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志文 > [转载]1月30日:告别父亲  [2月3日更新补充生平及著作目录]

[转载]1月30日:告别父亲  [2月3日更新补充生平及著作目录]

许良英与王来棣先生:文人的典范,民族的骄傲。
今天北京极其寒冷,雾霾深重。北京时间下午三点,我们在北大医学院遗体捐赠中心为父亲进行了遗体告别仪式。仪式进行得平静祥和。

我们感谢所有从北京甚至全国各地赶来的和由于各种原因无法赶来的朋友。尤其是由于场地限制,让我们不忍见到大家在寒风中等待。我们明白这是大家对父亲一生坚持的信念的尊重和支持。再次深深地感谢大家!
 
                                                      许成钢、许平、郭迪、陈罕立率许蒙叩拜

现附上父亲的生平(此为更正版,纠正了若干遗体告别仪式发布版本中的失误)

许良英

1920  2013


[转载]1月30日:告别父亲  [2月3日更新补充生平及著作目录]


许良英1920年5月3日出生于浙江省临海市张家渡村。抗日战争期间,带着科学救国的理想,进入浙江大学物理系学习。因显露物理方面才能,深得国际著名物理学家王淦昌教授的欣赏。但是面对黑暗,他的心从科学更转向了反专制,求自由的政治活动。为了寻找共产党,1942年毕业时,婉拒王淦昌教授要他留校任教的邀请,离开了浙大,急得爱才心切的王教授登报寻他。1945年他返回浙大任物理系任教。他194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7年任中共浙江大学支部书记。在轰动全国的“于子三事件”中,作为中共地下党的负责人,他发起领导了浙大学生罢课、教授罢教等行动,引爆了“反对非法逮捕、反对特务暴行、反对屠杀青年”的全国性学生运动(遍及北平、天津、上海、南京等许多城市)。1949年解放前,他任中共杭州青委委员兼大专区委书记。49年5月解放后,任杭州团市委学生部部长,与时任杭州团市委组织部部长的乔石同事。

1952年他被调入中国科学院,为中科院的组建工作作出重要贡献。1952年任《科学通报》编辑室主任。1956年中国科学院哲学研究所自然辩证法研究室创建时,与于光远共同担任负责人。1957年因为反对反右运动,被打为科学院第一右派。声讨其“罪责”的文章刊登于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主要媒体的显著位置。因抗拒强迫劳改的处置,被开除公职,1958年被迫回老家(浙江临海县张家渡镇)农村劳动改造。在劳改期间,在于光远、王淦昌及科学院一些领导人(如秦力生)的支持和帮助下,他以一个右派(后为摘帽右派)农民的身份发起、规划、组织并克服文革的巨大困难,付诸实施了三卷《爱因斯坦文集》的编译工作(编译者还包括范岱年、赵中立和张宣三)。1970年代首次出版时,此文集是当时世界上所有文字里最完整的爱因斯坦的文集。使得爱因斯坦的科学、民主精神影响了中国几代人。1978年他重返中国科学院。他主持编写的《二十世纪科学技术简史》,获得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奖二等奖,极大地推动了我国关于世界近现代科技史的研究。1980年代初他曾同其他同事(如钱三强)一道为政治局授课,讲解世界近代科技史和科技政策。听课者包括时任总书记胡耀邦。

为了推动国人和政府深刻反省历史的教训,以全面推动改革发展,1986年夏,他与方励之、刘宾雁共同发起纪念反右运动三十周年学术讨论会。不幸被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的风暴所淹没,其后发生总书记胡耀邦下台等一系列的整肃。

在1986至1989年期间,政治改革未见踪影,“新权威主义”却甚嚣尘上。许良英是中国知识分子中最深刻指出“新权威主义”之危害,最早宣传民主和人权基本原则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他强调,民主和人权是每个人的基本需要,经济发展绝对不是全部目的。同时,他强调宽容为维护人权的基本原则,强调通向民主的道路只能通过长期的教育和启蒙。

1989年2月他发起了呼吁保护人权释放政治犯的公开信,42名著名科学家和作家联署,包括王淦昌、施雅风等。1992年,他发表《没有政治民主,改革不可能成功》的著名文章。1994年他与妻子王来棣及丁子霖等发起《为改善我国人权状况呼吁》的公开信,在国内国际有重大影响。1995年他发起的《迎接联合国宽容年,呼唤实现国内宽容》的公开信。全世界上千著名科学家、学者,包括国内数十名院士和著名知识分子、国际上10名诺贝尔奖得主联署。

