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志文 > [转载]孤独富豪的商学院私密派对

[转载]孤独富豪的商学院私密派对

世界第一个EMBA是我设计出来的,而且是全球性的Global EMBA (GEMBA)。我的合伙人是当时的复旦管理学院院长郑绍濂,与台湾大学管理学院院长张鸿章。开始於1989年。我们是真学者,以高学术标准,要求事业高端人士念书。长江的项兵是我在香港科大任用的助理教授,他在我身边了解了EMBA 的特质与运作方法,我会把这段历史写出来。

本文刊于第108期—专题

本刊记者 高诗朦 吴达 王凌 肖冰

 [转载]孤独富豪的商学院私密派对

       这是有关一群“高处不胜寒”的人报团取暖的故事。其中充斥着美女班主任被灌醉后送回宾馆房间、李亚鹏请客喝的酒都是一两万的茅台等细节;这是一群地位优越的人彼此身份碰撞的故事,大多数人知道“不要像在单位一样发号施令,颐指气使,否则别人会以为你傻冒或有病”;这是一群手握资源者进行交换的故事,一次课堂案例分享会上,一位企业家谈到自己与政府的关系有困难,旁边的人立即拔刀相助:我跟你们的省长很熟,我可以给你引荐一下。
       从本质上说,发生在长江商学院EMBA或总裁班学员间的,更像是一群孤独者彼此寻找共鸣、试图放心倾诉的故事。
  很多事情“不能公开说”,这是采访中听到的最多的一类话,这增添了神秘感。信源大多匿名,尽管经过了熟人介绍、名片交换等程序,他们大部分仍然要求在稿件中隐匿身份。更多的则是拒绝。“能说的段子没法公开。无非是吃饭喝酒唱歌高尔夫,和常人区别不大,只是花钱更多而已。”其中一位学员说。
  这些学员的私下聚会与常人存在显而易见的区别。比如地点。红酒品尝会是一位同学包下一艘游艇举办的;第11期的一些学员有幸做客香港“燕鲍翅大王”林振旋家,吃他自己亲手烹制的家宴。
  试图窥探这些有钱人私生活的人没准儿会失望。例子之一是,他们在兴起时会去唱歌,唱的通常《涛声依旧》、《东方之珠》等老歌;他们跳舞都是跳三步四步,旁观的工作人员对《博客天下》回忆说,“有点老土,也挺好玩的”。
  即便是外人浮想联翩的隐秘细节,被言之凿凿地说出来后也少些传奇色彩。在夜总会聚会时,偶尔有人叫“小姐”,但过来就是陪喝陪聊天,“一个个挺文静清秀挺年轻的”。至于男女结识,更多是在戈壁滩上而不是宾馆房间里发生的。在每年举行一次的传统徒步比赛里,因为沙漠有沙尘暴,女生如果不够重,撑不住帐篷,帐篷会被吹走,就会有男女共住一个帐篷,“情感有了共鸣,产生了革命的感情其实特正常”。这种“正常感情”,促成了其中一届至少5件婚姻。
  “普通老百姓可以离婚再谈恋爱,难道读EMBA就没有这种需求了吗?”曹章武反问。曹章武4年前从中欧商学院毕业,此后组织了一个商学院EMBA评选的年度活动。“大家都是有钱人,都讲究生活品质,去高档、豪华的地方,多消费点钱,有什么不可以呢?”
  “中国的企业家,无论国企、民企、央企的老板,哪个不天天喝的熏熏大醉,这就是你的工作环境,这就是你的生活方式。”他说。
  某种程度上,商学院里的同学聚会的确是日常生活的简单延伸。某一次酒局上,一桌政府高官居多,场面略显拘谨,被选为班级秘书的余丹清把美女同学分别安排到官员中间就坐,喝酒、劝酒,气氛很快活络起来。后来,她把这个细节写进了《我们是李嘉诚的学生》一书里,但这一幕,对中国生态略有了解的人都不会感到陌生。

