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志文 > 家后-记师母

家后-记师母


 

【李志文对 家后 的导言与感言】

自我分析,我应该是个合格的老师。我在课堂上谈『职业、事业、命业』,在自己的生活上、生命里,我我所言,把教书育人当成命业。最受感动的,应该是这个一天到晚在我耳边唠唠叨叨批评我的师母。

孔老夫子说:『观其言、察其行,人焉叟哉』。我认为:这个天天批评我的唠叨女人是爱我的。她常说,只有疯子傻子才嫁你。各位想想,除了爱,有什么力量能让一个富家千金、北一女-台大毕业生心甘情愿的嫁一个大她将近二十岁,行为古怪,思想偏激的老家伙?

不见得所有学生都喜欢我,我起码知道,两个我最喜欢的得意门生、学术上有极好的成就,在美国顶尖大学当教授,对我就有极大的意见。其中有一个,在一个学术会议上,像一个生气撒娇的女儿,被师兄岳衡(北大深受学生喜爱的老师)拖到我身边坐下,整个会议中,努力的不跟我说话。我也像对待自己在发脾气的亲女儿一样,你不爱跟我说话,我也就自己闷着吃饭。岳衡也是个木讷念书人,老师不说话,自己也就埋头吃饭。我坐在那里,不招呼别人,其他的学者也不好坐下来。整个大厅,几百个学者,有些人没有座位,在首席上,四个师生闷头吃饭。

我不随流俗,敢于顶撞权威。我的脑袋里只有一根筋,思维中只有一个死理:仁信智清。自己心中的仁信智清,可能是别人感受的冷漠自私。我的仁信智清的最大受害者就是师母,她承受了我的仁信智清下,社会流俗排斥的大部分的后果。

浙大李班孩子,给我们夫妇带来极大安慰与充实。亲生孩子会长大、会高飞远扬。而学生是淙淙细流、源源不绝。只要心中有真诚的爱,生活中就充满了淳朴的欢笑。

下面这篇文章的作者刘XX(她自己隐名登载,我就没有资格指名道姓),也是个性情中人。她的外表高挑冷艳。李班孩子是精英浙大里的百里挑一(不是形容词,是名词),俊男才女一箩筐。聪明的孩子就算五官有点错位,但是两个眼瞳中透出的灵气,也是美丽异常。何况李班孩子绝大部分是高挑端正。在这一群金童玉女中,我开始的时候还真没有特别注意到她。

每年我从浙大回到杜兰上课,通常会找时间请三两个李班孩子在教授俱乐部或家里一起吃中饭,了解他们在美国的生活与感想。也通常是学生吃饱了,我说爆了。

这次我们两口子与刘XX及几个同学在教授俱乐部吃饭,是我第一次吃饱了,她说爆了。妙语如珠,我笑声不绝,她就越说越得意、越讲越精彩。

在离别前,所有李班孩子到我家包饺子。师母的手艺其实不差。她有【北一女-台大纠结】。这些北一女及台大毕业的天之骄子,整天心中自我批评不够完美。我也深受其害。一个自以为是、天下无双的男子汉,整天被老婆在学生面前批评消遣。别的师母,巴不得在学生前面露两手,这个师母是在家里从来不请客,就是请客也就是只请学生包包饺子,或到外面馆子包个厢房。

这次也不例外,请所有李班孩子来我家包饺子。李班个个优秀,耍嘴皮子是小菜一碟。聪明人有害羞的、没有嘴笨的。家教好的孩子,通常在大庭广众不显山露水,但是在家里聚餐,真情泼辣而毫无忌惮。刘XX果然名不虚传,在不久的将来,中国共产党会和平下台,全国会开放举行民主大选,这小姑娘还真有点可能入主中原,那时候中央政府一定搬离的中南海,把历史古迹还给了历史。刘XX用流利的中英文双声道对全世界说:【仁信智清,天下太平】,我在地下三尺,与基督耶稣及孔夫子下棋,狂笑 哈! 哈! 哈!


李志文 2013.5.26 清晨四点,写博客杀时差



 

家后-记师母2013-05-14 02:33 | (分类:默认分类)