他一生最后二十年里最重要的工作是与王来棣合著《民主的历史与理论》。目的在于推动中国的民主、人权的启蒙运动。此书除法国部分未能完成外,整体已经完成,只待出版。他与王来棣合作的《从“专制的对立面”的争论看民主启蒙的艰巨》和他的《走出伪民主误区》(分别发表于《炎黄春秋》2010年12期、2011年10期)是他自己见到发表的最后两篇影响大的著作。他一生的最后著作是《<方励之选集>序》,写于2012年10月7日。18天后摔倒,2个月后引发严重脑溢血。

许良英在推动中国的民主、人权、政治改革方面的巨大贡献得到国际科学界的公认。为表彰他的贡献, 1995年9月,纽约科学院授予许良英和丁子霖“佩格尔斯科学家人权奖”。2008年美国物理学会授予他“沙哈洛夫人权奖”。美国物理学会的颁奖声明说,授奖于许良英是“为其一生通过写作及向公众传播,宣扬真理、民主和人权,即使在遭受监视、软禁、骚扰与威胁,甚至流放的条件下也不放弃 (For a lifetime’s advocacy of truth,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 despite surveillance and house arrest, harassment and threats, even banishment -- through his writings, and publicly speaking his mind)。”

许良英于2013年1月28日13点25分,因脑溢血医治无效,在海淀医院去世,走完了他93年跌宕起伏的坎坷一生。遵其遗愿,遗体捐献给医学事业。许良英正直善良、勇敢顽强、疾恶如仇,生活俭朴,毕生追求真理,崇尚科学和民主。他的逝世是中国科学与民主事业的重大损失。

 

许良英部分著作译作目录


[在未包括的内容中有几百封通信,其中一些信是论文性质的]

1. 《试论感情与理智》,8000字,1942年4月,为地下革命活动“笔谈”写的论文,现存有抄件,未发表过。

2. 《β蜕变问题》,15000字,大学毕业论文,指导教师:王淦昌教授。1942年7月完成,现存有原稿。未发表过。

[转载]1月30日:告别父亲  [2月3日更新补充生平及著作目录]

8. 译《伽利略与近代世界》,R. Suter原著,译于1941年,发表于1946年12月上海出版社的《科学时代》第10期,2000字,用笔名“如因”。

9. 《数学何以不是科学?》,5000字,写于1943年,发表于1947年1月上海出版的《科学时代》第2卷第1期,用笔名“林因”。

10. 译《“追求真理”还是逃避现实?》,Aldous Huxleg原著,译于1941年,发表于《科学时代》第2卷第1期,1600字,用笔名“何施”。

11. 《科学底分类及其关联性》,5000字,写于1943年,发表于1947年4月10日上海《文汇报》副刊《新科学》第6期,用笔名“田由申”。

12. 《一种完全没有粘带性的液体,超流性——低温时的怪现象之一》,5000字,写于1947年,发表于1948年《科学时代》第3卷第7期,用笔名“林凌”。

13.《回顾1947年三次可歌可泣的运动》,5400字,写于1947年12月,发表于浙江大学学生自治会1948年1月1日出版的《浙大周刊》上,用笔名“扬海”。

14.《怎样做一个Y·F·(“新民主青年社”)社员?》,2000字,写于1947年12月,发表于“中国共产党杭州工作委员会”1948年1月编印的《青年手册》(油印本)。“新民主青年社”系1947年9月成立的地下党秘密外围组织。

15.《踏着血迹前进——于子三运动回顾》,5000字,写于1948年9月,系根据1947年11月中共浙大支部关于“于子三运动”总结的精神写的,发表于1948年10月29日出版的《踏着血迹前进——于子三运动纪念刊》,此刊系中共杭州工委负责出版,送香港由全国学联负责印刷,由浙江大学生自治会公开发行。

16. 《杭州市学生纪念“五四”三十周年并庆祝杭州解放大会告全市同学书》,1200字,1949年5月3日下午杭州解放,当晚中共杭州市青委决定在浙大召开纪念“五四”三十周年、庆祝杭州解放全市学生大会,此宣告写于5月4日上午,当天晚上在大会上散发。

17. 《痛悼伟大的导师斯大林同志,加紧学习苏联先进科学》,2200字,《科学通报》社论,中国科学院《科学通报》1953年3月号。

18. 《中国科学院关于加强<科学通报>工作的决定》,2000字,1953年4月25日,中国科学院院务会议通过,发表于《科学通报》1953年6月号。

19. 《认真学习苏联的先进科学成果》,5400字,1953年9月《科学通报》社论,此文概括地阐明中国科学院访苏代表团的主要收获,并指出学习苏联中存在的问题。

20.《团结起来,为执行我们光荣的历史任务而奋斗》,4500字,1954年4月号《科学通报》社论,此文阐述政务院批准的《关于中国科学院的基本情况和今后工作任务的报告》的基本精神。

