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志文 > [转载]朱镕基曾亲自紧急赴沪处理国债期货“327”事件——回忆1995年国债期货市

[转载]朱镕基曾亲自紧急赴沪处理国债期货“327”事件——回忆1995年国债期货市

327事件是中国金融史的重要事件。我的清华老板,及中国中央少有值得称道的官员朱镕基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在我的【啥玩意系列】中,有关金融问题的讨论将是重心。金融是我的学术兴趣与专长。这篇文章也会是我的课【商业社会与现代中国】及【会计与资本市场】的辅助读物。
感谢新浪博客为我的学术研究与教学提供了新工具。

朱镕基曾亲自紧急赴沪处理国债期货“327”事件

                  ——回忆1995年国债期货市场“327”烈变

复旦大学金融与资本市场中心主任    谢百三教授

上海国债期货市场在关闭了18年以后终于又要开启了。这个消息令人振奋、激动,也夹带着几分担忧。特发表笔者当时为此事写的一篇小文章——《上海国债期货市场“327”烈变》,以飨读者,也以期引起人们的警惕与重视。

有几个事情要补充说明一下:

文中所讲的空方某主力机构主要是讲万国证券公司和辽国发。在这次事件中,万国亏损达16亿之巨,难以为继;后被申银兼并,成为今日之申银万国证券。

当时上海市民人心惶惶,全市议论纷纷,担心万国破产,纷纷去万国证券抛股兑现。时任常务副总理的朱镕基亲自赶到上海,连夜召开紧急会议,很果断、坚决地处理此事。提出:一、先不要追究个人责任;二、全上海的银行行动起来,一起拯救万国证券。他令各大银行借钱给万国证券,万国各营业部柜台上堆满了如山似成捆的人民币;起先蜂涌而来排队兑现的市民一看此情,顿时人心安定下来,过了一阵,纷纷散去,不抛股,不兑现了,股市也渐渐走稳,回了上去。

我们当时感到朱镕基太有能力和魄力了,任何紧急重大事件都会被他化险为夷。上海证交所后来对“327”事件的处理,协议平仓,及5月份关闭国债期货市场应都是朱镕基亲自决定或批准的。尽管当时的处理也颇有非议,但都是最符合实际国情的。

事后没几天,管金生总经理忽然发现了我于出事前十天发给各大机构的研究报告。这份报告研究了当时的通胀严峻形势及财政部为了保证国债信誉,极可能将几年前低利率及现在高利率的差价5.28元补上,再加上保值贴补率;因此最终价会很高;“谁如果在“327”等国债期货上做空,将会陷入灭顶之灾,亏得一无所有。”(当时中经开是很同意和支持我的。)管金生事先高高在上,根本不看我们高校老师的研究报告。事后,他的手下将我的报告再给他看时,他痛苦万分,后悔不迭。第二天请我们去一谈,他十分诚恳及悔恨,说可惜了,可惜了;并说:“谢老师如果想下海,我们万国第一个欢迎。”他还借了我一个当时很时髦的BP机,让我随时和他保持联系。

北京仍有学者盯着这件事,在“两会”分组会上讨论此事,说:北京出了王宝生(副市长,因犯有重大错误而自杀),处理了;上海出了管金生,违反金融法规,造成国家重大损失,为什么不抓?

在这种社会压力下,管金生不久被锒铛入狱,获刑16年,结束了其“股圣”的历史。理性地思考,管金生是在最后8分钟令全国万国证券分公司自营账户一起巨量砸空“327”,(有的属于无资金的虚假做空),是犯了大忌的,(只有少数分公司未执行,我北大同学姚敏良在深圳万国当领导,他们分析了当时形势,不敢做空,顶住而未执行管的命令。)

上海证交所于当晚召开紧急会议,各大证券公司领导均去开会。上交所总经理蔚文渊向大家(多方)打招呼说:大意是,这次万国犯错出了大事,大家要让它一步,万国如果完全被打死了,破产了,大家(多方)也赚不到钱了。多数证券公司领导表示理解上交所的处理。(详见附文)

管金生也到会了。平时很多人“管总长,管总短”,此时无人理他,灰溜溜地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可见商场如战场,人情世故,功利得很啊!

