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志文 > 马克思与燕妮的旷世爱情(转载)

马克思与燕妮的旷世爱情(转载)

【浅介马克思的个人世界】在社会科学界,三个最不能忽视的学者是:亚当斯密、马克思、与凯恩斯。而马克思的爱情故事与内力支持是最值得分析探讨的。 有经济头脑的,没有穷困一生的。马克思是极少有的例外,他的注意力大大超过财富的个人价值,而看到财务的社会含义。这又跟他的人生伴侣有点关系。
这篇文章一定会进入我未来的写作计划中,这个故事会在经济与金融界里,启发深思。
原文地址:马克思与燕妮的旷世爱情 作者:晓薇

   

[转载]马克思与燕妮的旷世爱情

    近日阅读了伟人马克思的爱情历程,很为感动!感动于马克思与燕妮爱情的深切、热烈、坦荡和真挚。复制在博客空间,以作留念!就象“古镜照人”千古绝唱一样,永留在心!

  

    燕妮是个美丽的贵族小姐,有"特里尔舞会皇后"之称,追求她的贵族很多,可她独钟情于小她4岁的马克思.由于身份地位悬殊,她们的恋情最初并不被祝福,因此受到了燕妮家人的阻挠.但她仍坚持与他私定终生.在苦等马克思7年之后,两人终成连理.

  婚后,由于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事业他们受到了当局的迫害,燕妮一直跟着丈夫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在生活上,她是个好妻子,一心服侍他的丈夫卡尔,在工作上,她更是好帮手,她抄写马克思的手稿,纠正其中的错误并润色。她也是好母亲,在与卡尔的婚姻生活中她一共生育了7个孩子,但是只有3个女儿活了下来。三个女儿也深受父亲的影响,她们分担了马克思的部分工作或者参与到工人运动中。

  后来,燕妮被诊断患上癌症,1881年12月2日,67岁的燕妮长眠不醒了。这是马克思从未经受过的最大打击。燕妮逝世那天,恩格斯说:“摩尔(马克思的别名)也死了。”在以后的几个月里,他接受医生的劝告,到气候温和的地方去休养。可是不论到哪儿都忘不了燕妮,止不住悲痛。他写信给最知己朋友说:“顺便提一句,你知道,很少有人比我更反对伤感的了。但是如果不承认我时刻在怀念我的妻子——她同我的一生中最美好的一切是分不开的——,那就是我在骗人。”他的这些话是多么令人感动啊!

  1883年1月11日,传来了大女儿突然去世的噩耗,马克思的病情加重了。1883年3月14日中午,马克思安详地、毫无痛苦地与世长辞了。1883年3月17日,马克思被安葬在海格特公墓燕妮的坟墓的旁边。

    回顾这段感情,你会发现,马克思的求爱艺术是绝无仅有的,浪漫之中充满了幽默情趣,一面小镜子留下了爱情的千古绝唱。卡尔和燕妮相爱已久,俩人谁也没有说出“我爱你”这三个令人心醉的字眼。一天黄昏,马克思和燕妮坐在摩泽尔河畔的草坪上谈心,马克思深情地望着燕妮轻声说:“燕妮,我已经找到心爱的人了!” 燕妮心理一颤,随后问道:“你爱她吗?” 马克思热情地说:“爱她!她是我遇见过的姑娘中最好的一位,我将永远从心里爱她!”燕妮强忍住感情,平静地说:“祝你幸福。” 马克思接着风趣地说:“我身边带着她的照片呢,你不想看看吗?”说着就把一只精美的小匣子递了过去。燕妮打开小匣子,心中的疑团顿时解开。原来小匣子里是一面小镜子,镜子里正映着自己那张绯红的脸庞。

  比起朝朝暮暮的缠绵,我更喜欢他们相隔两地时的书信往来.从来不知道,原来我们的伟大导师除了写出洋洋洒洒百万言后来颠覆整个世界的资本论外,也能有如此浪漫温情的一面!