21.《为苏联先进科学的历史性成就而欢呼》,4500字,1954年8月号《科学通报》社论,阐明第一个原子能发电站建成的历史意义。

22.《伟大的科学家阿尔伯特.爱因斯坦》,8000字,发表于1955年5月号《科学通报》,为悼念爱因斯坦逝世而作,用笔名“林因”。

23.《庆祝中国科学院学部的成立》,4500字,1955年6月号《科学通报》社论。

24.《做好研究所学术委员会的工作》,3500字,1956年2月号《科学通报》社论。

25.《自然科学方法论问题12年研究规划说明书》,7000字,写于1956年5月,发表于1956年10月出版的《自然辩证法研究通讯》创刊号。

26.《介绍J. T. Merz著<十九世纪欧洲思想史>中的科学思想部分》,8000字,发表于1957年第2期《自然辩证法研究通讯》,系书评。

27. 译《理论物理学的基础》,爱因斯坦著,译于1942年,发表于1957年第3期《自然辩证法研究通讯》,7000字,用笔名“林因”。

28. 《科学和我国社会主义建设》,11万字,写于1956年5~8月(其中第4章由范岱年执笔),1957年3月人民出版社出版。

     此书于1982年在美国出版了英译本:“Science and Socialist Construction in China”,John C·S·Hsu译,纽约M·E·Sharpe出版社出版。

29. 译《物理学的基础》,R·B·Lindsay和H·Margenau原著,初稿译于1946年,1957~58年重译,47万字,1964年商务印书馆出版。书中有13000字的《译后记》。

30. 摘译《微观物理学是决定论的还是非决定论的?》,R·D·Bradley著,发表于《自然辩证法研究通讯》1963年第1期,4000字。

31.《爱因斯坦社会政治思想资料》,9万字,1963年编译整理,曾摘要发表在哲学研究所出版的《自然辩证法动态》上。

32. 编译《爱因斯坦文案》,三卷本,共选译了411篇,133万字,编译于1962~64年和1972~78年,商务印书馆1976~79年出版。参加编译工作的有赵中立、范岱年、李宝恒、张宣三。

33.《爱因斯坦的世界观》,17万字,写于1965年,书稿于“文化大革命”初期在上海被“四人帮”强占,至今下落不明,手头存有9万字的草稿。

34.《试论爱因斯坦的哲学思想》,25000字,写于1965年,是《爱因斯坦的世界观》的书稿提纲的一部分,发表于《自然辩证法研究通讯》1965年第4期。发表时与李宝恒联名,由于不准我用真名,改用笔名“林因”。

35.译P·Frank《科学的哲学——科学和哲学之间的纽带》,32万字,译于1965年,1985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书中有1984年写的《译者前言》,7000字。

36.译P·Frank的文集《现代科学及其哲学》,25万字,译于1966年,尚未出版。

37.W·Heisenberg《物理学与哲学——现代科学中的革命》中译本前言。13000字,写于1973年,由该书译者范岱年稍作改动后发表于1974年科学出版社出版的该书第一版,我未署名。

38.《评丹皮尔(W·C·Dampier)<科学史>的基本观点和思想》,10000字,写于1974年,发表于《自然科学史研究》第1卷第4期(1982年)。

39.译V·Weisskopf《量子、高山和星球》,译于1976年,发表于1978年科学出版社出版的《现代物理学参考资料》第2集。

40.译P·A·M·Dirac《相对论和量子力学》,译于1977年,发表于《现代物理学参考资料》第3集,12000字。

41.《竺可桢传略》,30000字,与施雅风合作,写于1977~78年,发表于《中国科技史料》1980年第2辑。

42.《爱因斯坦文集》序,6000字,初稿写于1977年,由周培源先生修改后,以他的名义发表。发表于1978年3月14日《人民日报》和1978年第二次印刷的《爱因斯坦文集》第一卷。

43.《爱因斯坦述评》,8000字,写于1978年4月,发表于1980年三联书店出版的《现代西方著名哲学家述评》(杜任之编)。

44.《关于爱因斯坦研究的几个问题》,28000字,写于1978年7月,作为“1978年全国自然辩证法夏季讲习会”的讲稿,正式发表于《自然科学史研究》第1卷第1期(1982)。

45.《恩格斯<自然辩证法>的准备、写作和出版的过程》,12000字,写于1978年11月,发表于1984年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恩格斯《自然辩证法》(于光远等译编)。

46.《爱因斯坦的哲学思想和社会政治见解》,20000字,写于1978年12月,收在1979年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的《纪念爱因斯坦译文集》中。

