佳人里的主角霍思嘉说:『明天又是个完全崭新的一天!』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