家后-记师母 刘XX

昨天去师母家包水饺。要离别了。不忍。

我从来没有见过像师母这么好的女人。

师母是台妹。没来美国之前,听李老师说师母家境殷实,是富贵人家的女儿。我脑海里浮现的是一个高贵

但有点傲气的女子,精致并且严厉。

记得当时我们一大票人急匆匆地来到美国,晚上8点。每个人大包小包,大箱小箱,焦头烂额。

师母发短信说来接我们。叫我们别急。

我们看到一辆商务车驶来,下来一个女子,穿着一件运动背心,一条小方裤,白球鞋,架着一双褐框眼镜,

一下车就来搬我们这么重的箱子,开始往车里放,说着:路上辛不辛苦,车里位子小,挤一挤应该没关系

吧?我震惊了。这是谁啊?反正不可能是师母。

但是,她就是。这个近五十,穿着“女儿穿过不要”的衣服,活蹦乱跳,干这干那的女人,就是我们的师母,

就是传说中的富家千金。

师母爱吃会笑能唱乐跳,请我们去自助,我们一桌人吃了3个小时,已然一口都吃不进去的时候,师母还是个劲的吃,谈笑间,食物灰飞烟灭。一时兴起还掏出手机,唱支歌助助兴。我们讲笑话时,师母也和我们一起笑瘫过去。师母还追星,和纯文谈起萧敬腾的表情,就是两只眼里放着绿光的浪。

师母喜欢萧敬腾是因为萧敬腾翻唱过一首歌,曹格的《世界唯一的你》。众所周知,李老师来浙大已经十年了,不算前面他的经历,他和师母隔海相离至少已经十年了。师母说,她在美国带着四个孩子(李注:其实是两个,其他两个是前妻所生),谁说不辛苦呢?特别是每天晚上,一个人的时候,谁说不孤独呢?当然有恨,当然有怨 (李注:而且有时候怨声载道)。有一次心灰意冷,师母回台湾,晚上走在一块空旷的草坪上,突然远处小店悠悠放着萧敬腾在超级星光大道唱的《世界唯一的你》,突然,师母说,她觉得李老师对她亏欠的一切,她对李老师一切的恨都烟消云散了。

师母真的深爱着李老师(李注:我当然知道,但是她重来不承认,这方面我也不是什么好鸟)。牛人么,总是有些天马行空。师母就竭尽全力帮李老师安顿好一切。如同很多有名的professor一样,李老师除了事业,在生活上,还是有点愣愣的。比如签证啊,退休金报税啊,完全是师母来帮忙搞定。师母每次包一个信封,把所有资料都放进去,再三叮嘱李老师一定要记住,不放心,还打电话和助教确认。(李注:我承认,现在没有她,我活不了。)

师母很爱中华。学识渊博。上可谈三民主义,下可聊儒学佛教。作为一名中文学校的义务老师,师母有着非同寻常的耐心。师母经常去打义工。在去学校的路上,经常可以看到师母穿着一套运动衫,背着一个登山包,穿着球鞋走来走去。

师母经常和我们发邮件交流,聊人生聊爱情,盗封师母写的邮件贴上:


下面是害羞(她绝不承认)谨慎(到令我烦躁害怕)的师母突然吃了熊胆,在网上对李班孩子的公开表白(李注)

位高估了。我跟所有人一样,也常常火气很大,时喜时忧;也常常鸡肠小肚,斤斤计较,自私为己。不同的是,我可能比较会自我反省,听心里的声音。虽然我常常会为自己的许多+改不掉的缺点而觉得很受挫,幸好我们有积极向上的儒家思做支撑,苟日新,日日新。所谓做人,做人,人是做出来的,并不是生而定之。我们每天每个行为都把我们或者往好的,善的方向或者往坏的,恶的方向推进一点。这给了我很大的希望,过去的已经是sunkcost,下个行为,下句话我还有机会做好一点,让自己做成比目前更好的人。

林肯说我们人要为自己40岁以后的相貌负责(因为相由心生)。

佛家说圣人怕因,凡人怕果(所以是先觉)。

易经面对世事的无常多变,如果有根本的应对之道,总结一句,只有积善 (绝不是老话一句)。

现在的许多心理研究发现证实,助人的确为快乐之本(下次不快乐时,试试看,可大可小)。

 我们之间最多就是50步和百步的距离。年轻时我也不懂这些,甚至于有些反感,年纪越大越体会出中间的道理。已有同感的,我们互相切磋,共勉之;还没有的,没关系,撒个种子在心中,到了某个人生阶段,自然会开始这个思考。”


聊起爱情时,我们很好奇当时师母是怎么看上比她大二十岁,又离过婚的李老师的呢?师母笑了笑,soulmate,我们就是破锅配破罐。(李对师母表白:我承认是破锅,你可是玉罐。我靠,我今天怎么了?吃错药了!闷了几十年的话,都吐槽了!)

不得不说夫妻相这一说还真是有的,每次师母滔滔不绝和我们讲话的时候,真的有种李老师附体的感觉。如果师母和李老师一起开讲。。。orz........

从师母身上,我真的学到了很多东西,一个女人的智慧和大气,一个妻子的支持和付出,一个母亲的爱与呵护.......

遇见师母真是我人生经历中很大一笔财富,至少,有那么一个人,会让我一想起,就有一股暖流从头顶流到趾根。(李注:谢谢刘xx, 这个长相极为文静,在公开场合也一副淑女摸样的她,勾得我们老夫老妻公开真情表白。)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