47.译R·Millikan《爱因斯坦70岁寿辰的贺词》,译于1978年12月,收在《纪念爱因斯坦译文集》中,4000字。

48. 译W·Pauli《爱因斯坦对量子论的贡献》,译于1978年12月,收在《纪念爱因斯坦译文集》中,8000字。

49. 编《纪念爱因斯坦译文集》,与赵中立合作,完成于1978年12月,共33.8万字,1979年2月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

50. 《纪念伟大科学家爱因斯坦诞辰一百周年》,10000字,初稿写于1979年1月,作为周培源先生在1979年2月20日由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物理学会、天文学会联合举行的《纪念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诞辰一百周年大会》上的主题报告的讲稿。曾摘要发表于1979年2月21日《人民日报》和《光明日报》。

51. 《爱因斯坦小传》,3000字,写于1979年1月,发表于1979年2月10日出版的《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通讯》。

52. 《爱因斯坦的治学精神》,8000字,与赵中立合作,写于1979年3月,发表于《杭州师范学报》1979年第2期。

53. 《世界公民爱因斯坦》,14000字,写于1979年3月,发表于《世界历史》1979年第3期。刊出时标题被编者篡改为《争取社会正义和进步的爱因斯坦》。

54. 《爱因斯坦的科学方法论的特点》,10000字,写于1979年5月,发表于《哲学研究》1979年第7期。

55. 《从科学史的角度看哲学发展的影响》,1300字,1979年10月在成都召开的“全国自然辩证法理论讨论会”上的发言提纲,发表于该讨论会《简报》第40期。

56.《评<现代物理学的革命和两条哲学路线的斗争>》,7000字,与刘盛际、曹治英合作,写于1979年,发表于《读书》杂志1980年第2期,发表时仅由曹治英一人署名。

57.《科学和我国社会主义建设》英译本序,3000字,写于1980年2月,发表于1982年纽约出版的“Science and Socialist Construction in China”。

58.《关于方法论研究的方法论问题》,3000字,1989年5月在北京“科学方法论问题讨论会”上的发言,发表于《哲学研究》1980年第6期。

59.《科学技术发展的简况》,14000字,写于1980年5月,主要由我和李佩珊执笔,作为中共中央书记处“科学技术知识讲座”第一讲讲稿,1980年7月24日由钱三强主讲。讲稿曾在《红旗》和《光明日报》上发表并由知识出版社出版。

60.《关于科学史研究的几个问题的探讨》,10000字,于1980年10月9日在全国科学技术史学术会议大会上宣读,发表于上海《自然杂志》第4卷第2期(1981年2月)。

61.《试论科学和民主的社会功能》,6000字,写于1980年10月,发表于《自然辩证法通讯》1981年第1期。

62.《近代科学的诞生和哥白尼革命》,5000字,写于1980年,收在1982年科学普及出版社出版的《科学技术的发展》(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近代科学史研究室编)。

63.《能量守恒原理的发现》,5000字,写于1980年,收在《科学技术的发展》一书中。

64.《十九世纪电磁学的辉煌成就》,5000字,写于1980年,收在《科学技术的发展》一书中。

65.《古典物理学的顶峰和随之而来的危机》,3000字,写于1980年,收在《科学技术的发展》一书中。

66.《爱因斯坦和他的相对论》,5500字,写于1980年,收在《科学技术的发展》一书中。

67.《微观物理学基本理论的建立》,6000字,写于1980年,收在《科学技术的发展》一书中。

68.《从科学史角度看数学、自然科学与哲学、社会科学的相互结合》,2500字,1981年9月7日在一个座谈会上的发言,发表于《读书》杂志1981年第11期。

69.《关于科学史分期问题》,13000字,此系1981年9月在中共中央党校和1982年3月在复旦大学的讲稿,发表于《自然辩证法通讯》1982年第4期。

70.《继承并发扬求是学风和爱国民主传统》,2500字,与王来棣合作,写于1982年3月,发表于1982年4月1日出版的《浙江大学校刊》85周年校庆专号。

71.《爱因斯坦的科学贡献和他的思想》,16000字,此系1982年3月26日在复旦大学“科学史和科学哲学”讲座讲稿,收在1983年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的《近代物理学史研究》(王福山主编)。

72.《关于我国“文化大革命”时期批判爱因斯坦和相对论运动的初步考查》,40000字,与屈敬诚(我指导的研究生)合作,完成于1983年5月,摘要发表于《自然辩证法通讯》1984年第6期和1985年第1期,全文收在1989年科学出版社出版的《爱因斯坦研究》(许良英、方励之主编)。

73.《关于科学史几个理论问题的探讨》,15000字,写于1982年,曾在1983年10月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代表大会上宣读,发表于成都《大自然探索》1984年第2期。

