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志文 > 租赁在金融大转型中的角色

租赁在金融大转型中的角色

租赁在金融大转型中的角色

 

李志文

2013.10.21

        1980年,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至今,中国在短短的35年,从三千年的农业社会,跨越工业社会,走到商业社会的大门口。这是不可思议的大成就,英美是花了三百年度过工业社会。当然社会发展的先行者,需要长期的摸索与尝试,模仿者要快捷得多, 无论如何还是值得骄傲与庆幸的。

  未来面对的是极为艰辛的挑战。西方国家的工业革命发生在十八世纪,用了将近三百年的时间,去摸索商业社会的入口。终于在二十世纪的末期(1970年代以后)进入商业社会。希腊,西班牙等国还在商业社会大门口。1994年到今天,一连串没玩没了的环球金融风暴的主要原因就是许多工业国家在进入商业社会。这个历程中的跌摸滚爬都与金融有关。金融风暴就是这个过程的跌摸滚爬的各种表象。

    中国的沿海大城市已经在商业社会的大门口,上海刚刚成立的自贸区,与深圳前海就是中国迈入商业社会的里程碑。

租赁在金融大转型中的角色
 

 

 

         在进入商业社会的过程中,最艰难的社会基本结构建设(social infrastructure)就是金融体系的重新建构。

         在打造现代金融体系的过程中,最艰难的一个环节是构建扎实牢靠的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衔接口。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街口工程十分复杂,就是在农业社会也是个非常重要,朝廷难以解决的问题,譬如宋朝王安石变化中的青苗法,就是试图解决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接口。

         中国上海、深圳就要进入商业社会,全国就要进入体制改革的深海区。中国脆弱僵硬的金融架构完全无法适应中国实体经济的高速发展。一连串的金融危机无法避免。我们不能削足适履,也不能固步自封。戒急慎忍,乃至高法则。

         租赁是这个经济发展重要时刻的关键产业。

         租赁的特质就是为每一个实体交易,量身打造一个租赁合同。这个量身打造的租赁合同就是虚拟经济的防火墙。让每一笔实体经济有关的金融交易有了可以单独辨别的合同,任何一笔金融交易出了问题,就有了可分离性,这个可分离性就是防火性。有系统的租赁合同及合理易行的法规,就成了一个基本防火墙。健康完整的租赁法规及基础建设将成为中国健康走向虚拟经济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中国经济在高速发展,而中国租赁产业刚刚才在起步。中国的第一个有规模的正式租赁培训,是在2009年,由我主持的浙江大学商学研究院及上海市租赁协会合作,成功的开出与有了些初步的成果。上海租赁协会的交易平台是这个中国第一个租赁培训班的自然延伸。

      我在2007年,经过从2000年开始的浙大张俊生书记的邀请,通过慎重考虑接受了浙大邀请出任浙大商学研究院院长,同时成立浙大李志文商学班。这个班的学生是在每年浙大大一5500 个新生中最好的一百人里选出35人。可谓人中龙凤。浙大李班同学都起码保送美国杜兰大学商学院修读金融硕士。有些去了哈佛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纽约大学、康耐基梅隆大学。美国杜兰大学的金融硕士也算是世界前列。

       上海租赁平台季刊第一期中有些文章是由浙大李班学生收集资料与起草。编辑人之一,周婕,是我在浙大的博士生,也是这个工作计划的助教,更是这个租赁平台建设的参与者。都是一些孩子,工作不免稚嫩潦草,但是充满了生机,就像中国正在蓬勃发展的商业社会幼苗。希望所有的贤达不吝指教,多多鞭策。当然,这些李班学生还是孩子,粗糙缺失在所难免,请读者包涵指教。

 

后记:这是一本小小不起眼的协会刊物,主要是有刚刚念完博士班一年级的博士生周婕领军的一群大三的娃娃兵写作与编辑的。租赁是中国非常崭新的行业,将会对中国走入商业社会有关键性影响。这个不起眼的小产业,刚刚开始起步的小协会,一群开始学习严肃学术研究的娃娃兵,谁知道了,他们说不定有一天会成为历史人值得带上一笔的小群体。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