  不同的是,这些事发生在中国拥有权力和财富的人身上。余丹清曾这样形容长江商学院EMBA班欢迎酒会:“每人手里拿着一杯红酒,彼此随意自由地交谈,当中有从世界一流商学院回来的华人教授,国内经常见报的富豪。”当时,王均瑶走到她面前与他交换名片,漫不经心地说:“我们和你们广东邮政的局长谈过均瑶牛奶的配送合作。”
  翻看长江商学院EMBA和总裁班历年学生名册,会看到一些在各个领域影响和塑造中国公共生活的名字。马云、赵本山、俏江南总裁张兰、李亚鹏、佟大为、陈鲁豫,还有李湘(她因为被查出递交的学历资料不实,中途被劝退)。此外,你也能找到中央候补委员或共青团团中央书记处书记的名字。
  这让寻常细节获得了意义。比如,在欢迎长江商学院师生的晚会上,一段普通的祝酒词从赵本山口中说出。他反复强调希望与同学们成为“哥们儿”。“一过山海关,就找赵本山,”赵本山说,“各位找到我的时候,看看我是个什么人。”
  用一个词形容他们的身份是困难的,但“孤独”是大多数人的状态。“读商学院的老板不会特地来这里声色犬马,那种东西他们不必到这里来”,暨南大学管理学院MBA教育中心副主任邓地说,“这种家产千万的老板大多都有一种孤独感,他需要他说的东西别人能听得懂,并且能和他交流。”
  他们中大多数至少是千万富翁,邓地说,老板跟下级不能过深交流,在外面跟普通人平时也没有什么话题可聊,只有通过商学院认识一些同等层次的人并成为朋友。“他们也需要朋友。”
  “企业家都是比较孤单的,会觉得高处不胜寒。”一位长江商学院内部人士说,“当你成为一个企业最高管理决策者时,有些问题可能不方便跟下属说,有些问题不方便跟外面的人探讨。”
  关于就读EMBA的动机,无关者已经给出了太多揣测,内容从获取资源直到“泡女明星”。但这位内部人士相信一个可靠的理由是“国内缺乏大家坐下来心对心交流的机制”。
  “我们的企业跟美国不太一样,职业经理人制度不发达,老板不能走马换将,所以会逐渐地形成很孤立的状态,非常希望有一个稳固的社会交流的结构。”他说,商学院的班级里,大家会把自己真实的情况说出来,而在很多场合这很难做到——媒体往往会片面理解很多问题,这导致企业家越来越不愿意把企业真实情况抛出来。
  “时间长了,一天两天,一年两年,他们的困惑越来越多,面对的压力和挑战越来越大,他们需要一种释放的机制。”他说,“长江的一个不成文规定是铁哥们文化,到这里大家就尽量地消除阶层的固化。”
  这种交流里充满了平常无法见到的真实状态。余丹清的记录中,在一次入学后拓展培训的蹦极项目时,“疯狂英语”创始人李阳在上面发抖了二十几分钟,就是不敢跳。教练说:“李阳老师,你一定要勇敢地跳过来,你别害怕,你要知道,我上大学的时候英语很差,怎么样都过不了六级。就是你,创造的疯狂英语鼓励了我,此时此刻,我的偶像就在面前,你一定不要让我失望,你跨过来,我一定拉住你的手。”李阳回答说:“没用的,那是我编出来糊弄你们的,用在我身上不灵光。”
  同样的项目,长江商学院首期EMBA学员王均瑶在上面“发抖了两小时零几分”。下来后有人问他怎么想,他说担忧得比较多。“尽管我知道是游戏,我也知道有安全带,但是我几百亿身家怎么办?不要说摔死,摔断一根肋骨,我两天上不了班,我全国的网络怎么办?我受伤而股票价格跌了怎么办?”这位知名的企业家于2004年英年早逝,长江商学院院长项兵紧急部署学院悼念活动,上海同学会代表“向均瑶敬献花圈、转发唁电,慰问均瑶同学家属,看望均瑶同学遗体。”
  2011年春天,李亚鹏和任泉、佟大为夫妇成了长江商学院EMBA班的学员。他们留下的口碑是,“佟大为喝酒很实在,曾经喝醉过”,李亚鹏很大方,经常请客。
  成为同学之后,这些在各自领域里出类拔萃的人面对着完全不同的交际模式。“同学就是同学,跟有多少钱、有什么江湖地位——无论是政府的、军队的——都没关系,你即使是一个省长来,那咱俩就是一个同学关系,没有什么特殊性。”一名参与过长江商学院招生的人士说。
  “一个企业家通常不会说真实的话,或者发自内心讲发展史。但有长江的平台,大家有互信机制,同学关系、师生关系,有信任,交流会变得通畅、便利。”
  这时候,为交流而设立的各类活动就显得重要。长江商学院院长项兵曾这样说:“长江是将你们作为一个‘人’来关心,不仅仅是你们的生意,还有你们的生活。高尔夫球赛、众多的聚会、名目繁多的活动和论坛,充分体现了长江的特色。”
    每年EMBA班开始,首先会组织拓展训练。有些细节是能令人微笑的,当教练在讲台上问大家“准备好了没”时,平时地位尊崇的这些领导者像小学生挤在教室里,一样齐声大喊 “准备好了!”然后,他们将过上一段洗澡要排队,吃饭必须守时的生活。