74.《爱因斯坦的唯理论思想和现代科学》,13000字,写于1983年9月,11月29日在美国波士顿大学“科学哲学讨论会”上宣读,发表于《自然辩证法通讯》1984年第2期。

75.《美国物理学史研究工作情况见闻》,13000字,写于1984年,发表于《自然辩证法通讯》1984年第5期。

76.《竺可桢——中国近代科学家和教育家的典范》,9000字,写于1984年5月,发表于《近代史研究》1985年第1期。

77.《二十世纪科学技术简史》,86万字,作者24人,由我和李佩珊、张钟静负责审订,修改、定稿,1983年10月完成,1985年6月科学出版社出版。其中由我执笔的有:引言,结束语,第一、二、三章。1986年12月23日《人民日报》(海外版)第二版曾发表此书《结束语》中的一节。

78.《A·爱因斯坦》,《中国大百科全书》物理学卷条目,12000字,写于1984年。收在1987年出版的《中国大百科全书,物理学》中,并曾发表于《百科知识》1985年第4期和第5期。

79.《王淦昌》,《中国大百科全书》物理学卷条目,1900字,写于1984年。收在1987年出版的《中国大百科全书,物理学》中。

80.《A·爱因斯坦》,《中国大百科全书》哲学卷条目,1500字,写于1984年,收在1987年出版的《中国大百科全书,哲学》中。

81.《物理学革命》,《中国大百科全书》哲学卷条目,2500字,写于1984年,收在1987年出版的《中国大百科全书,哲学》中。

82.《相对论》、《中国大百科全书》哲学卷条目,2500字,写于1984年,收在1987年出版的《中国大百科全书,哲学》中。

83.《纪念爱因斯坦,研究和学习爱因斯坦》,3200字,发表于《大学物理》1985年第3期。

84.《于子三运动纪事》,7500字,发表于《杭州党史资料》1985年第2期。

85.《历史理性论的科学发展史观刍议——为祝贺钱临照先生八秩寿辰而作》,9000字,写于1986年2月,发表于《自然辩证法通讯》1986年第3期。收在1987年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科学史论集》(方励之主编)。

86.《自然辩证法在中国三十年的风风雨雨》,6500字,写于1986年3月,原是为论文集《自然辩证法往何处去?》而写,该文集未能出版。

87.《发展马克思主义应注意的几个问题》,1000字,在1986年3月19日“加强交叉学科研究,发展马克思主义”座谈会上发言,发表于《自然辩证法通讯》1986年第3期。

88.《关于“双百”方针的回忆和思考》,1500字,写于1986年4月,发表于1986年6月19日《自然辩证法报》。

89.《“双百”方针带来的喜悦和悲哀给我们的启示》,1986年5月13日在《自然辩证法通讯》杂志社召开的座谈会和同年5月29日在马列主义研究会、中国作家协会等六个学术团体的座谈会上的发言,4500字,发表于《自然辩证法通讯》1986年第4期。

90.《“相对论”蒙受“反动政治观点”之冤》,2800字,与屈敬诚合写,发表于《中国科技报》1986年8月13日。

91.《关于贯彻学术上“百家争鸣”方针的几点意见》,1200字,1986年9月3日《中国文化报》。

92.《为“自由”正名》,2500字,1986年6月26日与《光明日报》记者戴晴谈话,发表于《新观察》1986年第20期。

93.《两篇在特殊历史条件下写的旧稿和两点补充回忆》,21000字,写于1986年10月,收在1987年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于子三运动——于子三烈士殉难40周年纪念文集》(李景先、田万钟、吴洵高编)。

94.《政治民主是学术自由的前提》,1300字,1986年11月6日《人民日报》。

95.《恩师王淦昌先生对我的启迪和爱护》,12000字,写于1986年8月,收在1987年科学出版社出版的《王淦昌和他的科学贡献》一书中

96.编《王淦昌和他的科学贡献》,24万字,与胡济民、汪容、范岱年合作,完成于1986年9月,书中周培源先生的《序》由我起草,《编后记》也由我执笔。书由科学出版社于1987年5月出版,以祝贺王淦昌先生80寿辰。

97.《关于王淦昌先生和母校物理系的回忆片段》,13000字,发表于《浙江大学校刊》1987年4月20日~6月22日,内容基本上与95相同。

98.《为编译<爱因斯坦文集>在商务印书馆当临时工的难忘岁月》,12000字,写于1986年6月,原系应商务印书馆回忆文集之约而写,至今未见出书。

99.《于光远同志在自然辩证法方面的几项重要贡献》,6500字,写于1986年11月,在1986年12月12日“庆祝于光远同志从事学术活动五十年学术讨论会”上宣读,原要出文集,受阻未成。