上交所的行政处理结果,救了万国,中止了它更大的亏损,减少了国企的损失;也停止了众多散户的更多的盈利。在当时转轨时期,大家理解也接受了;但却客观上破坏了金融市场的游戏规则,破坏了金融市场的信用,这在成熟市场是万万不敢干的。同一时期的英国青年利森在新加坡市场的操作导致有200年历史的巴林银行巨亏,轰然倒塌,以一元英镑出卖。利森写了个纸条:“Sorry, excuse me!”就逃了,最后新加坡硬把他引渡抓了回来,判了六年半。——即宁可局部损失,也不可丧失金融市场信用。我国今后也必须这么做。

今天,国债期货市场要重开了,是好事。它会促进国债发行,它会吸走相当一部分资金。它放大33倍,(当时放大40倍);但是,通胀当时高达25%,现在仅3%;波动小了,操作空间也小了,它还限定50万以上的人可进入。(不过现在M2多了),依然是魅力与风险共存啊!

股友、期友们,小心小心再小心啊!

【本周股市:在人们对国债期货重开的期待和恐惧中温和爬行,还是板块牛市。投资者对新生的市场要有几分敬畏才好。不知深浅,切莫下水。】

谢百三  2013.9.6

 

附文:《上海国债期货市场“327”烈变》——引自谢百三主编《中国市场上的国债股票基本和美元》;中国物价出版社19957月版第220223

 

上海国债期货市场“327”烈变

谢百三

惊心动魄的一幕

1995223日,财政部关于1995年新债发行的具体细则公布,加之关于“327”贴息的消息在市场上逐渐传开,僵持了一月多的聚集在327品种上方的多空双方又一次激烈搏杀。开盘初始,众多中小机构、散户将空方压出的200多万口148.5元空盘,瞬息吞食完毕,这样,债券期货价格一路过关闯隘而飙升。尾市,空方某主力机构无法承受巨额亏损,失去理智,竟挂出1200万口抛盘,将价格强行压至147.50元,327合约由暴涨3元转变为下跌0.71元。上海一些大中户的债友,一直为成功地参加攻坚战而兴高采烈,在最后8分钟内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原来盈利100%多(涨2.5元盈利1倍)顷刻之间化为乌有,转巨赢为大亏。一位为公司做此业务的大姐,哭着跌跌撞撞地离开了证券公司。众散户郁郁离场。当晚11点,上海证券交易所在召集大中机构开会后果断决定发出公告:“223162213秒以后的327品种所有成交无效,收盘价以151.30元计,并将严肃处理违规的会员公司。”这才将散户多头的不满心情平息下去。次日,上交所决定开设临时性的以0.50元为限的涨跌停板制度,327又一步涨到151.80元。周六,上交所宣布将对仍持有300多万口巨仓的327等诸品种实行协议平仓,如仍不能将仓位降下来,上交所将以2728日的加权平均价于29日强制平仓。

上海为此传言沸沸扬扬,公交车上、菜场上均在议论此事。国家体改委、中国证监会、上交所、深交所对此均极重视。由于财政部于同月26日通过电台、报纸宣布了对92年三年期国库券在先贴息5.48元的基础上再算保值贴补率,因此,做空的主力、大中散户的败局已定——这是中国证券史上惊心动魄的又一幕,其影响所及比当年的“宝延风波”大十倍。估计有几家做空的大机构可能面临搁浅之危险。225日,有的做空主力的各证券营业点前已出现了挤兑现金的长龙。新中国证券史上终于也出现了在一场大战中机构会否有信用危险的巨大风险,真是令人惊愕不已。

不听学人劝  吃亏在眼前

这一事件给人的教益极深:

1)国家对期货尤其是国债期货市场监管仍不够有力,没有一个自动风险控制的电脑报警系统与机制。

2)国家一些重大的经济政策(如327贴息等)决定、公布太慢。如果一开始就明确,断不会有如此多人在此低价上做空。这也无形中使空方产生错觉。

3)证交所没有及时报警、限定紧急平仓的机制及电脑装置,没有对各公司持仓席位、借他人席位的监控审计手段,也没有关于因政策变动引起价格巨变时的应急措施。

4)空方各大中机构的一些同志对宏观经济不研究,对于因通胀引起的不断上涨的贴补率预测,屡测屡错。此次通胀是各种因素综合作用下形成的混合型通胀,形成得慢,能量聚集得大,因此退下去也退得慢。据悉,上海一些大机构自有一套理论,偏坚信327兑付时贴补率会降到9%以下(那样的话兑付价应为146.5元)。此外,对于贴息5.48元,笔者早在1995年元月10日《上海证券报》上就撰文指出:“国债192在今年6月兑现时,有可能补上原年利息9.5元与现银行年利息12.24元之间的息差(2.74元),两年为5.48元。这个息差问题,做空者必须考虑。……”(注:此观点参见第九章附文:《国债市场价居高不下,原因何在?》)。当时,文章发表后,一些做空机构将这苦口婆心的劝告当作“唱多”。有友当晚来电称:“以后别写唱多文章了,有的做空机构很不高兴。”其实,当时撰写此文,是事先反复查了财政部1993710日公告及1994317日财政部长答记者问等多份材料后,意识到贴息可能性极大,意识到坚持做空者,有一天可能会为此亏得惨不忍睹,可能会被爆仓打穿,因而两次在大报刊上撰文提醒,劝告空方主办,然而却未引起他们的注意!竟有那么多的大机构在如此重大的问题上不研究政策法规,以致遭今日之大难。实在令人痛心!

5)个别主力机构总想通过上海国债期货市场的混合交收制度,通过做空,将1995年发行的“不保值”的所谓“垃圾国债”,硬塞给多方机构与散户,达到发行新国债及自身盈利的目的。这种不管群众痛苦、不体恤民心的心态,导致他们一意孤行,逆势做空。当财政部宣布上市仅1/3相当于500亿元(1000亿元不上市)时,他们的想法不仅落空,而且必然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反过来被众多的散户多头一起淹没在灭顶之灾中。因此,我劝所有大中机构的操盘者们在期市这个市场经济竞争场上,要保持一颗正直、善良的心,才能得到人民——散户的支持,顺市场、顺民心而为。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说心里话,尽管我一直看多,做多,但却时时为做空机构、散户难受。当财政部公布贴息决定时,我正在由京返沪的列车上,深为做空主力忧虑,这简直是水淹首顶啊!里边还有复旦不少毕业生呢!怎么办呢?切记: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没有金融市场,就没有今天高速发展的上海

 

[转载]朱镕基曾亲自紧急赴沪处理国债期货鈥327鈥澥录鈥斺敾匾1995年国债期货市

中国工商银行


 

[转载]朱镕基曾亲自紧急赴沪处理国债期货鈥327鈥澥录鈥斺敾匾1995年国债期货市

国家开发银行


 

[转载]朱镕基曾亲自紧急赴沪处理国债期货鈥327鈥澥录鈥斺敾匾1995年国债期货市

中国农业银行


 

[转载]朱镕基曾亲自紧急赴沪处理国债期货鈥327鈥澥录鈥斺敾匾1995年国债期货市

招商银行


 

[转载]朱镕基曾亲自紧急赴沪处理国债期货鈥327鈥澥录鈥斺敾匾1995年国债期货市

星辰银行


 

[转载]朱镕基曾亲自紧急赴沪处理国债期货鈥327鈥澥录鈥斺敾匾1995年国债期货市

上海证券交易所(国际开发银行之左侧)


 

[转载]朱镕基曾亲自紧急赴沪处理国债期货鈥327鈥澥录鈥斺敾匾1995年国债期货市

金茂大厦旁更高的大楼拔地而起


[转载]朱镕基曾亲自紧急赴沪处理国债期货鈥327鈥澥录鈥斺敾匾1995年国债期货市

长大了要考上海的大学


 

[转载]朱镕基曾亲自紧急赴沪处理国债期货鈥327鈥澥录鈥斺敾匾1995年国债期货市

女儿是父母的贴身棉袄


[转载]朱镕基曾亲自紧急赴沪处理国债期货鈥327鈥澥录鈥斺敾匾1995年国债期货市

人流如潮


[转载]朱镕基曾亲自紧急赴沪处理国债期货鈥327鈥澥录鈥斺敾匾1995年国债期货市

去过十多个国际金融中心大城市调研过的博士谢国梁说:“上海比约、

伦敦、巴黎、法兰克福、东京、香港、新加坡发展都要快得多得多!”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