  在这里,人们直呼其名。“EMBA阶层,尤其长江,都是取得了一定成就和社会地位的人,董事长、总裁、市长、市委书记,平时戴着面具生活,在同学面前就回归真我了。”有两个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平时做报告总是板起面孔,但在球场和酒桌上交流,却像小孩一样争得面红耳赤。
  第6期EMBA班的学员、中粮集团田德祥长于观察,他曾用学员之间的流行语编成一个四人相声《风流才子点佳人》,在学院晚会上表演,用“女友、老婆、情人、妈、儿子”这些关系,把同期的同学尤其是女同学“半荤半素地调侃了个遍”。
  在长江商学院,一个由学院张肇刚改写的“EMBA的二十二条军规”广为流传,其中包括:“第二条:即使你是亿万富翁也不要炫耀财富,因为这地方习惯鄙视有钱人”;“第五条:不要“忙”字不离口,这会给人两个感觉,一个是你在故作重要,一个是你不会管理,因为对于地球来说有你和没你都一样”;“第十六条:不要说你和某某省长某某局长吃过饭,因为即便是真的,别人也会认为你不成熟”。
  不过,还是有些身份感被带进这个圈子里。在余丹清上课那年,隔壁班刚开班就选出了一个负责西部开发的司级官员做班长,理由是“他在北京官场发展潜力最高,最有升官潜力”。而在余丹清的班里,联想副总裁俞斌被选为班长,因为他“很厉害,很大牌,有很大的权力,能够调车去接我们搞活动”;组织委员则是时任乌鲁木齐市市委副书记和宜明,他“官大”。
  此外,一个细节是,前三期EMBA班的同学通讯录是共享的。但到后来,因为“说有个别大牌同学不想得到同学的骚扰短信、电话,有些同学不喜欢共享电话”,同学通讯录便不可以从正常渠道获得了。”  
  这种活跃气氛中结成的友谊有时候能起到关键作用。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后,蒙牛深陷被外资收购的危机,正在长江商学院读EMBA的原蒙牛董事长牛根生给同学们写信求救,立刻得到了众多国内重量级企业家的援助,柳传志甚至连夜召开联想控股董事会,将2亿元打到牛根生基金会的账户上,俞敏洪火速送来5000万元,江南春也拿出5000万元救急。此外,田溯宁、马云、郭广昌、虞峰、王玉锁等都打来电话,表示随时可以伸手援助。
  这样的例子在其他商学院中也不鲜见。今年离职的前青岛啤酒董事长金志国,曾被指利用内幕消息帮助新华都实业集团董事长陈发树套现谋利(两人均否认此消息)。媒体当时指出,陈发树与金志国关系“不一般”,两人是中欧工商管理学院EMBA同学,“交情笃深、过从颇密”。
  “如果真有什么事,大家都会帮忙,但是如果打算无限度利用这个平台来拉生意,会很受鄙视的。”长江商学院一名学员说。
  关系勾兑在这个充满了重要角色的场合轻而易举。比方说,在郎咸平讲完课后再请他做一场演讲很简单(只要满足他的报价),再比方,有一位同学是做易货贸易的,一次进了一批轻工产品,课堂上一提,就跟另一个企业家达成了货物交换的初步意向。
  长江商学院的校友们设立了校友会,学校并不干预具体事务,但“接受学院领导”,组织的内容包括酒桌、饭局、游艇会、高尔夫球赛等。“同学作为一个身份符号并不代表什么,重要的是通过校友会这个平台玩成朋友,从情感的、思想的渐渐成为事业、生活的乃至一生的朋友,这才是EMBA同学交往的最终价值。”长江商学院校友会副会长刘鸣宇说,“中国人的情感交流方式讲究的是来日方长,许多事情在这之后都水到渠成了。”
  经由同学关系结实并且合作、创业的故事屡见不鲜,数量也许超过了人们更关心的婚姻结合。在网上销售奢侈品的公司“唯品会”,创始人全部是长江商学院的不同届、不同班的校友。
  但同学并不总值得信任,即使是在长江商学院。你可以从搜索引擎中很容易找到以下未获确证的信息:“长江商学院15期毕业晚会上,歌唱家刘斌借主持之机大骂长江人只配看脱衣舞,并指责某些同学素质。当有人不满时差点演变成武斗!”“身为长江商学院EMBA当年小有名气的胖妞姐姐我,今天宣布:今生遭遇的世上最无赖的人,竟然是长江EMBA同学董姓男生。说好4月底会把欠款全部支付的,如今却是都想赖了!”
  但另一个例子却是能够做实的。媒体曾采访湖南太子奶集团的多位中层人士获悉,他们认为,太子奶走到悬崖边,与总裁李途纯就读的“所谓EMBA”有关系。一位中层人士的说法是:“看到那些同学都是上百亿元的身价,管理的企业都是行业巨无霸,老板深受刺激,急于冲刺。”
  李途纯是清华大学首届EMBA毕业生。2010年6月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职务侵占、抽逃资金和挪用资金等罪名被捕。他曾给清华EMBA同学会写了一封《狱中遗书》中,信中写道:“我请求让我们这一代长期背负骂名、长期受到不公平待遇的企业家,死后都能得到安抚。”
  这名42岁入读商学院EMBA班、感到“弥补了短板,让自己均衡发展”的虔诚学员,在最窘迫的时刻仍选择向自己的同学们倾诉心声。



推荐 0