100.《争论从何而来?分歧何在?》,7000字,《自然辩证法通讯》1987年第10期。

101.《一项宏伟的历史工程——喜读<爱因斯坦全集>第一卷》,12000字,《自然辩证法通讯》1988年第1期。写于1987年11月。

102.自选文集《科学、民主、理性》序,1800字,写于2000年5月12日,这个文集选了1977年~99年间42篇文章,2001年12月香港明镜出版社出版。

103.《对“许良英和他的<爱因斯坦文集>”一文的更正》,1200字,写于1988年6月19日,发表于1988年7月23日《台州日报》。此文系对1988年4月16日《台州日报》上一篇虚假的报道进行澄清。

104.《关于阿罗不可能性定理和民主理论关系的理解》,6000字,写于1988年6月,发表于《政治学研究》1988年第6期。

105.《从一个译名反思民主意识》,2500字,写于1988年7月,发表于《新观察》1988年第20期,刊出时被编者删改多处。

106.《<爱因斯坦文集>为什么会有这些错误?》,2500字,写于1988年8月,发表于1988年8月28日《科技日报》。刊出时被编者删改不少,标题被改成“为什么会有这些错误?”。

107.《关于科学技术发展规律的思考》,11000字,写于1988年8月,发表于《自然辩证法通讯》1989年第1期。

108.《“双百”方针文献集》序,3500字,写于1988年8月,是为两位青年同志编的《“双百”方针文献集》而写的序,这个集子迄未能出版。

109.《驳民主缓行论》,2300字,写于1988年9月,发表于1989年1月9日《蛇口通讯报》。

110.对钟叔河《还来得及》一文的意见,300字,写于1988年10月,发表于1988年11月28日《人民日报》。

111.《文化现代化的目标——民主、科学》,1400字,1988年10月24日在一个关于文化建设座谈会上的发言,发表于1988年11月9日《中国文化报》。

112.《弘扬民主,批驳反民主逆流》,4000字,1989年1月12日在《国情研究》编辑部邀集的座谈会上的发言,发表于《国情研究》1989年第3期,刊出时被删改多处,题目改为“弄懂民主才能实现民主”,有意歪曲原意。

113.《弘扬民主批驳反民主逆流》,4000字,发表于《九十年代》1989年5月号,内容与上述《国情研究》座谈会的发言稿相同,刊出时无删改,但题目被改为“中国的反民主逆流”。

114.《民主与科学是现代国家立国之本——纪念“五四”70周年兼批判新权威主义》,7000字,写于1989年3月,原系应《科技导报》约请而写,但他们不用,改送《明报月刊》发表,见该刊1989年5月号。

115.《“五四”和中国的民主启蒙》,2500字,写于1989年4月,发表于1989年5月8日《世界经济导报》终刊号。刊出时题目被改为“民主是安定团结的唯一可靠保证”。

116.《新权威主义新在哪里?》,2500字,与王来棣合作,写于1989年4月,发表于1989年5月1日《百姓》半月刊。

117.《我们的校长竺可桢》,20000字,写于1989年5月,尚未发表。

118.《束星北先生传略》,6200字,写于1979年10日,收在1980年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浙江大学在遵义》(贵州省遵义地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

119.《爱因斯坦研究》第一辑,由我和方励之共同主编,共收论文13篇,资料3篇,25.6万字,是1985年3月在杭州召开的“爱因斯坦研究讨论会”的产物,1989年7月科学出版社出版。

120.《世界著名科学家传记,物理学家》第1卷,由我和钱临照共同主编,1990年8月科学出版社出版。

121.G·Holton《科学思想史论集》,35万字,参加译校者6人,由我负责编订,翻译工作开始于1977年,1990年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

122《回顾与反思——对真理、革命~科学、民主、理性的追求》,1958年6月以前的自传,22万字,写于1989-1993年8月26日。

123《许良英先生访谈录》,樊洪业、王德禄、尉红宇,9,000字,1990年10月18日,发表于中国科学院《院史资料与研究》,1992年第6期。

124《关于科学意识和现代化建设的几个基本认识问题》,4,000字,1991年3月28日在“在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二届二次理事扩大会议上的发言。《自然辩证法研究》,1991年  期。

125《悼念陈绍奏同志》,900字,写于1991年5月24日,发表于《自然辩证法研究》,1991年第8期。

126《黎明前的战斗——忆杭州解放前夜与陈向明同志共同战斗的岁月》,6,000字,写于1991年8月20日,发表于1992年12月中共杭州市委党史研究室编的纪念陈向明文集。

