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志文 > 政经发展的任督两脉:美国能,中国能吗?

政经发展的任督两脉:美国能,中国能吗?

政经发展的任督两脉:

美国能,中国能吗?

 

     在武侠小说中,打通任督二脉就意味着脱胎换骨,武功突飞猛进。中医指出,任督二脉确是两条涉及长寿的经脉,但必须打开任督二脉间的断脉。在历史上,只有一人曾打开过任督二脉,那是印度的静树大师,而中国武林历史上没有任何人打开过任督二脉!

 

政经发展的任督两脉:美国能,中国能吗?
       
       任督两脉

 

在政治经济发展中的任督两脉就是美国模式。起码现在整个世界政经发展最成功的是美国。

这个国家有相当稳定平和的领导人更替制度,有开放的,海纳百川的心胸。是世界人才的汇集地,在世代千年的故国被欺压的少数民族,在政治斗争中落难王公,在故乡怀才不遇的失意青年,都想到这个国家来寻找第二春。甚至在专制国家的高干子弟,在天天看着电视上老爸痛骂美帝,而暗暗被父亲安排到美国去卧底,学习美国资本主义的堕落生活。更甚至,我们隔壁的社会主义金家,也把继承人送到美国资本主义的小表弟家里,享受胎教,回来后还是个混世魔王。

这任督两脉,打通何其艰难?!

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中国已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例如基本解决了温饱问题,上亿人摆脱了贫困,经济总量跃居全球第二。 现在慢慢有人开始问:『美国能,为什么中国不能?』问这个问题的人,心中想的,不是完全接纳美国的人文精神与社会制度,而是想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在不改变中国五千年的『优越文化』下,为什么不能超英赶美?在现有的勇猛发展势头下,是否能很快的教化美国这在三百年前的蛮夷之邦,尊崇我天朝威仪,优势文明?

就是退一百步(不是一万步,如果一万步,又回到文革时期哀鸿遍野,满清八旗的颟顸无能),有没有可能维持现有的民主协商制,冲破中产阶级陷阱,进入小康?

甚至有些勇敢猛进的学者在思考,趁着现有的快速中国发展势头,是否中国真的就能在现有体制下,打通任督两脉?

 最近,《一炮走红的国家》(Breakout Nations: In Pursuit of the Next Economic Miracles)为我们提供了这样的反思机会。此书作者鲁奇尔•夏尔马(Ruchir Sharma)是美国摩根士丹利公司负责新兴市场的投资家,这使得他具有全球的视角并拥有大量的一手材料。  夏尔马还是用了很大篇幅专论中国问题,并将其置于显要位置。 作者指出中国的隐忧,列举对中国乐观和悲观两派的观点和理由。

经济学家的共识是,一国长期的兴衰取决于制度的保障。不同的科学技术环境,就有不同的最佳制度环境。环视全球,恐怕没有那个国家像中国一样,能让人们的看法产生如此大的分歧了。这个分歧的核心在于: 『难道中国非得要完全改造成美国体制(所谓全盘西化),才能有前途?  

过去这些年,在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同时,也经历了巨大的社会阵痛。中国已由原先僵硬的计划经济体制基本转变为灵活有效的市场经济体制,中国的社会结构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现代国家的角度看,尽管基本的经济结构和社会框架已见雏形,但进一步改革现存体制中的痼疾和完善目前的社会结构,丝毫不比过去30年急剧的改革和变迁来得容易,相反,从多个层面和因素来看,未来的改革会更加艰难。在邓小平改革开放刚开始的时候,多数中国人都能从改革中获益,那时候的改革阻力小,成本也很低。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中国社会各阶层也快速形成和壮大,庞大且稳定的既得利益集团正在成为变革中国的强大阻力。 触及既得利益比触及世上的灵魂更难。       

《一炮走红的国家》警示我们,发达国家走过的道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许多国家在历史的长河中,以及与其他国家的激烈竞争中,都曾折戟沉沙而变得默默无闻。例如,在上个世纪的这个时候,阿根廷从许多指标来衡量都属于发达国家,然而,仅仅是几十年的时间,这个国家就沦落为发展中国家,目前在国际经济舞台上已变得基本无足轻重了。这些过往的经验表明,无论是摆脱贫困,迈向中等收入国家,还是希望成为高收入的中等收入国家,发展的路径可用沟壑纵横来形容,要么布满陷阱,要么崎岖不平。

正如夏尔马反复强调的,如果我们无法将若干关键问题解决好,那么,中国将可能陷入所谓“中等收入陷阱”之中而难以自拔,无法踏上高收入国家的征程,这一观点同样得到了多个国际组织和研究机构的背书。例如,2012年,世界银行曾发布一份颇有影响的研究报告《2030年的中国:建设现代、和谐、有创造力的高收入社会》,在这份长篇报告中,国外学者对当前中国经济增长的模式提出了强烈的质疑,并警告中国政府如果迟迟无法解决一系列紧迫问题,如经济活动中过多的行政干预、社会不平等、法治薄弱和环境污染等,中国便会风头不再,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泥沼之中。

中等收入陷阱问题,就是问:『中国是否能打通任督两脉?』

2000年开始,我在中国各地的大学里的公开演讲中,开始探索这个问题,从2005年开始,先在清华然后在浙大开了一门新课:【商业社会与现代中国】,试图了解这个国家任督两脉的问题。有了一些初步模糊的认识。

在享受到一炮走红带来的盛宴之后,作为当事人的我们必然会思考这种成长的狂欢能持续多久。虽说世间没有不散的宴席,但每次盛宴过后,我们总是期待着下次可以享受更大的盛宴。在经济史学家看来,一个国家保持二三十年的增长不足为奇,也不值得称羡,毕竟这样的国家已有无数,能够保持一二百年的稳定增长才可称为奇迹,才是值得我们孜孜以求的『盛宴』。

能够一炮走红,除了幸运,还是要有本事,一炮而红,而又能脱胎换骨,就需要看更深层次的地缘环境、民族文化、与社会机构的基本面分析。 这个分析需要的是智慧,这种智慧的结晶和集中体现便是构建一套稳定有效的制度体系,它能确保未来中国的发展建立在强大可靠的基石之上,同时为经济的长远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这正是中国最需要创建的,也是所有学者理解的『中国梦』的核心内容。这个打通任督两脉的过程,不是必然的,也有可能像在历史上,只有一人曾打开过任督二脉,那就是印度静树大师,而中国武林历史上没有任何人打开过任督二脉!

我的课【商业社会与现代中国】就是探讨这个问题,在教学中, 被请去喝茶,课程的安排也常受到阻力,这些喝茶与阻力,起码是中国人无法打通任督两脉的一个表象及可能原因。是值得全国学者与社会贤达深思的问题。现在我逐渐有了些清晰的答案,会慢慢的思考探索及搜寻史实与旁证,做仔细的推理与探讨。

就如同世界任何难题,慢慢弄懂了,就有了解决方案。世界上没有打不通的任督两脉,只有尚未建立完整的医学理论体系。现在我们连任督两脉是什么都不知道,还停在武侠小说里的传奇,又如何打通呢?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