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志文 > [转载]1月30日:告别父亲[1月31日更新版]

[转载]1月30日:告别父亲[1月31日更新版]

我在2012年的春天,由许先生的家人引荐,与许先生有个亲切的交谈,也看了他的一些关于民主法治的著作。我与许先生的令郎许成钢同属清华大学第一批经管领域特聘教授,但是直到在浙大才知道成钢与许良英老先生的关系。这是位风骨嶙峋的老学者,他的书生气节照亮中华民族的灵魂。
今天北京极其寒冷,雾霾深重。北京时间下午三点,我们在北大医学院为父亲进行了遗体告别仪式。仪式进行的平静祥和。

我们感谢所有从北京甚至全国各地赶来的和由于各种原因无法赶来的朋友。尤其是由于场地限制,让我们不忍见到大家在寒风中等待。我们明白这是大家对父亲一生坚持的信念的尊重和支持。再次深深地感谢大家!
 
                                                      许成钢、许平、郭迪、陈罕立、许蒙叩拜

现附上父亲的生平(此为更正版,纠正了若干遗体告别仪式发布版本中的失误)

许良英

1920  2013


[转载]1月30日:告别父亲[1月31日更新版]


许良英1920年5月3日出生于浙江省临海市张家渡村。抗日战争期间,带着科学救国的理想,进入浙江大学物理系学习。因显露物理方面才能,深得国际著名物理学家王淦昌教授的欣赏。但是面对黑暗,他的心从科学更转向了反专制,求自由的政治活动。为了寻找共产党,1942年毕业时,婉拒王淦昌教授要他留校任教的邀请,离开了浙大,急得爱才心切的王教授登报寻他。1945年他返回浙大任物理系任教。他194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7年任中共浙江大学支部书记。在轰动全国的“于子三事件”中,作为中共地下党的负责人,他发起领导了浙大学生罢课、教授罢教等行动,引爆了“反对非法逮捕、反对特务暴行、反对屠杀青年”的全国性学生运动(遍及北平、天津、上海、南京等许多城市)。1949年解放前,他任中共杭州青委委员兼大专区委书记。49年5月解放后,任杭州团市委学生部部长,与时任杭州团市委组织部部长的乔石同事。

1952年他被调入中国科学院,为中科院的组建工作作出重要贡献。1952年任《科学通报》编辑室主任。1957年中国科学院哲学研究所自然辩证法研究室创建时,与于光远共同担任负责人。1958年因为反对反右运动,被打为科学院第一右派。声讨其“罪责”的文章刊登于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主要媒体的显著位置。因抗拒强迫劳改的处置,被开除公职,被迫回老家(浙江临海县张家渡村)农村劳动改造。在劳改期间,在于光远、王淦昌及科学院一些领导人(如秦力生)的支持和帮助下,他以一个右派(后为摘帽右派)农民的身份发起、规划、组织并克服文革的巨大困难,付诸实施了三卷《爱因斯坦文集》的编译工作(编译者还包括范岱年、赵中立和张宣三)。1970年代首次出版时,此文集是当时世界上所有文字里最完整的爱因斯坦的文集。使得爱因斯坦的科学、民主精神影响了中国几代人。1978年他重返中国科学院。他主持编写的《二十世纪科学技术简史》,获得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奖二等奖,极大地推动了我国关于世界近现代科技史的研究。1980年代初他曾同其他同事(如钱三强)一道为政治局授课,讲解世界近代科技史和科技政策。听课者包括时任总书记胡耀邦。

为了推动国人和政府深刻反省历史的教训,以全面推动改革发展,1986年夏,他与方励之、刘宾雁共同发起纪念反右运动三十周年学术讨论会。不幸被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的风暴所淹没,其后发生总书记胡耀邦下台等一系列的整肃。

在1986至1989年期间,政治改革未见踪影,“新权威主义”却甚嚣尘上。许良英是中国知识分子中最深刻指出“新权威主义”之危害,最早宣传民主和人权基本原则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他强调,民主和人权是每个人的基本需要,经济发展绝对不是全部目的。同时,他强调宽容为维护人权的基本原则,强调通向民主的道路只能通过长期的教育和启蒙。

1989年2月他发起了呼吁保护人权释放政治犯的公开信,42名著名科学家和作家联署,包括王淦昌、施雅风等。1992年,他发表《没有政治民主,改革不可能成功》的著名文章。1994年他与妻子王来棣及丁子霖等发起《为改善我国人权状况呼吁》的公开信,在国内国际有重大影响。1995年他发起的《迎接联合国宽容年,呼唤实现国内宽容》的公开信。全世界上千著名科学家、学者,包括国内数十名院士和著名知识分子、国际上10名诺贝尔奖得主联署。

他一生最后二十年里最重要的工作是与王来棣合著《民主的历史与理论》。目的在于推动中国的民主、人权的启蒙运动。此书除法国部分未能完成外,整体已经完成,只待出版。他与王来棣合作的《从“专制的对立面”的争论看民主启蒙的艰巨》和他的《走出伪民主误区》(分别发表于《炎黄春秋》2010年12期、2011年10期)是他自己见到发表的最后两篇影响大的著作。 

许良英在推动中国的民主、人权、政治改革方面的巨大贡献得到国际科学界的公认。为表彰他的贡献, 1995年9月,纽约科学院授予许良英和丁子霖“佩格尔斯科学家人权奖”。2008年美国物理学会授予他“沙哈洛夫人权奖”。美国物理学会的颁奖声明说,授奖于许良英是“为其一生通过写作及向公众传播,宣扬真理、民主和人权,即使在遭受监视、软禁、骚扰与威胁,甚至流放的条件下也不放弃 (For a lifetime’s advocacy of truth,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 despite surveillance and house arrest, harassment and threats, even banishment -- through his writings, and publicly speaking his mind)。”

许良英于2013年1月28日13点25分,因脑溢血医治无效,在海淀医院去世,走完了他93年跌宕起伏的坎坷一生。遵其遗愿,遗体捐献给医学事业。许良英正直善良、勇敢顽强、疾恶如仇,生活俭朴,毕生追求真理,崇尚科学和民主。他的逝世是中国科学与民主事业的重大损失。


许良英起草《迎接联合国宽容年,呼唤实现国内宽容》的手稿

[转载]1月30日:告别父亲[1月31日更新版]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