127《周老和<爱因斯坦文集>及其他》,12,000字,写于1991年11月30日,发表于祝贺周培源教授90寿辰文集《科学巨匠,师表流芳》,1992年。

128《为科学正名:对所谓“唯科学主义”辨析》,12,000字,写于1992年2月6日,发表于《自然辩证法通讯》,1992年第4期。

129《没有政治民主,改革不可能成功》,3,200字,写于1992年5月9日,发表于《未来与发展》,1992年第5期。

130《忆子三》,2,000字,发表于1992年10月25日《浙江农大报》。

131《忆束星北先生》,4,500字,写于1992年10月26日,发表于《物理学家束星北——纪念束星北先生逝世十周年》,江苏省邗江县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印《邗江文史资料》第6辑,1993年9月出版。

132《给江苏省邗江县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的信》,1,000字,写于1992年12月20日,发表于江苏省邗江县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印的《邗江文史资料》第6辑。

133《人权概念和现代民主理论》,15,000字,写于1993年5月1日,发表于纽约《探索》杂志,1993年8月号(终刊号)。

134《反对组织所谓“物理学研究中的唯心论”的大批判》,3,500字,写于1993年7月1日,发表于《自然辩证法通讯》,1993年第6期。

135《周老与爱因斯坦》,发表于《人民日报》1993年12月3日。

136《包遵信的89民运回忆录——<未完成的涅槃>序》,6,600字,写于1993年7月1日,发表于《争鸣》,1994年1月号。

137《为改善我国人权状况呼吁》,700字,写于1994年5月9日,共7人签名。

138《中国官场的人权奇观》,1,800字,写于1994年3月20日。

139《一生坎坷的忠贞的革命者——悼念何少琦同志》,3,000字,写于1995年5月20日。

140《世纪末中国科学的危机》,1,500字,发表于香港《华侨日报》,1994年7月29日。

141《“排万难虽百死以求真知”——竺可桢的“求是”精神和浙江大学校训》,3,600字,写于1994年8月13日,发表于香港《华侨日报》,1994年8月24日。

142《为保障王丹人身安全自由的紧急呼吁》,200字,1994年12月8日。

143《爱因斯坦的民主、人权思想对中国的影响》,4,000字,写于1994年10月26日,发表于美国科学协进会(AAAS)1995年2月年会。

144《迎接联合国宽容年,呼唤实现国内宽容》,1,300字,写于1995年4月,发表于1995年5月15日,共45人签名。

145《致江泽民、乔石信》,400字,写于1995年5月15日。

146《王淦昌先生是受杨振宁愚弄了》,7,000字,写于1995年7月20日,发表于《世界日报》1995年7月30日;《开放》杂志1995年9月号。

147《接受纽约科学院科学家人权奖书面发言》,1,000字,写于1995年8月17日。

148《我与黑白文艺社》,4,000字,写于1995年7月2日,发表于《校史一叶——纪念何友谅烈士暨浙大黑白文艺社文集》,1995年12月。

149《关于周邦立的片段回忆》,5,000字,写于1995年7月20日,发表于《校史一叶——纪念何友谅烈士暨浙大黑白文艺社文集》,1995年12月。

150《为王丹辩护》,4,500字,写于1996年11月10日。

151《民族主义与反西化的舆论导向——访致力于中国人权、民主事业的科学史家许良英》,安琪,1997年4月9日,发表于香港。

152《关于反右运动的片段回忆和思考——纪念反右40周年》,10,000字,写于1997年5月10日。

153《回忆曾漱——一个被人民的疾苦净化了的灵魂》,4,500字,写于1997年10月10日,发表于《她捧着一颗心来——纪念庞曾漱文集》,1998年4月,海潮出版社。

154《中国物理学家的社会责任感》,6,400字,写于1997年11月15日,发表于1998年1月22-25日在美国伯克利加州大学举行的,以“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物理学家在社会中的作用”为主题的国际物理学史讨论会。

155《忆12.9运动——一个高工一年级生的印象》,5,000字,写于1997年12月5日,发表于《求实精神与浙江大学12.9运动》,1997年12月,北京出版。