  当燕妮因母亲垂危离开了他几个月时,他便在给她的信中写道:“深挚的热情由于它的对象的亲近会表现为日常的习惯,而在别离的魔术般的影响下会壮大起来并重新具有它固有的力量。我的爱情就是如此。只要我们一为空间所迫,我就立即明白,时间之于我的爱情正如阳光雨露之于植物——使其滋长。我对你的爱情,只要你远离我身边,就会显出它的本来面目,象巨人一样的面目。在这爱情上集中了我的所有精力和全部感情。……我如能把你那温柔而纯洁的心紧贴在自己的心上,我就会默默无言,不作一声。我不能以唇吻你,只得求助于文字,以文字来传达轰吻……”

  马克思的爱情诗歌中,既有得到爱情后的欢乐幸福和海誓山盟,又有得不到燕妮音信时的忧虑和悲伤。"我永生不能将你遗忘,咱俩永远对对双双。 你在我的心中,就像玫瑰长在枝上。"这位无产阶级革命家在爱情上和普通人一样,有着极其强烈的情感,卡尔在悲伤孤独时吟唱道:"假如在渺茫的希望中, 你饱尝惊恐、绞断愁肠,假如你的面容变得更加美丽,美丽中闪烁着痛苦的奇异力量。那么我真想飞到你身旁, 鼓起勇气向你表露衷肠,说一声:我只对你一个钟情,心中燃烧的火焰也像你一样。我胸中那强烈的感情, 在痛苦地嘲弄激荡,一种神秘的力量主宰着我,这种力量也使你眼泪流淌。"
  
  马克思对燕妮的情爱愈是炽热,愈是疯狂,燕妮就愈是担忧,她在给卡尔的信中写道:“唉,卡尔,我的悲哀在于,那种会使任何一个别的姑娘狂喜的东西,即你的美丽、感人而炽热的激情、你的娓娓动听的爱情词句、你的富有幻想力的动人的作品——所有这一切,只能使我害怕,而且,往往使我感到绝望。我越是沉湎于幸福,那么,一旦你那火热的爱情消失了,你变得冷漠而矜持时,我的命运就会越可怕。卡尔,你要看到,由于担心保持不住你的爱情,我失去了一切欢乐。我无法尽情陶醉在你的爱情里,因为我觉得它再也得不到保证了。对我来说,没有比这个更可怕的了。”通过马克思父亲的提醒,认为在燕妮付出巨大牺牲情况下,马克思不仅仅是用诗人般的狂热,而应表现出大丈夫式的坚定来使燕妮得到安慰和心安!至此,马克思从狂热的浪漫主义诗人变成稳重的男子汉,最终造就了一代思想家!


  在他们结婚16年后,燕妮带着孩子从伦敦回到老家特利尔城看望母亲,没几天马克思就受不了,憋溢不住小别的思念之情。他在信中幽默而深情地写道: “我的亲爱的,我又给你写信了。因为我孤独,因为我感到难过,我经常在心里和你交谈,但你根本不知道,既听不到也不能回答我。你的照片纵然照得不高明,但对却极有用,现在我才懂得,为什么‘阴郁的圣母’,最丑恶陋的圣母像,能有狂热的崇拜者,……无论如何,这些阴郁的圣母像没有一张象你这张照片那样被吻过这么多次,被这样深情地看过并受到这样的崇拜…… “诚然,世间上有许多女人,而且有些非常美丽。但是哪里还能找到一副容颜,它的每一个线条,甚至每处邹纹,都能引起我的生命中最强烈而美好的回忆?甚至我的无限悲痛,我无可挽回的损失,我都能从你的可爱的容颜中看出,而当我遍吻你那亲爱的面庞的时候,我也就能克制住这种悲痛。”

  马克思的这封情书,使我们看到,真正的爱情,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削弱,不会随着生活的磨难而褪色。对男女之间的情爱,马克思坦坦荡荡,从不遮遮掩掩,装得道貌岸然,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在马克思看来,一个人没有爱情来温暖和丰富生活,是“过于冷酷”和“过于贫瘠”的,他曾说:“如果你的爱没有引起对方的反应,也就是说,如果你的爱作为爱没有引起对方对你的爱,如果你作为爱者用自己的生命表现没有使自己成为被爱者,那么你的爱就是无力的,而这种爱就是不幸。”

   依稀想起了"长生殿"中人,总说,对于面临死别的一对相爱的人,活着的总要比死去的更痛苦,因为他/她要忍受失去他/她的残忍.燕妮走后,马克思的心已经跟着去了,世界上有多少情侣真能如梁祝般死当同穴呢?相形之下,马燕的故事更加真实感人,令崇尚真爱的世人羡慕!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