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志文 > 秋声赋

秋声赋

我出生在蔽塞贫穷的云南文山,虽然当时在沿海城市,南京、北京,早已经用了世界通行的阳历,云南文山还是用纯粹国货阴历。跟着父母逃难到了台湾杨梅,其实也是农村,但是整个台湾早已经改用世界通行的阳历。我的生日也就把阴历记录不加修改的变成阳历。大清遗民的外婆,可不理这些洋玩意, 在世的时候,一到我的阴历生日,在便当盒(午餐饭盒)中一定加个蛋。

婆婆过世后,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人真正记得我的正确生日,包括我自己。生日就成了抽象符号,没有真实的意义,但有与时俱进、触景生情的含义。今天,在我的阳历生日,我又带着泪,想到真正知道我生日的外婆,及那颗香喷喷的荷包蛋。

教了一辈子书,学生多了,总有几个记得我的“阳历化”的阴历生日。这几天,伊妹儿上的祝福多了起来,有几个学生大老远的来请我吃饭,今早打开伊妹儿,是成串成串的祝福。教书是清寒事业,但是绝不孤独。在凄清的秋声中,偶尔有几响温暖的童音。

欧阳修的秋声赋是我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身为军人,经常驻扎在外地的父亲,在家教我读的一篇散文。读到【 是谓天地之义气 ,常以肃杀而为心。 天之于物,春生秋实 】,我幼稚的心灵陡升隐隐的惶恐与不安。这个不安常萦绕我心中。

随着日换月移,四个亲生孩子长大成人,更重要的是一代一代,成千上万个我教出来的孩子逐渐成才,偶尔一封小简,一通电话,我在他们的音影中看到自己。在秋声中得到安慰。天地义气,岁月肃杀,让卑微的我,至少有机会做了一件高尚的事:欢欣愉快的为一代一代人类腾出宝贵的地球空间。地球,整个已知宇宙中唯一有生命的星球,需要一个一个卑微的我,欢欣的活着,疼快的腾出空位,为世世代代的人类,好好的珍惜这个超级美妙星球的每一寸土壤。



秋声赋

【秋声赋】
欧阳子方夜读书,闻有声自西南来者 悚然而听之,曰:“异哉!”初淅沥以 萧飒 ,忽奔腾而砰湃;如波涛夜惊,风雨骤至。其触于物也,鏦鏦铮铮, 金铁 皆鸣;又如赴敌之兵, 衔枚疾走 ,不闻号令,但闻人马之行声。余谓童子:“此何声也?汝出视之。”童子曰:“ 星月皎洁 ,明河在天,四无人声,声在树间。”
  余曰:“噫嘻悲哉!此秋声也。胡为而来哉?盖夫秋之为状也,其色惨淡,烟霏云敛;其容清明,天高日晶;其气栗冽, 砭人肌骨 ;其意萧条,山川寂寥。故其为声也,凄凄切切,呼号愤发。丰草绿缛而争茂,佳木葱茏而可悦。草拂之而色变,木遭之而叶脱。其所以摧败零落者,乃其一气之余烈。夫秋,刑官也,于时为阴;又兵象也,于行用金。是谓天地之 义气 ,常以肃杀而为心。天之于物,春生 秋实 ,故其在乐也,商声主西方之音,夷则为七月之律。商,伤也,物既老而悲伤;夷,戮也,物过盛而当杀。”
  “嗟呼!草木无情,有时飘零。人为动物,惟物之灵。百忧感其心,万物劳其形,有动于中,必摇其精。而况思其力之所不及,忧其智之所不能,宜其渥然丹者为槁木,黟然黑者为星星。奈何以非金石之质,欲与草木而争荣?念谁为之 戕贼 ,亦何恨乎秋声!”
  童子莫对,垂头而睡。但闻四壁虫声唧唧,如助 余之 叹息。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