156《悼胡济民》,7,000字,写于1998年10月8日,发表于《浙大校友》1998年下册。

157《“但种草园”和“凤翻书楼”》,2,000字,写于1998年,发表于《张家渡》,何达兴主编,1999年11月海洋出版社出版。

158《关于<回忆张家渡联络点>一文的几点说明》,1,500字,写于1998年,发表于《张家渡》,何达兴主编,1999年11月海洋出版社出版。

159《痛悼恩师王淦昌先生》,11,000字,写于1999年3月2日。

160《“89”十年感言》,7,000字,写于1999年3月30日。

161《耀邦与知识分子心连心》,8,000字,写于2001年6月24日,发表于《怀念耀邦文集》第三集,香港亚大国际出版公司,2001年10月出版。

162《作为一个人的爱因斯坦》,12,000字,写于2002年10月4日,发表于《爱因斯坦文录》,浙江文艺出版社,2004年1月。

163《悼念田万钟》,3,000字,写于2003年5月24日。

164《痛悼挚友、同志李慎之》,20,000字,写于2003年5月10日,发表于《怀念李慎之》和《83封书信》。

165《痛悼恩师陈立先生》,9,600字,写于2004年5月13日,发表于《陈立先生纪念文集》,浙江大学出版社,2005年3月。

166《爱因斯坦奇迹年探源》,19,000字,写于2005年2月24日,发表于《科学文化评论》,2005年2期。

167《<走近爱因斯坦>引言》,2,000字,写于2005年4月7日,发表于《走近爱因斯坦》2005年6月,辽宁教育出版社。

168《关于立本小学回忆点滴》,2,200字,写于2005年3月18日,发表于《立本小学校志(1906-2005)》,2008年8月出版。

169《爱因斯坦的双重奇迹》,5,500字,发表于《物理通报》,2005年12期。

170《回忆中学时代的学习生活》,9,500字,写于2005年7月21日,发表于傅国涌编《过去的中学》,长江文艺出版社,2006年4月。

171《关于爱因斯坦致斯威策信的翻译问题——兼答何凯文君》,2,000字,写于2005年7月1日,发表于《自然辩证法通讯》,2005年5期。

172《我所了解的束星北先生》,13,000字,写于2005年12月,发表于《科学时报》,2005年12月23日。

173《浙大地下党及其有关情况》,11,500字,写于2006年1月26日,发表于《黎明前的求是儿女》,2008年9月中国青年出版社。

174《幻想·挫折·反思·探索——波涛一生的心路历程》,35,000字,脱稿于2006年7月2日,发表于《红岩儿女》第三部“一生都在波涛中”。

175《悼志成》,3,300字,写于2006年7月23日。

176《<黎明前的求是儿女>序》,3,600字,写于2007年7月8日,发表于《黎明前的求是儿女》,2008年9月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

177《悼汪容》,3,000字,写于2007年3月7日。

178《<爱因斯坦论犹太人问题>序》,2,000字,写于2007年4月29日,发表于《爱因斯坦论犹太人问题》,2007年6月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

179《当代中国大灾难的开端:反右运动——纪念反右50周年》,5,000字,写于2007年5月11日。

180《悼黄宗甄》,2,500字,写于2007年7月12日,发表于《求是》,39期。

181《一部多灾多难书稿的坎坷传奇历程——<爱因斯坦文集>再版校订后记》,10,000字,写于2007年10月6日,发表于《爱因斯坦文集》再版第三卷,2009年12月,商务印书馆。

182《林昭,中国的布鲁诺永生!——纪念林昭殉难40周年》,2,500字,写于2008年2月11日,发表于傅国涌编《林昭之死》,香港开放出版社,2008年9月。

183《接受美国物理学会2008年Sakharov人权奖答谢词》,4,000字,写于2008年2月14日。

184《83封书信——许良英、李慎之书信集》,邓伍文编,2008年4月,同心同理书屋出版。

185《可恶可悲的书报检查制度》,2,600字,写于2008年5月25日。

186《关于“普世价值”的争论》,4,000字,写于2008年8月16日,发表于《炎黄春秋》2009年第4期,题目改为《也谈“普世价值”》。

187《是爱因斯坦错了还是李约瑟错了?——与席泽宗先生商榷》,9,000字,写于2008年10月5日,发表于《科学文化评论》,2008年第6期。

188《也谈阿克顿的名言》,2,000字,写于2008年11月22日,发表于《炎黄春秋》,2010年7月号。

189《民主是普世价值辨析——与吴江先生商榷》,4,000字,写于2009年9月16日。

190《评“专制的对立面”之争》,与来棣合写,6,500字,写于2010年8月30日,发表于《炎黄春秋》,2010年12月号。

191《走出伪民主误区》,4,500字,写于2011年6月4日,发表于《炎黄春秋》,2011年10月号。

192《悼念朱厚泽同志》,1,800字,写于2011年6月19日。

193 《痛悼方励之》,3,000字,写于2012年4月20日。

194 《<方励之选集>序》,807字,写于2012年10月7日。


 

许良英起草《迎接联合国宽容年,呼唤实现国内宽容》的手稿

[转载]1月30日:告别父亲  [2月3日更新补充生平及著作目录]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